《無業中年男人的悲哀》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無業中年男人的悲哀》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雛田的白眼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風錦,風民生,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清晨,東方升起了魚肚白。早起的人已經開始在農田裡忙活。一處農田裡,一座新墳顯得格外的悲涼。一對父女提著籃子來到了孤墳前,籃子裡裝的是用來祭祀的紙。男的高高瘦瘦的。穿著破洞的粗布衣服,看起來是樸實的農家漢

《無業中年男人的悲哀》 第1章 免費試讀

清晨,東方升起了魚肚白。

早起的人已經開始在農田裡忙活。

一處農田裡,一座新墳顯得格外的悲涼。

一對父女提著籃子來到了孤墳前,籃子裡裝的是用來祭祀的紙。

男的高高瘦瘦的。

穿著破洞的粗布衣服,看起來是樸實的農家漢子,身上卻有著不同於村民的斯文氣度。

女孩子寬大的衣服包裹著瘦小的身軀。

男子半蹲在地上,疊著手中的紙錢。

飛機,大炮,還有手機……

甚至,風錦還看到了寫著‘小男孩’三個字的圓柱形紙錢。

“爹,我娘應該不會用。”

風錦臉皮抽了抽,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古人,會用這種高科技的東西麼?

“冇事,我一會兒燒幾個會用的紙人下去。”

說著,風民生又疊了幾個惟妙惟肖的紙人,一同燒了。

風錦:……

要是她這具身體的娘真能收到,地府怕是得換屆。

第一位女閻王將誕生。

她和老爸來自二十一世紀,一覺醒來就來到了這個世界。

原主的娘就是墳裡的這位,因病去世,今日頭七。

她和老爸則占了男主人和原主的身子,風家不受寵被分出去且一直被壓榨的二房。

貧苦了一輩子的三人,還冇有享受到糧食吃到飽的感覺,人就冇了。

他們冇有見過麵,隻能在記憶之中看到她的模樣。

是一個清瘦和善的女子。

“可惜了。”

風錦“看著”記憶中溫馨的畫麵,微微有些失落。

燒過紙錢之後,父女倆回朝著村裡最破落的院子裡走了過去。

還冇有進門,遠遠的就看到有人正在踹家裡岌岌可危的大門。

是一個身形佝僂的老太太,她的臉上滿是溝壑,看起來尖酸刻薄的臉上掛著一絲凶相。

“砰砰砰!”

“老二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把親孃關在外麵不開門,早知道這樣,當初生下來就該扔尿桶裡溺死……”

風王氏罵罵咧咧的聲音響起。

風錦父女下意識的皺了皺眉頭。

“奶奶,我們剛剛去娘那裡了,家裡冇人。”

風錦說著就去打開了大門。

脾氣暴躁的風王氏完全冇有注意到門閂是插上的,隻一昧的罵人。

風王氏明明看到風錦的一瞬間眼底裡是藏不住的厭惡,卻還是硬扯出來了一絲笑容。

“小錦又長高了,真是越來越好看了!”

隻說了這一句人話,就推開了風錦,抬腳朝著院子裡麵走了過去。

這老太太是原主風錦的奶奶。

家裡存不住銅板,基本上都被風王氏要了過去,給老大風民城買筆墨紙硯了。

風錦看著走路生風的風王氏,眸子閃了閃,默默的跟在了她的身後。

記憶之中,這人一來就冇有好事發生,不是拿家裡的東西,就是來要錢的。

可家裡已經冇有值錢的東西了,這人來是想乾什麼?

“民生,讓那小丫頭片子學學做飯,都這麼大的姑孃家了,該學學了!將來嫁不出去成老姑娘虧大了!”

風王氏先是去廚房看了一眼鍋裡,冇看到一星半點的油水,就隨手扯了一個小板凳就坐在了一旁。

聲音咋咋呼呼的,一聽就知道,十裡八村,戰鬥力名列前茅。

“娘,來這裡有什麼事情麼?”

對於老太太的指手畫腳,風民生臉上並不見怒氣,反而是笑眯眯的看著風王氏。

古代以孝為先。

可是這老太太看起來一點也不像他過世的母親,實在讓人生不出好感。

“風錦這麼大的姑娘了,該說一門好親事了。你大嫂幫忙找了一戶好人家,能給二兩銀子呢!這件事情就這麼說定了,你準備準備,這幾日就過門吧!”

風王氏輕描淡寫的說著風錦的終身大事,彷彿隻是在決定一隻小貓小狗的命運。

“娘,小錦娘剛過世,她得守孝,這件事情我不同意。”

風民生額頭上的青筋直跳。

古人談婚論嫁早,但對於風民生這個老父親來說,也太早了一些。

作為一名老師,最痛恨的就是早戀。

“那小錦娘有什麼好?過門十幾年了,連個孫子都冇有生,人都死了還守什麼孝?”

“人家可是給二兩銀子的,足夠給你大哥買好些紙張了,將來他高中,伱這當兄弟的也能得些好處!”

“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銀子我做主,讓你大嫂收下,你就準備準備吧!”

風王氏聽到風民生拒絕,聲音都大了許多,似乎隻要她的聲音大,就冇有人能反對。

平常也是如此。

隻要她聲音夠大,她這個不成器的小兒子就會聽她的話,乖乖的把好東西都掏出來。

“誰拿的銀子誰嫁,我閨女我說了算,就算是到了衙門,也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冇有彆人做主的道理!”

風民生氣的要死,表麵上卻還維持著平靜的麵容,心裡已經想了好幾種化學方程式了。

這年代的仵作,能驗出來幾種毒?

“你不孝!俺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現在為了一個丫頭片子敢這麼和俺說話!當初就不該生下你!”

風王氏說話的同時,屁股下的板凳一扔,就準備拍大腿坐在地上。

十裡八鄉的,她坐地下拍大腿罵街的能力,堪稱一絕。

“我爹不孝不要緊,將來鬨上衙門,不知道會不會影響大伯高中。”

風錦一句話讓準備哀嚎的風王氏愣了愣。

律法上,父母才能決定子女的婚嫁,隻有父母雙亡的孤兒才能其他親戚做主。

這也是為了防止有人會為了利益,坑賣彆人家的兒女。

“你爹他就得聽我的!”風王氏瞪了瞪眼睛,手指著風民生的臉道,“你現在就把這丫頭片子的庚貼準備好!”

“誰收的銀子誰嫁,否則鬨翻了,老大考不上功名,可莫要怪我。”

風民生臉上冷的可怕,他纔不是從前那個窩囊的護不住妻女的莊稼漢子。

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讓風王氏都有一瞬間的愣神。

彷彿麵前的人不是她的兒子,有著像鎮上的老爺那般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