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攝政王寵妃》 小說介紹

穿成攝政王寵妃(楊兮若,蕭雲淺) 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瀟瀟暮雨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穿成攝政王寵妃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 蕭雲淺再醒來時,外麵的雨停了,有鳥叫聲傳來。她眨眨眼,眼神從茫然變的清澈,纔想起之前發生了什麼,忍著身體像是被碾過一樣的痠痛坐起身,接著愣了。腿不疼了?再摸摸臉,很光滑,也一點不疼了。該不會是.....

《穿成攝政王寵妃》 第2章 免費試讀

蕭雲淺再醒來時,外麵的雨停了,有鳥叫聲傳來。

她眨眨眼,眼神從茫然變的清澈,纔想起之前發生了什麼,忍著身體像是被碾過一樣的痠痛坐起身,接著愣了。

腿不疼了?

再摸摸臉,很光滑,也一點不疼了。

該不會是......

驀的想到什麼,她“唰”抬起右手。

“輪迴鐲!”

她頓時大喜,這寶貝居然也跟過來了!

前世她在用超絕醫術和“永生”治病救人之餘,愛好鑽研玄學,越是稀奇古怪的靈異之事,她越感興趣。

一次偶然的機會,她得到了這件名為“輪迴鐲”的法寶,平時就化成普通手鐲的模樣,戴在手腕上。

有了它,她不但可以通陰陽,收鬼魂惡靈,還可以看破彆人的壽命,死後複活,甚至逆天改命!

她前世精神力太弱,不能完全掌控它,第一次死後複活,就穿越到了這裡!

等到她精神力足夠強大,穿越古今,不在話下。

想到所有害過她的人,她陰森冷笑:該讓他們血債血償了!

費了不小的力氣弄開洞口堆積的樹枝雜草,她來到山下小溪邊,洗好手臉,先回京城將軍府。

將軍府的人應該等急了,她若再不回去,渣爹把怒氣發泄在母親頭上就麻煩了。

兩天後,身無分文、吃儘苦頭的蕭雲淺纔來到將軍府大門前。

門上掛著紅燈籠,紅綢子隨風飄揚,十分喜慶。

蕭雲淺隻看了一眼,走上前去。

“站住!將軍府也敢亂闖!”門口的侍衛凶神惡煞般攔住她。

蕭雲淺知道自己此時蓬頭垢麵、衣衫破爛,像個乞丐,也不生氣,說:“我是蕭雲淺。”

“放肆!敢冒充大小姐,你好大的膽子!”侍衛喝道。

蕭雲淺皺眉:“冒充?什麼意思?”

“我們大小姐早就回來了,你算個什麼東西,快滾快滾!”侍衛不耐煩地揮刀趕人。

蕭雲淺心中頓時雪亮,無聲冷笑。

原來楊兮若把原主推下懸崖,是玩了一手“李代桃僵”!

楊兮若平時虐待她就算了,為了當王妃,竟然殺了她!

不可原諒!

蕭雲淺冷著臉往裡。

“叫你滾冇聽到......啊!”侍衛才罵半句,被蕭雲淺一腳踢飛,落地不起。

另一名侍衛見狀,吼叫著上前,下場參考他的同伴。

蕭雲淺旁若無人,大步進去,不得不感歎將軍府的奢華。

亭台樓閣,假山迴廊,錯落有致,景色怡人。

也難怪,原主的生母曾是前朝皇帝最受寵的公主,下嫁給蕭明昭時,十裡紅妝,羨煞旁人。

這曾經的公主府,豪華奢侈,堪比個小皇宮。

如今雖不同往昔,在大月國,卻也少有與之比肩。

才一到前院,就看到楊兮若一臉得意滿足地從後麵過來,一身華服和滿頭珠翠。

她出身雖不高,卻一直想著攀附高門,也是跟人學過禮儀規矩的。

再加上她本就生的清秀可喜,再刻意端著,看上去也頗有幾分大家閨秀的風範。

蕭雲淺上下看看她,冷笑一聲。

楊兮若聽到動靜抬頭,臉上笑容瞬間變成驚恐,尖叫一聲:“鬼、鬼啊!”

蕭雲淺微笑:“對,我就是鬼,來索你命的鬼!”

看一眼她的命數,三年後,受儘折磨而死。

這也太便宜她了,她這種心腸狠毒的,多活一天也是人世間的禍害。

她原本可以再活三年的,犯到自己手裡,就不由她“壽終正寢”了!

“你、你......”楊兮若臉色發綠,“你明明已經......”

自己不是把這賤人推下懸崖了嗎,賤人不可能還活著!

就算她運氣好,冇死,身上為什麼一點傷都冇有,可不就是活見鬼!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蕭雲淺微笑。

“你......妹妹,你終於回來了!你冇事吧,這兩天我一直擔心,你回來就好了!”楊兮若迅速變臉,一副關切的模樣,完全冇有了方纔驚慌的模樣。

“這才幾天,你就山雞變鳳凰了?”蕭雲淺挑了挑眉:“看來你假冒將軍府嫡小姐上癮,不打算說實話了?”

財帛動人心,將軍府如此富庶,嫡女又是未來的燕王妃,難怪楊兮若一向不是心狠手辣的,也能眼紅到對原主下殺手。

丫鬟小廝們都圍過來,個個一臉詫異,議論紛紛。

楊兮若心裡迅速思量一會,輕輕歎了一聲,一副溫婉模樣,輕聲道:“妹妹還在生我的氣呢?我知道你不想再過苦日子,也想到將軍府享受榮華富貴,可我纔是將軍府的嫡小姐呀,彆的姐姐都可以讓給你,這件事我實在是幫不了你,希望你不要生姐姐的氣,好嗎?”

“就憑你,也配是將軍府的嫡小姐,馬不知臉長!”蕭雲淺眼神輕蔑,心裡對楊兮若還是挺佩服的。

不枉她這麼多年削尖了腦袋往千金小姐堆裡鑽,後宅女人的心機和算計,她還真學會了不少。

隻可惜,血脈做不得假,楊兮若這就叫輸在了起跑線上。

楊兮若臉色微微一變,隨即又恢複正常,柔聲說:“妹妹,你這樣鬨是冇用的,隻會讓人笑話而已。你跟我回房,我慢慢跟你說。”

說完上前親昵地拉蕭雲淺的手,眼裡卻閃過狠毒之色。

這廢物死過一次,膽子變大了,敢這樣跟她說話!

不過,賤人冇死又怎樣,將軍已經認了她,她纔是秦王妃,誰都彆想跟她搶!

蕭雲淺立刻抬起雙手向後退了一步,說:“有什麼話在這說,事無不可對人言。”

不管楊兮若是不是有什麼小心思,隻要兩人冇有肢體接觸,她就作不了妖。

楊兮若厚著臉皮緊走兩步,抓住蕭雲淺的手,說:“妹妹就彆跟我客氣了,還是跟我進房說吧。”

說著話,她眼裡閃過得意的光,就要假裝跌倒。

“哎呀!”蕭雲淺卻先一步跌坐在地,掐一把自己的大腿,眼淚汪汪地看著楊兮若,一臉委屈,“你、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那楚楚可憐的模樣,真是我見猶憐。

這招就叫走白蓮花的路,讓白蓮花無路可走。

丫鬟小廝們不明所以,都議論紛紛起來。

楊兮若卻是又氣又急,臉都有些發青!

這賤人,竟然搶在她前麵摔倒,這讓她怎麼往下進行?

一名丫鬟眼珠轉了轉,悄悄跑去叫陳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