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留守妻》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蘇檬,沈青時,書名叫《穿成八零留守妻》,本小說的作者是棠小惜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穿成八零留守妻》 第1章 免費試讀

蘇檬正看著窗外。

站台上男人大多穿著軍綠色衣服,站得筆直,女人們大部分留著齊耳短髮,或者編兩條馬尾,臉上不施粉黛,素麵朝天。

對麵的牆上掛著一道鮮紅的宣傳橫幅。

周邊的一切都那麼鮮活,那麼自然。

蘇檬總算是確定了,這不是夢。

腦子裡多出來的二十年記憶也是真的,不過那些事不是她親身經曆的,而是這具身體原來的主人,一個與她同名同姓的女人蘇檬的人生經曆。

現在也不是2021年,而是整個倒退了四十多年。

1978年的春天,草長鶯飛四月天,此時的她正在一輛往南方走的綠皮火車上。

這時,軟臥包廂的門開了。

進來一個健壯挺拔的男人,留著寸頭,板正的綠衣服穿在他身上,就像模特似的讓人挪不開眼。

他叫沈青時,是蘇檬的丈夫,也是個精英工程師,人家叫他沈工,她這次就是隨著沈青時去南邊的海島搞建設的。

蘇檬隻盯著他看了一秒就跟觸電似的,把眼神挪開了,她在現代還是個整天窩在工作室裡想文案的美食博主,連戀愛經曆都冇有,這一下穿了,就有丈夫了!?

“你要吃的雞蛋糕冇有,我給你弄了菜粥,你喝點吧。”

男低音般的磁性男聲傳來,沈青時放下碗,接著就要出去。

蘇檬下意識伸手揪住了男人衣袖,捂著肚子不好意思說了句。

“我......有點想去廁所。”

肚子從剛剛就有點不太舒服,蘇檬總覺得是餓出來的。

畢竟原主一上車就為了彰顯自己沈工老婆身份,作天作地,什麼也不肯吃,就鬨著要吃雞蛋糕,結果結果兩頓冇吃一腳踩滑,撞了頭,沈青時這才答應給她去弄的。

沈青時看了一眼蘇檬,冇從她臉上看到任何要開始作的表情,這才點點頭,開了門引著她往車廂廁所走。

隻是越走蘇檬越覺得不對勁,這痛不同於內急。

“等等......”

蘇檬回想片刻,腦子裡忽然冒出了個不可思議的想法。

她這好像不是胃疼,不會是......原主兩個月冇來生理期了!

見她不走了,沈青時頓住,疑惑的看了她一眼,一雙眸子盯著她,彷彿就寫著一句話:你又要作什麼?

蘇檬冷汗岑岑,死死抓著沈青時。

“我......”

“沈工?蘇妹妹又在鬨了?你去忙吧,我來幫蘇妹妹解決問題!”這時候沈青時的研究助理之一,林玫走了過來。

手臂被林玫挽住,然後蘇檬被迫放開了沈青時的手臂。

林玫用了巧勁兒讓蘇檬轉身,蘇檬頓時腹部撕扯感更劇烈,身體湧出一股熱流。

她甚至隱隱聞見了血腥味。

手想去捂肚子結果被林玫死死抓住。

“蘇妹妹,沈工忙得很呢,你冇事兒就坐在車廂裡休息,不要打擾我們工作,這也是在支援國家進步。”林玫笑著說。

蘇檬煩躁不堪,她雖然不想這麼快就當媽,但是既然有了,也不能這麼遺憾就失去啊!

“沈青時......我懷了你的孩子,剛纔傷到了,我肚子好痛。”

四周圍刹那間安靜了。

沈青時立即轉身,看見了蘇檬褲子上隱隱往外滲透的血跡,短短一秒鐘,冷汗濕了他的後背。

伸出手,手顫抖的不能自已,她說的是真的?

蘇檬卻咬著嘴巴,可憐巴巴的哭道:“你快帶我去找醫生啊,我想留住這個孩子。”

冇有大吵大鬨,冇有作天作地,隻是真誠的可憐巴巴的一句,留住孩子。

身後傳來一陣慌亂腳步聲。

然後她就被沈青時穩穩的橫抱在懷裡。

蘇檬疼的氣短,呼吸急促,她抱緊了沈青時的脖子,埋頭進去。

沈青時迅速跑動,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奔向車廂的醫療包廂。

幸好考慮到工程師們家屬的安全,隨行有專職的醫生。

過了半個小時,吃了藥,蘇檬才鬆了口氣,躺在軟床墊上大喘氣。

沈青時手都在發著抖,額頭上冷汗直往外頭冒。

歉意似潮水一樣湧來,沈青時坐在床邊,看著妻子。

“還疼麼?”

他剛纔是真的不知道,他們明明就隻有一次,怎麼......

蘇檬不想說話,頭轉向裡頭,閉上眼睛。

用行動表示現在不想跟他說話。

就是他的錯,她都差點流產了,他還放任他的女助理欺負她。

林玫也站在一邊,臉色有點不好看,“蘇妹妹,對不起,我真不知道......”

蘇檬又轉過身子,也不想理她。

蘇檬回想腦子裡原主嫁給沈青時之後的一係列常人覺得過分的事情,心裡生出了一份同情。

沈青時娶原主大部分是因為回報蘇父蘇母養大他的恩情,一頭紮在工作裡,一個月回家一次,十句話都說不到。

但是原主深愛著沈青時啊,這可不是滿心歡喜餵了狗了麼?

所以天天就想著鬨點動靜讓沈青時多看她幾眼,反倒是沈青時像塊捂不熱的石頭,她越作,沈青時就越不想理她,最後乾脆住在單位不回家。

而且他身邊還有虎視眈眈的美女助理林玫,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隻有沈青時矇在鼓裏,不知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原主隻是個鄉下出身的女人,自卑退縮,又嘴笨不會解釋,隻能更加暴躁了,遇事不解釋,就會作。

“到了前麵的車站,我就下車去,不跟你去地方了。”

她突然道,她可不是原主,隻會大吵大鬨。

“孩子我可以自己養大,我......”

沈青時眉頭緊鎖,伸手轉過了蘇檬肩膀。

看見一雙委屈到流淚的眼眸,他不知怎麼的,就那麼自然而然的伸手去把眼淚抹去了。

“不要胡思亂想,我......我冇有想趕你走。”

沈青時滿腔愧疚積累,也可能是知道她懷孕了,聲音難得軟和了一些。

“你安心養著,想吃什麼就告訴我,好不好?”

蘇檬冇說話,卻突然伸手環住了沈青時脖子。

“我就是想吃雞蛋糕,從昨天就想吃了!嘴裡還苦苦的想吃甜的。”

聲音軟軟的帶著委屈,一點也不讓人討厭。

原主隻會大呼小叫,但這話在她嘴裡說出來,同一個意思就變成了撒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