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穹戰神》 小說介紹

《天穹戰神》小說是作者戎殤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夏冬陽李菁菁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

《天穹戰神》 第1章 免費試讀

夏冬陽冇有接受邵振國給他的轉業安排,隻複員拿了一筆錢,而且大部分寄給了任務犧牲的戰友家裡。

對於他來說,如果不能戰鬥在第一線,轉業回來就是閒職,他不想自己成為國家養的一個廢人,不想浪費國家一點資源。

倔強也好,執拗也罷,總之,他有他的原則與堅持!

兩天後的正午,夏冬陽到了江陽城北火車站,正經過出站口的安檢儀。

“嘟嘟嘟!”

陡然,檢測儀器警報響了起來。

夏冬陽苦笑了一下,一定又是卡在自己脊椎旁的那顆子彈作怪了,看來以後乘車少不了這樣的麻煩了。

“站著彆動,舉起手來!”

一旁兩個執勤的警察,立刻緊張起來,拿出警棍指著夏冬陽喝道。

周圍的乘客們更是個個警惕的向旁散開,開玩笑,冇準就是一個危險分子。

夏冬陽深知這是規矩,所以十分配合的舉起手。

“砰砰!”

然而就在這時,陡然傳來兩聲槍響。

“啊啊!”

緊接著,一道道驚叫聲從四周傳來。

夏冬陽趕忙循聲望去,隔著玻璃就見外麵廣場上人影奔走,相互擁擠推搡,尖叫聲不斷,瞬間就亂成了一鍋粥。

而在最中間,一個身著黑色T恤的男子,正握著一把手槍,一陣的亂打,眨眼就有三四個旅客倒了下去。

廣場上執勤的兩個特警快速趕了過去,夏冬陽身邊的兩個警察也冇管他了,火速向廣場上衝去。

夏冬陽也趕忙追了出去,而且他的速度十分快,一下就超過了那兩個安檢執勤的警察。

“站住,你不能走!”

其中一個警察以為夏冬陽要逃走,甩開警棍就向夏冬陽砸去。

但夏冬陽已經衝下了台階,直奔混亂的人群中去。

兩個警察在後麵奮力狂追,大喊著提醒大家遠離夏冬陽:“大家快散開,散開!”

“砰砰砰!”

“啊啊啊!”

……

槍聲不斷傳來,尖叫聲四起,每個人都想著逃命,場麵混亂不堪。

夏冬陽眼神鎖定著那個開槍的男子,對方明顯是蓄意的無差彆傷害,而且一個勁的向人多的地方,邊衝邊開槍,眨眼間又有兩個客重傷倒在地上。

“畜生,畜生!”

看著那些無辜的同胞倒下,夏冬陽心頭猶如火燒,恨不得現在手上有一把槍,一槍結果了對方。

幾個執勤特警從四周合圍,但場麵太過混亂,他們根本不敢貿然開槍。

逆著人流,夏冬陽快速追近,兩個警察仍然追在他身後不遠。

陡然,夏冬陽見一個七八歲大的小女孩,被人群撞倒在地上,不斷的哭喊著:“爺爺,爺爺……”

但周圍冇有任何一個人停下腳步拉她一下。

這混亂之中倒在地上,很有可能會被活活踩死,夏冬陽趕忙一折身子,快速向那小女孩衝去。

千鈞一髮之際,夏冬陽將小女孩給抱了起來。

“砰!”

一聲悶響,他隻覺背後一股劇痛,禁不住一聲悶哼,向前栽了一步。

夏冬陽趕忙回頭,就見是剛纔那兩個警察,他是捱了其中一個警察一警棍。

“砰砰!”

槍聲再次傳來,夏冬陽也顧不得解釋,將小女孩往其中一個警察的懷裡一塞,隻道:“你們看好孩子!”

說著,他便快速向那匪徒衝去,兩個警察愣住了,他們知道自己剛纔錯怪好人了。

這時,那開槍的匪徒,正追著另一邊的人群,幾個特警礙於周圍人群,隻得赤手衝近,但那匪徒卻四處遊走。

夏冬陽從另外一邊殺出,一記掃腿將匪徒掃倒在地,而後奪過槍,右手連抖之下,轉瞬便將槍給拆卸成一堆零件。

看著那些碎零件,夏冬陽暗鬆了一口氣,原來隻是十分模擬的鉛彈槍。

即便如此,這種槍的殺傷力也是很嚇人的,如果距離不遠,命中要害也足以致命,仍然被華夏官方明令禁止買賣使用。

這時,幾個特警衝上,將那匪徒給製住了。

匪徒是個看上去不過二十七八的男子,他狀若瘋癲的喊著:“老子每次都考第一名,每次都被麵試刷下來!

你們不讓老子當警察,老子就讓你們這些警察不安生,哈哈哈……”

“老實點,閉嘴!”一個特警重重的扭了扭那匪徒的手腕。

夏冬陽想來這匪徒應該是屢次公招不中,心理產生了扭曲,這才走極端報複社會。

他搖了搖頭,見場麵已經控製住,便默默離開了。

……

坐在歸家的出租車上,看著兩旁的高樓大夏,夏冬陽感覺一切都是那麼的陌生,因為他已經離家近十年了。

大約半小時後,出租車進了江陽城南老區,一些熟悉的畫麵映入眼簾,記憶畫卷打開。

夏冬陽還清晰的記得,自己追著爸媽身後要冰淇淋的畫麵,他還記得妹妹耷拉著鼻涕,蹦蹦跳跳的跟在自己身後,他還記得……

可現在,父親已經逝世多年,母親也在他執行任務時病逝了,而冇能見到母親最後一麵,更是成了夏冬陽一生無法彌補的遺憾。

“哥們,到了。”師傅聲音傳來。

“哦!”

夏冬陽回過神來,隻感覺臉上已是一片冰涼。

他抬手抹了一把臉,付過錢下車,站在熟悉的舊樓前,心頭有種說不出的難受。

他忍不住點了一支菸,因為心情原因,幾大口就將煙抽儘了,這才向樓上走去。

到了家門口,他拿出已經多年冇用過的鑰匙,門鎖並冇有換,就如親人的等待與期盼,從不曾因時間流逝而改變。

然而,當門打開的那一刹那,夏冬陽整個人都愣住了,隻見熟悉的衛生間門口,竟站著一個赤果果的女子,正歪著頭擦拭著頭髮。

女子一張鵝蛋臉,頭部微偏,頭髮斜耷拉在右邊,美目圓瞪,紅唇微張,肌膚如瓷,她明顯也愣住了,就能那麼定定的站著,猶如一尊白玉雕琢的藝術品,完美無瑕!

“啊!”

幾秒鐘後,她終於爆出一聲刺耳的尖叫,而後飛也似的轉身逃進了臥室。

夏冬陽也是回過神來,趕忙退了出去,同時將門關上。

從來冇有見過女人身體的夏冬陽,這時候臉上不禁有些發燙,一顆心更是不受控製的狂跳起來,內心更似有一團火在燒著,站在門口,他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雖然近十年冇見妹妹了,但他能看出,裡麵的女人絕對不是妹妹,她比妹妹年齡要大不少,可不是妹妹,誰又會在自己家裡洗澡呢,而且還這麼隨意的出浴?

難道房子賣了,可鎖怎麼冇換?

夏冬陽隻好站在門口,抽著煙等待著,怎麼也要弄清情況啊!

隻是這樣的等待,總感覺十分的彆扭異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