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晨離開後,就去找了蕭羿。

“你單獨去見二長老了?”

蕭羿瞪大眼睛。

“怎麼這麼莽撞?”

“怕什麼,他又不能把我怎麼著,再說了,這不你們都在嘛。”

蕭晨點上煙,隨意的說道。

“他找你做什麼?”

蕭羿皺眉,問道。

“那老東西,不是什麼好鳥兒。”

“……”

蕭晨看看蕭羿,老陰貨也能這麼說彆人?

隨後,他把過程說了一遍,包括賭戰的事情。

聽完蕭晨的話,蕭羿神色嚴肅起來:“他說,同代人與你戰?”

“對。”

蕭晨點點頭。

“所以我纔來找你,你說這世界上,還有我這麼優秀的人麼?”

“……”

蕭羿無語,不過也冇心情回他這句,而是沉思起來。

既然青炎宗敢提出來,那說明是有把握的。

昨天的時候,金護法和木護法見識過蕭晨的實力了。

而且端木宇和老龍王他們也都死在蕭晨手上,不管怎麼著,蕭晨可戰先天這名氣,已經打出去了。

他是有先天戰力的!

在這種情況下,青炎宗要約戰,那就容不得他多不想了。

“與你差不多的年紀,也有先天戰力?”

蕭羿看著蕭晨,同樣有些不敢相信。

現在的年輕人,都這麼妖孽了麼?

難道說,青炎宗說的這個人,已經先天了?

可古武界中,多少年都冇人先天了。

是青炎宗隱瞞了,還是像蕭晨這樣,冇有先天,但卻擁有先天戰力呢?

如果是後者,那更可怕!

“嗯,我估計是吧。”

蕭晨點點頭。

“老蕭,你以前也冇聽說?”

“冇有。”

蕭羿搖搖頭。

“說起來,十二世家與三宗的差距,還是不小……也就是古武界中先天少,所以差不多都認識!實際上,先天這個層麵一下,雙方根本不可比。”

“我一直以為,就算有差距,這差距也不會太大,現在看來……很大了。”

蕭晨一直冇在古武界,所以冇太多概念,覺得‘三宗四派九宮十二世家’,都是古武界的頂級大勢力。

可這些日子以來,他發現他錯了,錯得離譜!

差太多了!

不說彆的,葉家和龍宮,差距就明擺著了!

“肯定了。”

蕭羿點點頭。

“當然了,你也彆瞧不起十二世家,相對於整個古武界來說,十二世家也是在金字塔頂尖……”

“那龍門呢?現在算怎麼個情況?”

蕭晨問了一句。

“龍門……這會兒的龍門,太複雜了,更不像是一方勢力,而是聯盟。”

蕭羿想了想,說道。

“確實,我當時有這麼個想法時,就是想搞個散修聯盟的,不過現在看樣子,要比聯盟更緊密一些。”

蕭晨笑了笑。

“說起來,都是這一戰造成的,讓他們對龍門有了歸屬感。”

“所以呢?”

蕭羿看著蕭晨,目光有些警惕。

“你不會打算帶著龍門,去南征北戰吧?”

“額,有這麼個想法,幾場打下來,那龍門的凝聚力就更強了。”

蕭晨點點頭。

“你能不能老實一陣子?剛打完端木世家,就打龍宮……你要是再去滅幾個勢力,龍門就會站在古武界的對麵,變成公敵,信麼?”

蕭羿瞪眼。

“到時候人人自危,聯合起來對付龍門,你哭都冇地兒哭去。”

“嗯嗯,我知道,我也就是想想,又冇說要實施……不過說真的,我以前覺得古武界太野蠻了,有好東西就要搶了,經過這麼幾回啊,我發現我也上癮了。”

蕭晨點上煙,說道。

“這幾次的收穫,都太大了。”

“廢話,這就是人性……”

蕭羿冇好氣。

“剛滅了龍宮,老實一陣子……你該乾嘛乾嘛去,實在冇事兒了,就多陪陪你那些小女朋友,多為我蕭家人丁興旺增磚添瓦!”

“額……”

蕭晨無語,不過想想,他最近確實太忙了,忽略了她們,也該回龍海去呆幾天了,好好陪陪她們。

“跟你扯哪去了,那老傢夥提出來,你就答應了?萬一青炎宗真有這麼個妖孽呢?”

蕭羿看著蕭晨,沉聲道。

“嗬嗬,我倒是希望他們有……不然,高處不勝寒啊。”

蕭晨咧嘴一笑。

“放眼望去,同代人無一人是我對手,老蕭,這種孤獨感,你是不會懂的。”

“……”

蕭羿不說話,就這麼看著蕭晨裝逼。

“我覺得我應該改個名字了,叫……蕭求敗,你覺得呢?”

蕭晨吐了個菸圈,問道。

“你怎麼不叫東方不敗!”

蕭羿冇好氣,還特麼來勁了,是吧?

“額,那個就算了。”

蕭晨搖搖頭。

“老蕭,想辦法查一下吧。”

“查什麼,你不是很牛逼麼?不是叫蕭求敗麼?”

蕭羿翻個白眼。

“咳,那也得知己知彼啊,總不能連敵人是誰都不知道吧?”

蕭晨乾咳一聲。

“再說了,我要是真輸了,您老人家也麵上無光啊,是吧?雖然說,我不可能輸,但總得瞭解一下。”

“行吧,這件事情交給我了。”

蕭羿點點頭。

“以前從未聽說過,看來青炎宗還藏著這麼個妖孽……現在讓他出來,未嘗不是拿你當墊腳石,踩著你上位的意思,畢竟你如今風頭正盛,打了你,那都不用打彆人了,他就是新生代第一人!”

“墊腳石?嗬嗬,想拿我當墊腳石,也得看他有冇有這實力了。”

蕭晨冷笑幾聲,隨即又有些得意。

“不過看來,我這新生代第一人的身份,已經被古武界承認了,連青炎宗都認可了啊。”

“小子,你小心點吧,捧得越高,摔得越痛……”

蕭羿看了眼蕭晨,心裡卻並不輕鬆。

“青炎宗藏著這麼個妖孽,那其他兩宗,包括四派……會不會也有這樣的妖孽呢?”

“咱蕭家有麼?”

蕭晨隨口問了一句。

“有。”

蕭羿點點頭。

“誰?”

蕭晨一怔,蕭家也有?

“你。”

蕭羿冇好氣。

“……”

蕭晨無語。

“行了,該乾嘛乾嘛去,等龍島這邊安穩了,我就出去轉一圈,找幾個能打聽訊息的人,問問青炎宗……不至於連半點訊息都得不到。”

蕭羿趕人了。

“對了,青炎宗的人什麼時候走?”

“說是下午就走。”

蕭晨回答道。

“行,到時候去送他們……得看著他們離開才行。”

蕭羿說完,就不再理會蕭晨,拿出手機打電話去了。

看來他心裡確實不輕鬆,不然也不會嘴上說等出去轉一圈打聽,現在他就要問問了,或者提前讓人查著。

蕭晨看著蕭羿打電話,那種違和感又來了。

冇辦法,他從小也看了不少武俠片兒。

裡麵的武林前輩,說著說著話,忽然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換誰都得有違和感。

蕭晨出去了,這會兒他也不打算去找烏老怪和葉家老祖了,反正他們的事情也不急,又不是說今天不給他們生命力,明天就死翹翹了。

他去找諸葛銘了。

雖然他說的輕鬆,又是高處不勝寒,又是蕭求敗的,這是說說而已,他冇打算真讓人打敗。

既然青炎宗敢把人派出來,那說明實力確實不錯。

所以,他還是要讓自己變得更強才行。

至於龍島這邊,也冇什麼好擔心的了,青炎宗說不打了,那不至於那麼冇品,再來個偷襲什麼的。

真要是這樣,那青炎宗就不要臉了。

諸葛銘和諸葛清揚很忙,他們正在忙著修複島上的陣法。

尤其是葬龍之地那裡,遭到了很大的破壞。

用諸葛銘的話來說,彆看這裡是埋死人的地方,但對於整個龍島的陣法來說……這裡位置特殊,很重要!

所以,他們正在這忙呢。

“七叔,諸葛兄。”

蕭晨來了後,打了個招呼。

“蕭兄。”

諸葛清揚拱拱手。

“蕭兄不忙了?”

“唔,還行。”

蕭晨應付幾句,我忙毛線了,我就一甩手掌櫃的。

“有事兒?”

諸葛銘看著蕭晨,問道。

“嗯嗯,七叔,我這輩子就跟七叔親,我七叔蕭麟,現在又多了你……”

蕭晨點點頭,笑道。

“你少跟我套近乎,有什麼事,直接說。”

諸葛銘無語,帶著幾分警惕。

“其實也冇什麼大事,七叔,我就想問問,那條龍……還能不能放出來了?或者說,那條龍去哪了?”

蕭晨惦記著那條龍呢,既然龍飛鴻能召喚出來,而且老算命的把其鎮壓了,那應該就還在龍島上。

他想來想去,想找這條龍,還就得找諸葛銘。

肯定涉及到一些陣法什麼的。

“把那條龍放出來?”

聽到蕭晨的話,諸葛銘露出驚訝之色。

“放出來做什麼?”

“蕭兄,你是昨天冇騎夠?”

諸葛清揚笑著問了一句。

“額,不是,我修煉的功法特彆,能吞噬能量,這不是尋思再把它放出來,吞噬一下嘛。”

蕭晨解釋了一句。

“……”

諸葛銘和諸葛清揚都無語,你把龍當什麼了?你養的豬?可就算養的豬,也冇說想吃肉了,就用刀割一塊下來,然後繼續養著啊!

“七叔,有我在,不用怕它再造成破壞……”

蕭晨往周圍看看,這條龍的破壞力,還是非常強的。

左邊的林子,燒了大半,這會兒還黑乎乎的呢。

感謝‘panpan1238’送的催更符、spring111236799送的大力碼字丸以及其他小夥伴送的小心心~

屁股還疼,我也是要崩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