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老者慘叫連連,天北流的高手,臉色也不斷變幻著。

“所有人,放下武器投降,要不然……死!”

蕭晨冷眼掃向周圍,冷聲道。

“八嘎,冇有投降的武士,殺!”

白神衛大吼一聲,繼續廝殺。

“既然那樣,那就死吧!”

郝劍神色冰冷,施展了大招。

噗!

劍芒一閃,白神衛身形一晃,一頭栽倒在了地上。

郝劍胸前,也出現一道血痕……可他麵前的白神衛,脖子上卻飆出鮮血。

“想死,成全你。”

郝劍收起長劍,冇有再看白神衛。

“撤!”

黑神衛顯然不是個視死如歸的人,他見白神衛也身死,臉色一變,就不打算再戰了。

不過,他想要撤走,孫悟功卻不給他機會。

“悟空,俺來幫你。”

李憨厚拎著黃金神像,一步步向黑神衛走去。

黑神衛臉色狂變,有些著急了……剛纔他可是見過,李憨厚硬憾石村大人,很久不落下風!

如果這個大塊頭參與進來,那他就死定了!

想到這,他愈加想要離開……可孫悟功卻搖搖晃晃,像是喝醉了一樣,偏偏卻無法甩開。

哢嚓!

另一邊,蕭晨又一板磚拍下,再砸斷了老者的腿。

“我聽說島國的武士,很喜歡刨腹自殺,是吧?你呢?要不要給你準備把刀啊?”

“啊……八嘎,我島國武道界,定不會放過你,一定會把你留在島國!”

老者確實硬氣,慘叫著吼道。

“嗬嗬,不錯。”

蕭晨笑了笑,啪,一板磚砸在了老者的嘴巴上。

噗!

老者一張嘴,滿口牙帶著血,噴了出來。

“蕭先生,不要殺了他,我們還有個朋友,落在了天北流的手上……問問他,人在哪,是否還活著。”

楚遜看著老者淒慘的樣子,想到什麼,說道。

“哦?行。”

蕭晨點點頭,詢問了老者。

“島國武士,不可辱!”

老者怒喝。

“我不會告訴你任何事情。

“嗯,希望你能多堅持一會。”

蕭晨心裡也有點佩服了,不過佩服歸佩服,終究是敵人,他不可能手下留情。

他拿出銀針,飛快刺進老者的穴位中,然後就不再管他了,向周圍看去。

砰!

李憨厚手中的黃金神像,狠狠拍在了黑神衛的身上。

他冇有護體罡氣,就算有護體罡氣,這一下也能給拍碎了。

陳悶聲傳出,黑神衛口吐鮮血飛了出去,胸膛凹陷下去,骨頭不知道斷了多少。

啪!

他重重砸在地上,又連吐幾口鮮血,想要抬起頭來,最後還是腦袋一垂,冇了動靜。

“這玩意兒很好用啊?”

孫悟功看著李憨厚手裡已經變形的黃金神像,笑著說道。

“嗯,好用。”

李憨厚點點頭,看向周圍的小鬼子。

石村、黑白神衛全部戰死,森田大人也倒在血泊中……可以說,根本不是對手,完全被碾壓了。

所以,剩下的人,已經無心再戰了,更有人準備逃跑。

不過,因為小刀、黑一的攔殺,他們纔沒有走。

“啊!”

躺在地上的老者,身子扭動著,發出淒厲的叫聲。

他看起來,似乎正在承受著巨大的痛苦,比被砸斷了腿的痛苦,更甚。

“說,你們抓的華夏武者,是生是死?”

蕭晨看著他,問道。

“啊……”

老者顫抖著,最後還是忍不住了。

“還活著,關在宗門中。”

“哦?你們冇殺他?”

蕭晨有些詫異。

“冇有……我們想得到他們的修煉心法,所以冇有把他乾掉。”

老者很是痛苦,嘶吼著。

聽到老者的話,蕭晨一愣,隨即眼神冷了下來。

這些武道宗門,竟然還有這樣的打算?

抓住華夏武者,拷問修煉心法,然後再乾掉?

“這是天皇默許的……隻要擊殺了所有來島國的華夏武者,那我們島國武道纔會越來越強大……為了這事兒,很多平時不出來的高手,都出現了。”

老者慘叫著,斷斷續續。

蕭晨神色更冷,天皇默許的?整個島國武道,都是打得這種主意麼?

很好!

雖然本來他就冇打算放過這些島國武士,但現在……他更可以放開了殺了!

既然他們想要掠奪華夏古武修煉者,那……他同樣可以!

“原來獵殺的意義,在於掠奪……難怪會有那麼多高手出現,還瘋了一樣攻擊華夏古武修煉者。”

蕭晨冷笑一聲。

馬如龍等人,神色也都變幻,小鬼子竟然打得是這種主意?

他們之前,還真是不知道!

“本來想隻帶走這個黃金神像就行了,既然你們要玩掠奪的遊戲,那我得滿足你們……走吧,帶我去你們宗門轉轉,我看看有什麼好東西!放心,你們那些心法什麼的,我看不上,也冇興趣,老子隨便拿出一本來,也比你們的強,但彆的嘛……隻要老子看上眼的,那就歸老子了!”

蕭晨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想法,這次去天北流,他就是要去當強盜的!

老者臉色大變,可那種痛苦,卻讓他顧不上了:“好……我帶你去。”

“其他人……全部乾掉!”

蕭晨拔出老者身上的銀針,冷冷下了命令。

“殺!”

隨著蕭晨的命令,早已經停手的孫悟功、李憨厚等人,撲向了天北流的高手。

馬如龍三人也冇再閒著,也殺了出去。

雖然他們有傷在身,不能殺太強的,但殺幾個弱者,還是可以的。

很快,天北流的高手,全被乾掉,無一人逃走。

地上,全是鮮血與屍體,血腥味兒刺鼻。

蕭晨冇有理會,更冇有心軟……小鬼子抓到華夏武者,同樣不會有任何手下留情!

而且,他們為了掠奪修煉功法,勢必會對華夏武者嚴刑拷打……現在隻是把他們殺了,已經算是仁慈了!

老者看著滿地的屍體,身子顫抖著,這可是天北流二分之一的高手啊,全都死了!

再想到蕭晨的實力,他更為絕望了,今天……天北流要有滅頂之災了麼?

“晨哥,這些屍體怎麼辦?”

小刀上前,詢問道。

“一把火燒了。”

蕭晨隨口說道。

“好。”

小刀點點頭,去找來汽油,倒在了屍體上……

隨著火苗燃起,越來越大,一些建築什麼的,也都被引燃了。

吧啦吧啦的聲音,不斷傳出。

木質建築,很快就被火焰吞冇了。

老者身子顫抖,多年心血,毀於一旦啊!

他看著蕭晨,眼中儘是仇恨,假如今天不死,能夠脫身,一定把訊息傳出去,讓天皇親自派高手,誅殺蕭晨!

一個如此年輕的化勁高手,既然來了島國,那肯定不會讓他活著離開,更不會讓他成長起來!

“我們走。”

蕭晨冇有管燃燒著的北海神社,帶著眾人,直奔天北流宗門所在。

李憨厚還是提著黃金神像,雖然被砍掉不少,但還是能賣很多錢的。

他們還冇到,就見前方出現了人。

顯然,這是第二批支援。

帶頭的,是一個三角眼老者,渾身散發著恐怖殺意。

蕭晨眼睛眯起,化勁後期?

看來,他就是天北流的宗主了!

一個宗門,有三大化勁高手,也算是很強了!

三角眼老者注意到蕭晨一夥人,腳步一頓,隨即看到了蕭晨旁邊的老者,森田?

難道……森田也敗了?

隨後,他又往北海神社那邊看了眼,火光沖天!

“八嘎!”

他的目光,落在李憨厚手裡的黃金神像上,這些華夏武者,統統都要死!

“石元,他很強……”

老者看著對麵,忽然喊了一聲。

“既然遇到了正主,那你就可以死了。”

蕭晨掃了眼旁邊的老者,右手一歎,嘎巴,捏碎了他的喉嚨。

“我……”

老者瞪大眼睛,剛說出一個字,垂下了腦袋。

“八嘎!”

對麵的三角眼老者,見森田被殺,怒吼一聲,衝了上來。

“殺死他們,所有!”

“全部乾掉!”

蕭晨也淡淡說了一句,板磚出現在他手上。

雙方人馬,瞬間展開一場大戰。

除了厲振生以及他的幾個保鏢外,連紅一也參與了戰鬥!

“你殺了森田,我要……把你剝皮抽筋!”

三角眼老者瞪著蕭晨,殺氣騰騰。

“行了,彆吹牛逼了,你也就是一板磚的事兒。”

蕭晨說完,身形一晃,瞬間來到三角眼老者麵前。

三角眼老者一驚,好快的速度!

“既然你們想掠奪,那我就成全你們……”

蕭晨輕喝一聲,戰意爆發,籠罩住了三角眼老者。

三角眼老者大驚,好可怕的戰意……他是什麼實力?

還冇等他念頭閃完,蕭晨的板磚,就直奔他胸口砸來。

“要不是留你還有用,老子一板磚就呼死你!”

蕭晨冰冷的聲音,在三角眼耳邊響起。

砰!

兩人對擊,三角眼老者臉色一變。

不過,他到底是老牌化勁了,在這個境界很多年,反應足夠快。

他側身躲過,胸前的衣服,都被勁風給震碎了。

“反應挺快啊,一下呼不著,再呼……”

蕭晨玩味兒一笑,又狠狠砸了過去。

他覺得,用板磚打架,比用刀過癮……尤其是那種掄圓了砸出去的感覺,很爽。

砰!

這一下,三角眼老者冇有打過,被一板磚給拍飛了。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