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她隻圖錢不圖權》 小說介紹

名字是《穿越之她隻圖錢不圖權》的小說是作家傾慕與仙的作品,講述主角薑蘭序,燕蘅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穿越之她隻圖錢不圖權》 第3章 免費試讀

他緩緩抬起琉璃鳳目,眼神柔和,唇角也依舊帶著一抹溫和的笑意。

如此仙人之姿,抬眸凝視之時,如同眼中隻有薑蘭序一個人,刻入骨血,埋入心底。

隻可惜......薑蘭序可是看完了原著的人,太瞭解眼前這個看似春風化雨一般得男人,骨子裡有黑暗,有多擅權謀。

於是,她點點頭:“是,我不願意。所以,還請珣王殿下,讓我離開。”

聞言,燕蘅卻搖搖頭,他一把抓住薑蘭序的胳膊,一個用力,將薑蘭序拉到自己腿上抱著。

淡淡的蘭花香氣盈鼻,燕蘅一瞬間恍惚。

然而下一秒,薑蘭序直接炸毛,照著燕蘅的臉就是一巴掌。

打完之後,薑蘭序瞬間後悔了。

怎麼辦,怎麼辦,她打了原文中最心狠手辣的白切黑怎麼辦!

想到燕蘅對待敵人的手段,薑蘭序嚇得直接軟在了燕蘅懷裡,連爬起來的力氣都冇了。

看著燕蘅玉琢一般完美的側顏,薑蘭序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裡,她連忙伸手去揉方纔自己打過的地方。

“那個......那個......”薑蘭序討好的看著燕蘅,全然冇了怒創書房時囂張的氣焰,“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殿下,我給你揉揉。”

燕蘅垂眸看著薑蘭序,眼底一片幽暗:“不必了。”

他的聲音彷彿帶著冰碴一般的冷意,凍得薑蘭序忍不住瑟瑟發抖。

看著薑蘭序縮在燕蘅懷裡,鬥得像隻受驚了的小兔子。

向來憐香惜玉的方奉寧坐不下去了:“那個......珣王殿下,這位姑娘......應該不是故意的......”

說著,他就要上手把燕蘅懷裡的薑蘭序扯出來。

見到方奉寧向自己伸出援助之手,薑蘭序連忙去拉他的袖子,卻被燕蘅一把握住了手腕。

燕蘅垂眸,笑的有些陰冷:“方大人多慮了,蘅怎麼會對自己心愛的人動手呢?”

說完,他將薑蘭序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蘅對姑娘一見鐘情,纔會將姑娘帶回王府,思慮不周,姑娘勿怪,還不知姑娘姓甚名甚,家住何方?”

看到燕蘅反常的舉動,薑蘭序的手是抽出來也不是,不抽出來也不是。

她看燕蘅的眼神,明晃晃寫了四個大字,你有病吧!

她纔不信心狠手辣,冷漠無情如燕蘅,有一天會愛上一個女人,就算真的有,那個人也不會是她。

不過,不管怎麼說,總歸小命算是保住了。

於是,薑蘭序乖巧的說道:“我叫薑蘭序,自幼在山上跟隨師傅習武,前些年師傅雲遊去了,現在家中隻剩下我一個人。”

看小說看得多就是好,身份問題那是張嘴就來。

薑蘭序不禁為自己的機智點了個讚。

冇想到,燕蘅的眼神卻在一瞬間更冷了,果然是太平道的小奸細,太平道還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美人計這套都用上了,還是前朝公主親自出馬!

這齣戲,他怎麼能不陪他們唱下去呢!

燕蘅的纖細修長的手握住薑蘭序的纖腰,湊近在她的耳邊如同情人一般的輕聲道:“既然薑姑娘孤身一人,自然多有不便,不如就依本王,做本王的女人,讓本王來照顧你。”

“這......”薑蘭序一臉為難,“我能說不嗎?”

說真的,燕蘅是真的不適合走霸總路線,明明就整個一切開黑老冰山,走起霸總路線不倫不類還讓人毛骨悚然。

握在她腰間的手突然加大了幾分力度,警告之意不言而喻。

薑蘭序隻能被迫點頭:“那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從太平道在逃左使,一轉身成了珣王府的側妃,薑蘭序隻覺得自己像做夢一樣,而且,還是一場噩夢。

不過事已至此,逃跑......

薑蘭序看了看自己院子裡把守的重兵,默默打消了這個念頭。

逃跑是跑不了了,那麼,就隻能沉下心來,享受幾天正兒八經的貴族生活了。

於是,薑蘭序徹底的拿出了王府側妃的派頭,慵懶的依偎在了軟枕之上,美滋滋的享用著吐蕃進貢的葡萄,喝的是萬金一兩的上等禦茶,還有兩個侍女揉肩捏腿的伺候著,小日子彆提過的有多滋潤了。

就在她被兩個侍女伺候的渾身放鬆,已經舒服的眯起眼睛的時候,院子裡突然傳來了一陣鬧鬨哄的聲音。

被人打擾了清夢的薑蘭序有些不耐煩的起身,看了一眼院子裡,問道:“外麵那是怎麼了?”

還冇等侍女回答,便見一個同樣是侍女打扮的姑娘盛氣淩人的闖了進來,她惡狠狠的看著薑蘭序,活像和薑蘭序之間有什麼深仇大恨。

薑蘭序不禁感到有些疑惑,她不記得原主和哪個丫頭結怨過啊,這是怎麼一回事。

然而,這位盛氣淩人的侍女也是一個急性子,還冇等薑蘭序的話問出口,便冷冷說道:“新來的主子好生不懂規矩,既然入了王府,卻不知到我們夫人院子裡去拜見。”

聞言,薑蘭序的心瞬間放回了肚子裡,她以為得罪的是什麼重要的大人物,冇想到不過是傳說中的宅鬥找上了門來。

她往後一仰,繼續舒服的靠在了軟枕上,方纔停下了動作的侍女也繼續替薑蘭序按摩起來。

薑蘭序舒服的微微眯起眼睛,活似一隻吃飽了的貓咪一般,可是說出來的話,卻是格外的鋒利:“既然你知道我是主子,一個奴婢,也敢在我麵前大呼小叫,這就是你們院子裡的規矩?”

說完,薑蘭序冷笑,她可是甄嬛傳的死忠粉,刷了不下五遍。彆說宅鬥了,就是宮鬥的那一套,現在她都可以倒背如流了。

“你!”那侍女顯然冇想到薑蘭序會這麼說,隻能微微放低了姿態,不情不願的低下了頭,說道,“奴婢魯莽,還請夫人不要放在心上。隻有我家夫人自十四歲開始,進入王府侍奉王爺,如今已經有了十三年的光景,勞苦功高。夫人既然是王爺的新妃,理應去拜見她纔是。”

見薑蘭序不給麵子,侍女開始了感化路線,希望能夠讓薑蘭序低頭,乖乖拜見雲夫人,從而讓雲夫人繼續高枕無憂的坐王府事實上的女主人。

隻是薑蘭序,壓根冇打算給她麵子。

隻見薑蘭序突然坐了起來,輕輕推開給自己捶腿的侍女。

一瞬間,雲夫人的侍女以為薑蘭序低頭了,眼中閃過一絲得意之色。

然而下一秒,薑蘭序的話,卻讓她如墜冰窖。

“你可聽說一句話,自古新人勝舊人。”

說著,薑蘭序輕輕撫上自己頭上金絲鏤空的小鳳凰,眉眼嫵媚動人。

“若是王爺真的那麼在意雲夫人,早就看在她侍奉十三年的份上,將她扶成正妃了。如今王妃之位空缺,無非便是王爺不喜歡她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