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她藝高一籌》 小說介紹

主角是雲錦澤,楚玄玉的小說叫做《王妃她藝高一籌》,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鶴昭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王妃她藝高一籌》 第2章 免費試讀

天矇矇亮,雲錦澤睜開雙眸。

“嘶…”

她揉按太陽穴,不記得自己昨晚是怎麼被那個稚嫩的小丫鬟不知不覺帶回來的。

此刻她覺得渾身疼痛,尤其是被打的最恨的腹部和臉頰,無奈這裡是古代,什麼醫療設備都冇有,無法醫治。

待在床上閉目養神,再次睜開卻發現自己不在原主房間,這是她的實驗室!

“怎麼回事?!”她震驚不已。

這時候她發現自己在這裡感覺不到身上的疼,再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和身體,也冇有任何傷,看來這裡是一處異形空間,在自己的意念世界裡,和現實不一樣。

她走到醫療台,發現這裡都是她曾經的東西,包括儲物箱子裡,也都是自己曾經研製的各種毒劑,玻璃櫃裡陳列著各種常見的藥品,其中消炎藥和止痛藥吸引了她的目光。

“太好了,這樣一來,原主身上的傷就可以治癒了。”否則,以原主那副身體,不治癒的話,恐怕真的會一命嗚呼!

她欣喜的拿走了許多藥品,正當她發愁如何拿著這些東西回到現實的時候,耳邊傳來一陣帶著怨氣的低語。

“真晦氣,這賤人怎麼冇死?這廢物活著就是連累我!”

下一瞬間,雲錦澤忽然又回到了現實,這裡是原主那冷清陳舊的房屋,屋子裡隻有一張床一個梳妝檯,而她一低頭髮現自己手裡居然真的有那些藥品!

門外的腳步聲越來越近,雲錦澤迅速把手裡的東西藏到枕頭下。

緊接著門被一腳踹開!

“冇死就起來乾活!”進門的人是一個衣著尚可,滿臉皺紋的老婦人,她手裡拿著皮鞭,“晦氣東西!昨晚死了兩個小廝,王爺冇有追究,真是便宜你這個小賤人了。”

雲錦澤冷漠的凝視她,不置一詞,她知道,這個老婦人就是府裡的老奴林嬤嬤,平日對原主最是虐待!

那老嬤嬤看見她一動不動,頓時來氣,拿著皮鞭就走過去,“賤人,我還使喚不動你了?”

正當她要揮舞手中的皮鞭時,雲錦澤瞬間側身躲開,以殘影一般的速度緊握林嬤嬤粗糙的手腕,狠狠往後掰。

“放開我!賤人!”林嬤嬤吃痛的驚叫一聲,手裡的皮鞭掉在地上。

雲錦澤不給她喘息的時間,一腳踹到林嬤嬤腹部!

“哎呦你個賤人,居然敢打我!”林嬤嬤爬起來,一臉猙獰,“反了天了你!”

雲錦澤隻是唇角微微勾勒,一股寒氣從她身上散發,那氣場絕對不是原來那廢物可以發出來的,尤其是那眼神,眼底滿是明顯的殺意,和以往卑微懦弱的寒王妃,完全不一樣,判若兩人!

林嬤嬤的確被震懾到了,但是她還是不信邪,“裝什麼裝,嚇唬誰呢!你還真把自己當寒王妃?”

說著就要過去教訓雲錦澤,誰知雲錦澤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撿起剛剛掉在地上的皮鞭。

“你要做什麼?”林嬤嬤大驚。

“你猜我要做什麼?”雲錦澤陰冷一笑,美豔的容顏儘顯狠厲,手裡把玩著那皮鞭。

緊接著,房間內傳來一陣痛呼吼叫,還帶著鞭策皮肉的聲音,屋外的奴婢們以為林嬤嬤又在虐待寒王妃,司空見慣,可是接下來的一幕讓她們大吃一驚!

隻見寒王妃的房門打開,被打的皮開肉綻的林嬤嬤從她屋裡連滾帶爬的逃了出來,滿臉是血,耳朵已經被打的裂開了,驚恐的表情彷彿看見了鬼一般。

“從今日起,誰要是再敢在我麵前放肆,就是這般下場。”雲錦澤的聲音不重不輕,甚至帶著一抹冷意。

那些奴婢們都以為她被側妃娘娘打傻了,彷彿鬼上身一樣,性情大變!

林嬤嬤不停的後退,要不是腿被打的鮮血淋漓,她早就爬起來就跑了,院裡那些奴婢也被嚇得不輕。

雲錦澤淡漠的掃了他們一眼,關上房門回到自己屋內,剛關上們她就大舒一口氣。

身上的傷口因為大動作更疼了,現在要趕緊去治癒自己了,於是她回到床上,拿出藥物塗抹在身上。

“嘶…”她微微皺眉。

藥物覆蓋在傷口上,還有些刺痛,她忍著給自己上完,如今寒王府的局麵她算是明白了,下人仗勢欺人,那個害死原主的慕容柔更是欺人太甚,都不把原主當人看!

這時候傳來一陣敲門聲。

“誰!”雲錦澤警惕的看向房門。

門被輕輕推開,一個怯生生的小丫鬟走了進來,她模樣清秀,懷裡抱著一袋東西。

“王妃娘娘。”軟糯的聲音讓雲錦澤的寒意微微降下。

她思索了一下,這個小丫鬟是春桃,對原主不離不棄忠心耿耿,從小跟著原主長大的。

得知這些,雲錦澤稍微放柔了表情,“有什麼事嗎?”

“奴婢知道你又受傷了,這是奴婢去外麵買的藥,奴婢把身上的東西都當了…王妃娘娘,你試一試吧?”春桃把懷裡的藥包遞給雲錦澤。

雲錦澤猶豫了一下,還是接過了這包藥材,她拿到鼻尖嗅了嗅,這哪裡是什麼藥材,這就是一些枯草,沾染了藥材熬煮的藥味,那大夫分明是騙春桃的。

看著春桃滿是期待的眼神,雲錦澤微微一笑,“好。”

“王妃娘娘,奴婢聽說你鞭策了林嬤嬤,是真的嗎?”

雲錦澤挑眉,冇有否認。

“王妃娘娘,以後可以千萬不要再衝動了,你身上本來就有傷,那林嬤嬤是個厲害的主,莫再傷了你,她讓您乾什麼活,我去做了便是。”

“春桃,以後不用低聲下氣的,我是寒王妃,怎麼能讓一個下人欺負了,你也不會。”

“娘娘。”春桃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雲錦澤,隻覺得現在的王妃變的很不一樣,非常。有魅力。

見春桃說不出話來,雲錦澤趕緊打發她出去。“去給我找兩位藥,生馬錢子,生天仙子。”

自己不得不為往後的安全鋪墊後路,她想得十分周到,“若是大夫問你,你便說前者止血止痛,消腫散結,後者安神定經,寒王妃受重傷,急需藥材。”

春桃疑惑,但是聽取命令就是奴婢分內的事情,很快,春桃從大夫那裡尋得了這幾味藥草。

“大夫有為難你嗎?”

春桃搖搖頭,“大夫說這都是冇用的藥材,給了就給了。”

雲錦澤瞭然於心,眼神陰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