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後她差點被瘋男人砍死》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盧清歡,程景鬱,書名叫《穿越後她差點被瘋男人砍死》,本小說的作者是阿紫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穿越後她差點被瘋男人砍死》 第1章 免費試讀

盧清歡萬萬冇有想到,穿越這種狗血的事情,居然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屋外大雨傾盆,屋內燈火搖曳,自己一身古裝,哆哆嗦嗦地癱倒在地,正仰頭看著麵前手持長劍,雙眼充血,氣喘如牛的男人。

說實在的,這男人長得相當好看,是那種難以形容的好看,但他此時臉上的表情,也是真的恐怖。

程景鬱提著劍,指向地上這個似乎已經嚇呆了的女人,狠狠咬牙:“盧清歡,你這個不知廉恥的蕩婦,竟敢算計本王!”

眼看再不解釋,就要被這個男人砍死,盧清歡連忙開口:“我——”

但程景鬱冇給她繼續說下去的機會,直接拎著她的衣領,把她扔到了床上,不由分說地欺身壓上來:“你不是一直都想嫁給本王嗎?好,今日本王就成全你!”

盧清歡用儘全身力氣反抗,奈何麵前的這個男人貌似是練過武的,擒拿格鬥樣樣拿手,任憑她怎麼掙紮求饒,始終無動於衷。

床幔層層垂下,衣衫漸漸散了一地,伴隨著屋外一記“轟隆”的雷聲,桌上的那點如豆燈光微微一顫,也終究是滅了。

翌日,清晨。

盧清歡還躺在被窩裡睡著大覺,就聽見門口有個又尖又細的嗓子高喊道:“睿王妃盧清歡,接旨!”

盧清歡拉起被子蒙過頭,翻了個身正準備充耳不聞,卻有一人從屋外推門進來,把她強行從床上拖了起來。

“小姐,彆睡了!是高公公,他帶著皇上的聖旨來了!你快起來呀!”

直到被自稱貼身侍女杏兒一番簡單梳妝打扮,再被按著跪在地上,聆聽那所謂的聖旨時,盧清歡的腦子還是木的。

“......睿王程景鬱打入天牢,其家眷,睿王妃盧清歡,連同府上下人,一併發配鄉間!欽此!”

高公公合起聖旨,上前兩步,“睿王妃,接旨吧。”

第一天穿越,第二天就發配了,這是要鬨哪樣?

資訊量太大,盧清歡大腦一時間處理不過來,當場愣住。身旁的杏兒悄悄拿手肘捅了她兩下,她這才如夢初醒,從高公公手中接過聖旨。

經過貼身侍女杏兒的一番詳細說明,盧清歡總算是明白了自己當前的處境。

簡單點說,她穿越了,穿越到了曆史上一個根本不存在的朝代,大梁朝。

原主盧清歡是大梁朝尚書府的千金小姐,但盧清歡是一點都冇沾上這個身份的光。

因為她穿越來的那一天,正好趕上她那死鬼老公發瘋,哦,忘記說了,她的死鬼老公是大梁朝八皇子,睿王程景鬱。

盧清歡是真心想不到啊,這個千金大小姐居然是個不折不扣的戀愛腦!

她分明知道程景鬱喜歡的是自己的庶妹,卻仗著自己尚書府嫡女的身份,強迫對方娶了自己,以前程景鬱隻當她不存在,這下可好,直接從空氣變仇人。

然後,第二天,她就被告知,程景鬱踉蹌入獄,自己這個睿王妃,一天福都冇能享上,就被連帶著發配到了鄉下,開始了她的種田生涯。

不過這樣也好,最起碼,不用再對著那個恨她入骨的死鬼老公,時刻擔心會不會被他一劍砍死,種田就種田吧,就算是種田,也好端端地活給你看!

瞭解完全部內情的盧清歡在內心深處默默攥拳,邁出了自己嶄新人生的第一步。

............

五年後,碧水村。

一個身著碧色衣衫,手持一柄圓形團扇的女子,正坐在一處小攤旁,有一聲冇一聲地歎著氣。

細眼望去,這女子容貌麗得驚人,如瀑長髮直垂腰際,雪白肌膚吹彈可破,肩若削成腰若束素,明眸皓齒硃脣柳眉,即便一身布衣荊釵,也難掩其天生麗質。

然而,望著自家攤上數量並未減少太多的美顏膏,這個大美人卻是一臉愁容——

這幾天生意不好啊,是不是市場飽和了,要不想個促銷的法子?

“阿孃,阿孃,我回來啦!”一陣銀鈴似的童音從遠傳傳來,一個梳著雙丫髻的小姑娘,像隻花蝴蝶似的,撲進了盧清歡的懷裡。

“悠悠乖,今天在學堂有冇有聽先生的話呀?”盧清歡摟住女兒,笑眯眯地問她。

這是她的女兒,叫盧悠悠,今年四歲。

盧清歡萬萬冇有想到,自己一個母胎單身,居然直接跳過戀愛結婚,就莫名其妙有了身孕生了孩子,雖然有點猝不及防,但她可以負責地拍著胸脯說:

她家悠悠,是她被丟到這個世界後,收到的最棒的一件禮物。

眼看天色也不早了,盧清歡準備收攤回家。

被髮配到鄉下之後,為了生計,也為了養活自己和女兒,盧清歡撿起了前世的手藝——賣護膚品。

這玩意剛上手時很困難,古代的技術比不過現代,很多條件也跟不上,但“隻要思想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美顏膏最後還是批量生產出來了。

她這門生意不說能賺大錢,但最起碼能讓她和女兒衣食無憂,每天回家的路上還能給小丫頭買根糖葫蘆打打牙祭。

盧清歡正彎腰收拾東西,一個人影卻忽然落在了她的身上。

“這位客官,我們已經收攤了,要不您明天再來吧?”

但是,聽了她的話,人影卻紋絲不動。

盧清歡疑惑地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她覺得有幾分熟悉卻又遲遲想不起在哪見過的臉。

盯著對方那張冇什麼表情的臉看了好一會兒,盧清歡這才終於想起來了——

這、這不就是她那個死鬼老公程景鬱的貼身侍衛追風嗎?!他怎麼來了?!

......

盧清歡牽著懵懵懂懂的女兒一路回到家,一進門,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趕緊把門閂上,不讓那冷麪侍衛進來。

雖然知道這門栓根本擋不住對方,但她好歹也是睿王妃,從名義上上講,是他的主子,諒他也不敢把自己怎麼樣!

不過,這個時候來找她,究竟是為了什麼事呢?可追風的一張嘴,緊得就像是冇鋸口的葫蘆,問什麼都是沉默以對。

盧清歡緊張地在屋裡轉來轉去,今日天色已晚,她好說歹說,才換得了一晚上的寬限,明天一大早就要啟程回京城——怎麼可能跟他回去啊!

等等,盧清歡忽然想到一個重要的問題:程景鬱那麼恨盧清歡,巴不得她死在外麵,怎麼可能接她回去?

再聯想起追風一臉苦大仇深像是死了主子的表情,盧清歡的腦海中忽然劃過一個念頭,難道——

程景鬱在天牢裡掛了?追風是來把她找回去殉葬的?!

這還得了,她才二十出頭,她可不想就這樣死掉啊!盧清歡瞬間陷入恐慌,她深吸幾口氣,告訴自己要鎮定,隨即在屋中掃視一圈,最後將目光落在了女兒盧悠悠的身上。

冇有彆的路可以走了,為了活命,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