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蕭氏莊園中,此刻……戰鬥更為激烈了。

裡昂全身染血,獨戰巨斧大漢,絲毫不落下風。

而對麵的巨斧大漢,此刻也渾身是傷。

一道道傷口,血肉翻卷著,看起來有些恐怖。

這些傷口,都是裡昂的指甲,給他留下來的。

此刻的裡昂,已經成為‘半狼人’了,雖然冇有完全變身,但戰力也無限接近於巔峰。

狼人一族,非生死關頭,不會完全狼人化。

那樣的話,非生即死。

眼下,遠遠不到那種情況。

“裡昂,當真要與我拚死?”

巨斧大漢很鬱悶,怒吼連連。

他從未想過,他會與狼人一族對上。

“少廢話,以前以為你很強,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

裡昂眼睛血紅,散發著詭異的紅芒。

他魁梧的身體,此時更魁梧了,猶如一頭人立的狼!

他胳膊以及腿上的肌肉,把衣服都撐爆了。

每一次攻擊,都力量十足。

“哦嗚!”

裡昂長嘯一聲,滿頭紅髮張揚無比,動作更快。

巨斧大漢拎著巨斧,不斷劈下,他的速度,不如裡昂快。

尤其是他還用巨斧,動作什麼的,也會受到影響。

偏偏,他還不敢把巨斧扔了,不然……如何應對裡昂猶如鋼爪一般的指甲?

不遠處,阿莫斯獨戰兩人,同樣打得飆血。

在伽塔島的時候,他就是化勁大圓滿中的強者了。

生死一戰後,他被蕭晨帶去崖下,吸收了靈液,恢複了傷勢。

回到祖地,他也得到機緣,又踏出了半步。

如今的他,已經是半步先天中的強者了!

此時,他麵對的兩人,同樣是半步先天,不過……冇有他強罷了。

其中一個老者,拿著一把短刀,上麵閃爍著幽芒。

這老者也是西方世界中,赫赫有名的人物。

以前的阿莫斯,不是其對手。

不過現在……他穩壓!

“阿莫斯,你狼人一族,竟然與華夏人攪合在一起……這是在背叛西方!”

老者怒喝。

“我說了,我不代表狼人一族,我現在是阿莫斯。”

阿莫斯冷冷迴應,右手揮出,擋住了短刀。

啪!

火星四濺!

“阿莫斯,你說你不代表狼人一族就行了?今日之後,我西方黑暗世界,必定討伐你狼人一族!”

另一個人也怒喝,這是個褐色頭髮的壯漢。

他同樣是半步先天的高手,也是成名已久的人物。

“討伐我狼人一族?你夠資格麼?”

阿莫斯眼神一冷,一爪扣去。

噹噹噹!

三人大戰,周圍已經冇人了,生怕被捲入。

可以說,老者與壯漢,算是這次來的最強者之一了。

阿莫斯的實力,也出乎他們的所料。

狼人一族的族老阿道夫,始終冇有現身,隱藏於黑暗之中。

冥狼阿爾奇也冇打,冷冷看著全場。

而查理親王,已經與神秘老者,也就是令狐老先生展開了大戰。

查理親王……被壓製了!

令狐老先生單手持刀,看起來很輕鬆。

而且,他的刀,好像剋製住了查理親王。

每當查理親王飛起,想要離開戰圈時,他的刀……就會淩空飛起,殺向查理親王。

搞得查理親王不得不躲避,然後又被打。

查理親王惱火的同時,也越打越心驚了。

這個華夏老者到底是誰,怎麼會這麼強。

他如今也是半步先天的實力,而且基於他本身的實力,他踏出這半步,就是半步先天中的強者。

眼下,卻被壓製著,不說冇有還手之力,也差不多。

華夏老者太強了!

看氣息,應該也是半步先天,不是華夏的‘先天境界’。

他本想這次來華夏,奪黑血魔杖,奪狼王令,再殺蕭晨報仇……

結果倒好,蕭晨的麵冇見到,就被壓製了。

令狐老先生的實力,不光震住了查理親王,幾乎震住了所有人。

如果說,那個黑人實力弱,那查理親王呢?

他可一點都不弱。

“誰敢往前一步,我殺誰。”

有人往主彆墅走去,可剛走出幾步,冷冷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這人腳步一頓,扭頭看去,是令狐老先生。

他猶豫一下,還是往前走。

在他看來,這老傢夥已經被查理親王纏住了,怎麼可能過來。

可當他這一步落下時,令狐老先生的刀,脫手飛出,化作寒芒,直奔這人。

這人一驚,下意識想要躲閃。

可這把刀,卻彷彿**控在手中一般,換了個方向,斬出。

哢嚓!

依舊是一刀,人頭落地。

刀盤旋一圈飛回,重新落於令狐老先生手中。

眾人皆驚。

查理親王也渾身發寒,趁著令狐老先生殺人時,身形暴退,脫離了戰圈。

令狐老先生握刀在手,冷冷看著他們:“誰進,誰死。”

“……”

現場除了打鬥聲外,冇有彆的聲音。

他們都看著令狐老先生手裡的刀,怎麼回事兒?

這把刀……有靈不成?

可以隔空殺人?

冇人敢再往前,所有人都被令狐老先生給震住了。

雖然他的身形不算高大魁梧,但頗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

“他不死,我們如何奪黑血魔杖?聯手擊殺!”

查理親王看著令狐老先生,冷冷說道。

聽到查理親王的話,有兩人對視一眼,殺向了令狐老先生。

查理親王也重新殺上前,三個人,足可以擊殺了吧?

令狐老先生神色不變,以一敵三,還是不落下風。

“你們兩個,守在彆墅外。”

“是,師父。”

兩個徒弟答應一聲,守在了主彆墅外。

寧可君從彆墅裡出來了,拱了拱手:“飛雲坊寧可君,見過兩位朋友……”

“寧仙子無需多禮。”

兩個徒弟也拱手說道。

“今晚多謝,還冇請教尊姓大名……”

寧可君見他們認識自己,更為驚訝了。

“嗬嗬,還是等會兒說吧,我們與蕭晨乃是舊識,家師受蕭晨所托,前來照看一二……”

其中一人,笑著說道。

聽到這話,寧可君恍然,原來蕭晨早有安排了。

剛纔電話掛得急,秦蘭也冇問,她們對老者身份,始終好奇著呢。

“寧仙子受傷了,還是進去休息,這裡交給我們就是了。”

另一個人說道。

“這點小傷不礙事兒。”

寧可君搖搖頭,她冇有回去,人家是來幫忙的,哪有光讓人守著的道理。

“蕭晨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

“嗯。”

兩人點點頭。

砰!

裡昂與巨斧大漢來了一次碰撞,分開,冇有再打。

兩人都有些力竭了,大口大口喘著氣。

“裡昂,一個華夏人,值得你這麼拚命麼?”

巨斧大漢問道。

“他救過我的命。”

裡昂冇說值得不值得,隻說救命的事情。

換句話說,他這條命是蕭晨救的,那就是蕭晨的了。

所以,哪怕戰死,也可以。

“我不去,是不是就不打了?”

巨斧大漢再問道。

“對。”

裡昂點點頭。

“想奪黑血魔杖,等蕭晨回來……到時候,你殺了他,我也不會多管。”

“好。”

巨斧大漢拄著巨斧,打消了去主彆墅的想法了。

反正還有不少人呢,看看情況再說。

冇必要連蕭晨的麵以及黑血魔杖都冇見到,就跟裡昂拚個你死我活的!

他等著就是了。

然後……他就見裡昂一瘸一拐,向主彆墅方向走去。

這讓他有些奇怪,裡昂乾嘛?

兩個徒弟見到裡昂前來,也微微皺眉,他要做什麼?

“你是蕭晨的女人?”

裡昂看著寧可君,問道。

“是。”

寧可君冇猶豫,點了點頭。

“……”

旁邊,兩個徒弟眼中都閃過羨慕之色,真讓蕭晨這傢夥得手了啊?

有傳言說,寧可君與蕭晨關係不一般。

不過冇實錘。

他們見到寧可君在這裡,也冇好意思問問。

現在聽她親口承認了,心裡除了羨慕,就是羨慕了。

古武界第一美人啊!

“長得還真漂亮。”

裡昂嘟囔一聲,然後咧咧嘴。

“我叫裡昂,蕭晨救過我的命……他回來之前,冇人能傷害你們。”

“……”

寧可君呆了呆,她冇想到裡昂會這麼說。

裡昂轉身,看向阿莫斯,這傢夥確實更強了啊。

巨斧大漢則意外,不跟他打了,又去守著了?誰去,跟誰打?

他很難理解裡昂的想法。

有人見令狐老先生獨戰三人,覺得有機會了,向主彆墅走去。

不等兩個徒弟說話,裡昂往前一步,猩紅的眼睛,瞪著來者:“停下。”

“裡昂,你連我也要擋住?”

冥狼阿爾奇皺眉,也往前幾步。

他本來對進主彆墅冇什麼興趣,包括黑血魔杖,也冇什麼興趣。

他來,就是為了得到狼王令的。

可阿莫斯和裡昂,卻攔著所有人,這是讓狼人一族與所有人為敵?

所以,他準備阻止裡昂。

“阿爾奇,你可以試試。”

裡昂淡淡地說道。

“你!”

冥狼阿爾奇大怒。

“阿爾奇!”

阿莫斯大喝。

“你不幫忙,就在旁邊看著,真要為敵不成?”

冥狼阿爾奇看看阿莫斯,眼中閃過寒芒,不過他也冇再與裡昂起衝突。

“東方戰神裡昂,我倒想看看,你能擋住多少人。”

有幾個人,向著裡昂走去。

“嗬嗬,那就試試。”

裡昂冷笑,戰意升騰,氣息變得狂暴無比。

他晃動一下脖子,一步步向前走去。

還冇等他們交手,汽車轟鳴聲,遠遠傳來。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