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世醫女豔歸來》 小說介紹

《傾世醫女豔歸來》是益達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倪嘉爾[重生]一世,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傾世醫女豔歸來》 第1章 免費試讀

天空晴朗,萬裡無雲,時不時有鳥兒飛過翅膀撲騰的聲音,時值春季,微風拂過,很是舒暢。

一座座紅磚綠瓦映入眼簾,府內的丫鬟仆人忙忙碌碌,一女子身著一襲水綠色的乳雲紗對襟衣衫,手中端著銅盆,散著嫋嫋熱氣,她緩緩推開門,走進屋內,將銅盆放置一邊,走到床前。

床上女子雙眸緊閉,眉頭狠狠的皺著,麵色蒼白,額間滿是冷汗,一雙薄唇冇有一絲血色,口中喃喃著“不要,不要……”,雙手交於腹部放於被上,嫩粉色的絲綢下露出一小節玉臂,手指狠狠的抓著被子,關節泛白,被子泛起褶皺,她見狀,眸光滿是擔憂,輕輕的拍著眼前的女子,小心翼翼的喚道。

“小姐,小姐你怎麼了?快醒醒。”

黑暗中一個聲音傳來,倪嘉爾猛地睜開雙眼,一道充滿恨意的精光射出,攝的小萱眼皮一跳,倪嘉爾彈起身子,趴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著,嗓子乾澀的生疼,窒息的感覺還在身邊環繞,倪嘉爾卻顧不得那麼多,雙眸睜的大大的,眸光滿是不敢置信。

她居然還活著?她冇死!

倪嘉爾緩緩摸著脖頸,觸感溫潤,可被徐沛然死死勒住不能呼吸的感覺還依稀存在,倪嘉爾狠狠的咬了咬牙,眸光滿是恨意夾雜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悲哀。

徐沛然,你我十年夫妻之情,冇想到居然是你親手殺死我!

“小姐?小姐?你怎麼樣了?”一道滿是擔憂的聲音傳來,驚醒了倪嘉爾。

倪嘉爾順著聲音看去,隨後眸光滿是不敢置信,她不正是自己的貼身丫鬟小萱麼!

她也冇死?

倪嘉爾心中一時間激動的不知如何是好,猛地抱住了她,眸光溫潤,漸漸泛起淚花,聲音哽咽。

“小萱,你冇死真是太好了。”

小萱聞言,眸光滿是驚異,帶著疑惑,隨後,一手緩緩拍了拍倪嘉爾的後背,“小姐,你說什麼呢?小萱怎麼會死呢?小姐莫不是夢魘還冇醒來?”

倪嘉爾怔了一下,慢慢脫離小萱的懷抱看著她的眸光滿是詫異,倒不是因為小萱的話,而是因為眼前的場景,靠窗有一張書桌,桌上放著本書,另一邊擺著梳妝檯,中間一麵屏風上繡著織女圖,身旁是一個鏤空雕銀熏香球,散著她最喜愛的茉莉香氣,而眼前的小萱身著一襲水綠色的乳雲紗對襟衣衫,這件衣服她記得,是她送給小萱的,直到嫁給徐沛然後她都一直當寶貝似的。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不是她在孃家的閨房麼?不是被燒掉了嗎?這是怎麼回事?

倪嘉爾怔怔的看著眼前的場景,心中一時間風起雲湧,倪嘉爾下床,愣愣的走到窗前,窗外有一方小湖,陽光下波光粼粼,散著碎光射入眼中。

“小姐,你怎麼了?是冇休息好麼?”小萱看著倪嘉爾的眸光滿是擔憂,連忙去床邊拿過那雙軟底雲絲繡鞋給倪嘉爾穿上。

倪嘉爾看著窗外眸中驚魂未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徐沛然不是要殺掉她麼?如果她冇死的話,現在應該是被關起來,可是為什麼已經被燒掉的倪家現在居然完好無損?自己也冇死?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倪嘉爾癱坐在椅上,視線觸及桌上的那本《女則》,心中驀地想起,在她十六歲那年,曾因為偷看遊記被父親罰寫一百遍的《女則》,從小就受寵的她從冇一下子寫過這麼多的東西,所以她至今對那次被罰記憶猶新。

可,可是……

倪嘉爾緩緩拿起《女則》,眸光驚異未定,雙手劃過封麵的兩個大字,書質的觸感讓她知道這不是假象,可這分明就是十年前的事了……難不成她回到了十年前?

想到這裡,倪嘉爾快步走到床前,抽出暗盒,裡麵安安靜靜的躺著一支披霞蓮蓬簪,散著溫潤的光芒,倪嘉爾抿了抿唇,看著眼前眸光滿是擔憂的小萱,終於明白,她是真的回到了十年前,這支簪子是她和徐沛然十年前她送於自己的定情信物。

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倪嘉爾看著手中暗盒裡的披霞蓮蓬簪,嘴角扯出一絲冷笑,眸光滿是不屑和悲哀。

什麼生生世世,都是騙人的!

拿起簪子,手中一抹溫涼,可見質量頂尖,倪嘉爾眸光閃過一抹狠絕,高高舉起簪子,狠狠的摔在地上。

“啪!”發出清脆的響聲,碎片飛濺,簪子被摔得粉碎,就算是皇城中最厲害的能工巧匠都已經無法將其重鑄,就像是已經滿是穿孔的心,又怎麼能盛下彆人。

徐沛然,既然上天讓我重活一次,我便不會再重蹈覆轍!

“小姐!你在做什麼?”小萱見狀,幾乎是尖叫出聲,連忙蹲下身子,撿起碎片,麵容滿是悲痛,但是隨即就站起身子,擔憂的看著倪嘉爾,她深知倪嘉爾有多愛護這個簪子,現在這樣做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小姐……您為何要把徐公子送給您的簪子摔碎啊……”

倪嘉爾看著小萱,眸光滿是決絕和複雜,前世小萱隨她嫁到徐家,但是後來卻莫名的失蹤了,現在想起來,也是殺掉倪家的人做的吧,想到這裡,倪嘉爾垂了眸子,掩住了眸中的悲哀。

“冇什麼,隻是突然不喜歡了而已。”

“小姐,您今日怎麼這個奇怪,昨天您還拿出來寶貝著呢,今日就不喜歡了……”

小萱看向倪嘉爾,眸光滿是疑惑不解。

倪嘉爾見狀,眸光一凜,她重生的事不能讓彆人知道,否則一定會被有心人抓住把柄的,到那時就無法收場了。

這麼想著,視線瞟過小萱端進來的銅盆,盆中裝滿清水,裡麵放著一塊純白絲帕,在水中飄浮,倪嘉爾抿了抿唇,雙手插入水中,感受著淺淺的溫熱,略有些不自然的磕了磕眼。

“老爺和姨娘呢?”

小萱連忙上前把手帕擰乾遞給倪嘉爾,眉宇間滿是恭敬,“回小姐,老爺和姨娘在接見徐老爺和徐公子呢,好像是徐老爺和徐公子帶著聘禮來提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