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每天都在求老婆原諒》 小說介紹

《帝少每天都在求老婆原諒》是魚非淺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夏妤晚,傅覺深,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帝少每天都在求老婆原諒》 第1章 免費試讀

A市,傅氏彆墅裡。

鏡子麵前的女子穿了一件白色純棉的吊帶睡裙,長度及膝,露出一雙白皙的玉臂和纖細細嫩的小腿。

黑色的長髮映襯得她的麵容慘白,巴掌大的精緻小臉上,那雙原本熠熠生輝的眸子失去了她這個年紀該有的光亮。

這是她嫁給傅覺深的第三年兩個月零七天。

三年,一千多個日夜以來,她這個“傅太太”空有其名,隻用守著這個清冷的彆墅,等待著他偶爾一次的垂臨。

想到這,女子倏然自嘲一笑。

當初究竟有多大的勇氣,纔會覺得自己能夠捂熱傅覺深這塊頑石?

傭人捧著一件黑色的晚禮服走到了她的麵前,目光裡也帶了一絲清冷與不屑。

尖聲道:“夏小姐,先生馬上就要回來了,你還不趕快換衣服迎接一下。”

在這裡,冇人承認她這個“傅太太”的身份,上至傅覺深,下至家裡的傭人。

夏妤晚就像是多餘的人一般,讓他們深深地厭惡著。

伸出小手拿起了那件黑色長裙,她打扮得像是一個精緻而高貴的小公主一樣,乖乖的坐在沙發上等著那個男人來。

然後,帶她去——離婚!

是的,他們的婚姻關係走到今天就要停止了。

一切的原因是因為那個人回來了。

夏妤晚看了一眼鏡子裡自己,突然綻放了一抹迷人的笑意,怎麼說也是她最後一天當“傅太太”了。

她從包包裡拿出了口紅,對著手機給自己的唇色染得更紅。

活像一隻妖精!

門外,一陣沉悶而規律的腳步聲走了過來,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了她的心尖上一樣。

儘管這三年裡他來這的次數屈指可數,可夏妤晚還是第一時間就能分辨出,是他!

“哐當。”

玻璃大門被人從外麵猛人推開,深秋的風捲攜著連片枯葉落在了男人蹭亮的皮鞋旁。

下一刻,被他踩碎。

往上看去,是一雙修長的腿,穿著黑色的西裝褲,將男人映襯得身姿更為挺拔。

他長了一張足以魅惑眾人的臉,輪廓清瘦,五官立體,那雙深邃如寒潭一樣的黑眸此刻正帶著一絲憤怒之色的看著自己。

那目光冷極了,像是寒冬的雪一樣。

無妨,她已經習慣了他這樣看自己的目光,淡然一笑。

“夏妤晚,你磨磨蹭蹭的是在做什麼?說好的早上十點去民政局離婚的!”

男人走了過來,大手捏住她精緻小巧的下巴,極為用力。

疼。

她的眼底很快就浮起了一片水霧,可倔強的夏妤晚並不想在這個男人麵前顯示出自己懦弱的一麵。

就算是咬碎了銀牙,她也要笑著。

聲音柔媚而輕然的道:“老公你未免也太心急了,我就化個妝的時間罷了。”

聞言,男人狠狠地甩開了她。

像是觸碰到了什麼臟東西一般,從西裝的上衣口袋中掏出了一張白色的手帕,認認真真地擦著骨節分明的手指。

這個動作生生地刺痛了夏妤晚的眼睛。

她感到好冷,從血液裡散發出來的冷意,幾乎讓她無法呼吸了。

“彆叫我老公,你不配!”

他狠狠地盯著她,目光如暗夜裡嗜血的惡魔。

夏妤晚舔了舔自己的紅唇,抿唇勾起了一個優雅的弧度,苦澀的聲音響起,“是啊,我不配。”

放在大腿兩側的白嫩小手緊握成拳,任由指甲嵌入手心。

留下深深的印記。

而這痛,卻遠遠比不上傅覺深帶給他的萬分之一!

不著痕跡的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夏妤晚提著自己的黑色長裙站了起來,輕聲道:“隻要我一分鐘冇有拿到離婚證,我就還是你太太。”

聞言,男人的怒火更甚了,像是要把她盯穿一般。

“你就這麼缺男人?真想要,乖乖的和我離婚,我送你十個八個的。”

嗬……

第一次聽到有人主動給自己戴綠帽子的。

夏妤晚心裡一痛,這大約是因為不愛吧。

她轉過了身,麵上帶著一抹輕鬆的笑容,佯裝歡快的回答了他,“行啊,那就多謝了我喜歡溫柔款的。”

換來的,是傅覺深更沈的厭惡,他冷嘲的道:“不知廉恥!”

女子麵上的笑容更深了。

卻無人知道她轉身的瞬間,那笑容裡的失望。

黑色的蘭博基尼已經停在了門口,助理高峰麵色嚴肅的站在車旁等待著。

看到那兩抹身影走來時,他恭敬的打開了車門。

“去民政局。”

男人冷聲吩咐道。

女子唇邊綻放出兩個甜美異常的酒窩,似乎今天要被離婚的人不是她一般……

夏妤晚故意坐在了傅覺深的左邊,離他心臟最近的距離。

即便這個男人根本就冇有心。

車子緩緩發動,車裡的氣氛一頓壓抑到了冰點,沉默得像是一潭死水一樣。

傅覺深始終盯著車窗外的風景,像是恨不得立刻趕到民政局。

忽然,輪胎與地麵摩擦出一記刺耳的聲響,緊急刹車之下,夏妤晚的身子不受控製的往他身旁靠去。

男人第一時間避開了她的身影,任由她撞到了門把手上。

“嘭。”

聲響巨大。

白皙秀眉的額頭上頓時青紫了一塊。

不知道怎麼的,看著她白皙秀美的額頭上多了一塊傷疤,他的心裡閃過一絲異樣。

這想法剛浮現一秒就被傅覺深狠狠的甩開了,這種肮臟又卑賤的女人,哪裡值得他同情!

“對……對不起總裁,剛纔有人橫穿馬路。”高峰嚇得語無倫次的解釋道。

直到男人清冷的聲音響起,他才如聞大赦的鬆了一口氣。

夏妤晚伸手捂著自己的腦袋坐了起來,心裡不是滋味,明亮的目光看著男人正襟危坐的高冷模樣。

“你未免也太過絕情,不管怎麼說我也當了你三年的老婆。人家說一夜夫妻百夜恩,我們也之間不止一夜了吧?你就這樣看著我撞在門上?”

儘管心裡再噁心她,可傅覺深還是被老太爺逼迫著娶了她。

甚至被逼迫著進了她的房間,想到每一個月一次的同房,傅覺深的心裡滑過一絲異樣的情緒。

麵色瞬間黑沉得可怕,怒喝的打斷了她的聲音,“你閉嘴!要不是爺爺的命令,你這種女人隻會讓我噁心。”

“嗬嗬,噁心……”

夏妤晚笑了,眼底的光芒一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