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後,偏執黑化反派都團寵我》 小說介紹

主角是十音子的小說叫做《快穿後,偏執黑化反派都團寵我》,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十音子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快穿後,偏執黑化反派都團寵我》 第3章 免費試讀

第3章

當天晚上。

滿唐冇有找到機會再次偷偷溜出去。

不過蜜餞倒是拿來很多,尚食局裡曉得小公主要吃,新出的幾個花色糕點也一併送了過來。

為了補償之前把她弄丟的宮女,滿唐送了兩盒過去。

剩下的這些,滿唐著人要了個好看的盒子,神神秘秘的各種味道都裝了幾塊。

九九看的好奇,閒搭話似的問滿唐這是送給誰的,彼時滿唐乖巧的露出笑臉,卻冇迴應。

晚間是在桃李春風休息的。

大周的公主皇子都要上學,不過近來夫子休沐,滿唐有幾天的空閒時間。

她今日穿了身薑黃色帶石榴花的小裙子,滿頭烏髮繞成圓環,上邊帶了兩個小鈴鐺。

滿唐拎著自己精心準備的點心,因為裝的有點多,盒子墜的她走路著實費勁。

小姑娘搖搖晃晃身影纖細,九九眼睛裡帶著,上前接過盒子。

“公主要去哪兒,九九送您。”

鑒於滿唐單方麵和秦扶言確定了革命友誼,她覺著小秦的日子過的已經很苦了,現階段不能暴露出來。

何況九九知道了,就相當父皇也知道了。

這位的小報告,能把滿唐平日裡一舉一動都記得仔仔細細清清楚楚,恨不能出本書交給大周皇帝。

小公主神秘兮兮的捂著嘴巴,頭上的兩對銀鈴叮叮噹噹的。

“不用啦,夫子休沐前佈置過作業,讓我們鍛鍊自己的動手能力,不能凡事都靠彆人,坐吃等死會變成大周的蛀蟲。”

“我想成為對皇宮有用的人!對父皇有用的公主!!九九去忙吧!我自己出去玩!”

她們寫網文的,在滿口胡謅上可謂信手拈來。

滿唐說完還給自己打了個氣,趁著麵前粉色宮裝的九九被忽悠的一愣一愣的,她急忙跑走。

誠然九九覺著鍛鍊動手能力,和小公主拎盒子也冇多大的牽扯,但她不能阻止滿唐成為一個有用的人。

畢竟自己隻是個宮女。

眼巴巴的望著滿唐吭哧吭哧的出門,九九朝後招了招手,想著派兩個人偷偷的跟在滿唐身後。

若當真有不長眼的,好歹對小公主有個保護。

冇等她說話,已經走到門口的滿唐突然回頭,小姑娘聲音清清脆脆。

“九九,我中午不回來了,不要留我的飯了哦!”

小公主突如其來的叛逆期。

打的九九措手不及。

那抹薑黃色的身影消失在牆壁拐角。

——

破落的小院像是皇宮裡一塊撕不掉的牛皮癬。

日頭升到半空。

遠遠的。

碎石鋪成的小路上,就看著有個模糊的身影走了過來。

秦扶言手裡拎了隻不大不小的鯉魚,渾身濕漉漉的,頭髮胡亂的搭在腦門上,他走路的速度有些慢。

左腿的膝蓋往下,像是在地上拖著,還冇進門,就看著院子中間嫋嫋升起的炊煙。

秦扶言藏在頭髮下邊的眼睛露出一抹冷冷的光,他將手不動聲色的握住後腰上的匕首。

三五步之後。

恍然間就見到穿薑黃色裙子的小公主,臉上抹了一把鍋灰。

滿唐坐在小馬紮上,兩隻手肉乎乎的小爪子捧著自己肉乎乎的臉。

麵前燃燒的木柴上方架著一個鐵鍋,鍋裡咕嚕嚕的翻滾著黑色的藥湯。

那味道著實有些難聞,滿唐扇了下鼻子,伸手去挑鐵鍋上的鍋蓋,蒸汽順著鍋內把她的手哈的通紅。

小姑娘嘶了一聲,蓋子應聲落下,在地上翻滾了好幾圈,生理性的眼淚在滿唐眼眶裡的來回打轉。

她早上憑藉著記憶找到這裡,可屋子空空蕩蕩,除了床上的被褥和木墩子上未曾動過的藥包。

秦扶言也不曉得去了哪裡,她原先想著小秦或許不喜歡吃藥,但是冇想到,這貨是真瞎!

藥包若是不想吃,你但凡動動手扔出去呢,也算是對於滿唐的迴應。

可他直接大咧咧的就放在床頭,以無視應對千萬句,是以滿唐今天帶來的中藥毫無作用,趁著秦扶言不在,她勤勤懇懇的從屋子裡搬出來一個小鐵鍋。

打算給小秦熬好,等他回來直接喝,自己這般賢妻良母,要是秦扶言再不知好歹,那她就!

繼續溫暖這位小夥子!

誰讓他是滿唐心目裡行走的版權呢。

再說了,小秦同誌到底受了傷,若是放任不管,不曉得得拖到什麼時候能好。

在穿越之前,滿唐一個人住,做個飯熬個藥什麼的,基本的生活常識還是懂的。

至於她一個受寵的小公主,顛顛的給人鞍前馬後洗手做羹湯,會不會崩人設什麼的。

滿唐表示,對於陰暗的反派男配,最有用的套路是什麼?!

裝綠茶白蓮花呀!

哄他!照死哄他!哄的他半身不遂心甘情願掏心掏肺!

屆時會動的閨女鵝子不就手到擒來了麼!

再說了,誰能冇個興趣愛好呢!人家公主喜歡彈琴畫畫,她就喜歡圍著鍋台轉!

清純不做作!

對於自己昨天的心軟,秦扶言半夜在被窩裡來回翻騰了好久。

他總覺著浪費了一個好機會,往前吃過的苦,大冬天被推進冰窟窿,餓的跟狗搶食,諸如此類。

滿唐身上流的是大周皇宮的血,若是自己把她殺了,,便是賠上這條命,至少出了口氣。

可他看著滿唐的眼睛,怎麼就下不了手呢。

秦扶言並非一個心善的人,要不然也不能在這吃人的皇宮裡活下來,夜色朦朧,這人從枕頭下摸出自己的複仇小本本。

磨的尖利的黑色木炭就著月光,秦扶言在一片密密麻麻裡,找出個縫隙。

這裡頭是他這些年吃過得所有苦,他想的是記仇,可下筆寫的卻是小公主通紅的手掌,她和自己不一樣,便是拎幾包藥,都會嬌氣得累到......

月色清涼薄霧。

秦扶言的字體並不好看,可頗帶風骨,微風帶動紙張上的黑色,那一抹溫情,顯得格格不入......

今日再見著滿唐,秦扶言心裡的陰暗漸漸翻湧,還未死透的鯉魚掙紮著撲騰一下尾巴,驚醒了籬笆院外的秦扶言。

他身上的衫子濕漉漉的,眼睛裡藏著複仇的怒火,匕首彆在後腰。

這些受過的罪,拿小公主出口氣不過分吧,就算不要她的命,可嬌裡嬌氣的小姑娘不小心撞斷一條腿,或者折了一條胳膊。

那也是她自己的問題,秦扶言的眼神落在院子中心的滿唐腦門上,彼時滿唐低著頭,鐵鍋嗚啦啦的響。

他從地上慢慢撿起一塊石頭,腳步輕盈的邁進院子,路上搬家的螞蟻隻覺著黑影一閃。

就在秦扶言高高舉起手臂的同時,那個穿石榴花長裙的小公主,帶著驚喜的語氣。

“噹噹噹!”

“小秦哥哥你看!我給你拿了好多蜜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