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反派攝政王會讀心》 小說介紹

小說《穿書反派攝政王會讀心》是作者少女阿丸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徐衡冉,衛赤炎,講述了... “大膽賤婢,景康公主的身份也是你配冒充的,既然不願意出府,那就把她打到橫著抬出去!”“是!”徐衡冉正渾渾噩噩間,便覺得身子被人粗暴的拎起,又重重摔在硬板上

《穿書反派攝政王會讀心》 第1章 免費試讀

“大膽賤婢,景康公主的身份也是你配冒充的,既然不願意出府,那就把她打到橫著抬出去!”

“是!”

徐衡冉正渾渾噩噩間,便覺得身子被人粗暴的拎起,又重重摔在硬板上,猶如待宰羔羊般。

她渾身一激靈,立刻睜開眼,映入眼簾的先是漆黑如墨的錦袍,自下往上是修長的腿,引人遐想的腰身以及堪稱完美比例的肩。

“啊,古風帥哥!”

還冇等她感慨,一道尖銳的公鴨嗓在耳邊響起:“動手!”

下一秒,足有手臂寬的板子重重敲在徐衡冉臀部,劇痛讓她直接慘叫出聲。

臥槽!

徐衡冉傻眼了,不是夢?

等等,這一幕怎麼如此熟悉。

冒充景康公主!挨板子!和眼前這菱角分明英俊帥氣卻滿臉戾氣的攝政王!

徐衡冉終於意識到,她,穿書了!

還是她自己寫的書!

徐衡冉內心淚流滿麵。

她撲街了小十年,好不容易新書爆火,單本書稿費破千萬,卻因激動過度直接休克!

天!還有比這更狗血的事嗎!

她夢想的環球遊,香奶奶蘿蔔丁愛馬仕都成了夢!

重點是——

她這可是本妥妥的虐文啊!虐到掏心掏肺,你死我活的那種!

女主家國被滅,逃跑過程中救了白依柔,卻被盜了信物,奪她身份,投靠攝政王衛赤炎且獲得他信任。

於是書的開篇就是,女主先被亂棍打成半死丟出宮,被迫街頭乞討淒慘潦倒。

更可怕的是,她,穿成了女主!

而眼前這冷眼看著她被揍的,正是那瞎了狗眼的攝政王!

不過……他長得倒是劍眉星目豐神俊朗的,隻是那淩厲的眉峰憑添了分戾氣。

徐衡冉嘴角不屑一撇,真是糟蹋了這副好皮囊。

哼,他也就現在得意吧,攝政王的位子還冇坐穩三年就遭心腹背叛,死後更是被鞭屍,骨頭被節節敲碎,還被拿來做了骨瓷碗,每日被人吐口水。

想當初那骨瓷碗的圖還是她親手設計的,剛一經售賣在讀者中大受歡迎,直接賣斷貨,被各個帶貨主播爭搶帶貨,她本人亦是愛不釋手。

“住手!我坦白!我交待!我現在就滾出王府!”

眼看著下一板子就要落下,徐衡冉顧不得腦補太多,驚叫著就要起身跑路。

她可不想走虐文女主的路,用自己現在受的罪換這瞎眼攝政王日後的後悔。

窮困潦倒,重病纏身,被惡霸欺淩這種事,她一點都不想經曆!

衛赤炎眼眸微微眯起,看向徐衡冉的目光帶著深究。

什麼虐文?什麼叫她寫的書?

這女人的話他怎麼一點都聽不懂。

還有,誰人敢背叛他,鞭他的屍,把他的骨頭錯成骨瓷碗?

何人敢如此放肆!

衛赤炎握著椅角的手微微用力,椅角都出現深陷。

等等!

她明明冇有出聲,為何他能聽到這些話?

難道……是這女人的內心想法?

想到這,衛赤炎眸光一凝。

不行,若真如此,這女人決不能走!

他務必要從她這裡套出是誰背叛了他,他要把那些叛徒鞭屍碎骨,都餵了狗!

幾乎就在徐衡冉爬下來的同時,衛赤炎右手揮鞭子,抽中徐衡冉膝蓋,讓她直接跪了下來。

“砰!”

徐衡冉膝蓋重重落地,疼得她齜牙咧嘴滿眼仇恨。

衛赤炎!你奶奶個腿,敢打勞資!

真是活該你被綠,什麼黃側妃惜姨娘柳姨娘,都是想害你的大臣們塞入府的,也就你這豬腦子,纔會以為人家是為了討好你,笑話,也不看看自己啥品行,女子們看到你都瑟瑟發抖,誰還心悅你,天天被人謊話忽悠著還在那兒沾沾自喜!

徐衡冉越想越起勁,衛赤炎的臉色卻越發的黑。

眼前這女人知道的訊息不少,他不能讓她走,待他查清這些妃子背後身份,判定好她的話真假後再來發落。

想到這,他強壓下怒火,冷聲道:“本君現在改主意了,你,留在宮中。”

內心瘋狂輸出的徐衡冉再次愣住。

什麼玩意?

原劇情中女主堅持自己纔是真正的景康公主,且幼時救過衛赤炎,與衛赤炎定下婚約,所以堅決要留在王府中拆穿女配,也就是白依柔真麵目。

白依柔為了在衛赤炎麵前裝善良,假惺惺的替女主說情,實則讓衛赤炎對女主更加不耐,這纔有瞭如今的板子伺候。

怎麼她低眉順眼承擔下所有,隻想跑路的時候,衛赤炎這個瞎眼的這傢夥,就不按照劇情走了?

徐衡冉迷惑,衛赤炎迷惑且憤怒,這女人,張口閉口說他眼瞎,還說他是豬腦子?

他隻用了兩年時間就收複南北邊界,讓它們成為附屬國,更是讓晉國實力一躍成為四國之首,如此豐功偉績,在這女人口中竟把他說得如此不堪!

眼前女人哭得梨花落雨,衛赤炎卻能清楚聽到她一直在罵自己“瞎眼的”“狗東西”“渣男中的戰鬥機”。

雖然不是很懂她的某些詞,但衛赤炎相信,絕不是什麼好話!

強忍著一巴掌拍死她的衝動,衛赤炎微抿著唇問道:“或許你再堅持一下,本王就信了,你纔是真正的景康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