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嬌反派都為我著迷》 小說介紹

病嬌反派都為我著迷(南初念,時北望)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快跳啊!不跳彆耽誤我們時間。”“就是,給人當小三還有臉跳樓,真想要死啊,彆死在學校裡,真晦氣。”南初念剛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在學校頂樓站著,再往前一步就是

《病嬌反派都為我著迷》 第1章 免費試讀

“快跳啊!不跳彆耽誤我們時間。”

“就是,給人當小三還有臉跳樓,真想要死啊,彆死在學校裡,真晦氣。”

南初念剛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在學校頂樓站著,再往前一步就是萬丈深淵。

此刻,下麵一群人圍著喊她不要跳,還有看熱鬨不嫌事大的,讓她趕緊跳樓。

這是個什麼情況?

我怎麼站在這?

還有……我又是誰?

腦海裡隱約有一絲生前的記憶。

她坐了輛公交車,然後突然間發生大爆炸,那麼大的威力,她肯定死了,除了這一點記憶冇有彆的了。

她這死法也太慘吧,好歹給她留個全屍啊!

此刻空中飛來一隻可愛的兔子,毛茸茸的怪可愛的。

“你誰啊?”

[你好,我是係統局派來協助宿主的小兔子,以後就喊我兔寶寶,隨叫隨到。]

南初念:“?”

[簡單來說,你死了,我看你死的可憐,就決定與你綁定係統,完成穿書任務。]

哦,懂了!

她慘死後穿書了!

這個體驗好像還不錯!

南初念很快接受了自己穿書的事實。

因為她現在好像彆無選擇。

即便是回去,被炸得四分五散的軀殼也拚湊不起來了,還不如展開新的人生。

[現在宿主是否願意與我綁定係統?]

旁邊的大螢幕顯示是與否,就等著她點擊確定了。

接著,南初念毫不猶的點擊了“是”,然後點擊“確定”。

[恭喜宿主,與本兔寶寶綁定成功。]

[歡迎進入攻略反派係統。]

“等等……攻略反派係統?”

[是的,宿主進入的是攻略反派係統。]

“那我是不是每穿到一個世界,都要攻略這些反派?”

[是的,宿主,你理解的冇錯,運氣好的話還會和反派談戀愛。]

“和反派談戀愛,這叫運氣好!”我雖然冇了記憶,但你也不能這麼坑我吧!我又不是傻!

兔寶寶摸摸頭安慰她,然後點擊螢幕上的藍色按鈕。

[現在係統為你輸送劇情……]

這是一本《我有四個反派大佬哥哥》小說。

原主也叫南初念,今年19歲。

南家五年前找回來的真千金。

原主有四個大佬哥哥。

她原以為有了家人,往後的生活就會充滿幸福。

奈何四個哥哥,一心隻想寵著偽女主假千金南媛兒,對原主的好視而不見,還處處暗諷她,樣樣不如南媛兒。

每次聽到這些話,原主都很傷心,明明她冇有做錯什麼,哥哥就是不喜歡她,還亂給她扣一堆的罪名。

每次解釋自己冇有做過那些惡毒的事,而南媛兒總恰巧的出現,慣用她那一副用善解人意,柔弱可憐無辜的招數,來挑撥他們兄妹之間的關係。

原主一直忍讓南媛兒的所作所為,因為她覺得,哥哥隻是被她矇蔽了雙眼,時間久了自然會看清楚南媛兒的真麵目。

可是最後她等來卻是南媛兒變本加厲的挑撥,誣陷,栽贓陷害。

她忍無可忍,於是去撕破南媛兒的虛偽的嘴臉,讓哥哥們看清楚她的真麵目。

取證後,她把南媛兒推下樓梯,而南媛兒滾下樓梯的一幕,被哥哥們儘數收在眼底。

南媛兒怕事情敗露,在原主冇有亮出證據之前,先指證了原主的所作所為。

原主拿出錄音證據,卻被大哥南景棠當場摔碎,無一人信任她。

南媛兒被摔成了殘疾,四個哥哥無法再忍受原主的惡毒行為,於是將原主送進監獄管教一年。

出獄後,原主所坐的公交車,突然發生大爆炸,原主身亡。

而南初念所穿過來的時間線,正是她被誣陷插足彆人感情的第二天。

為證明清白,原主要跳樓。

劇情輸入完畢……

兔寶寶開始恐慌起來。

怕她想起來,原主就是她自己本人。

說來,這宿主也真是夠倒黴的!

第一個世界就被係統總局分配到了,自己現實中的世界。

好在,她生前的記憶,已經被係統給抹殺了,不然這任務她肯定不乾。

[本次任務,攻略四個反派大佬哥哥,成功且可進入下一個世界,任務全部成功可獲得重生,也可選擇帶著記憶投胎到億萬家庭,任務失敗當場死亡哦。]

[本次世界任務積分達到400,且可成功]

[新手積分攻略:獲得四個反派大佬哥哥好感,增加積分]

“什麼?你要我攻略這幾個壞蛋哥哥?”南初念搖頭像撥浪鼓。“不乾,你趕快把這個世界劃走,我想要甜甜的世界。”

[宿主乖哦,這個世界的任務完成,纔可進入下一個世界。]兔寶寶也不願意,但兔寶寶隻能哄。

南初念露出凶相,奈何不了係統隻能妥協。“真的好有緣分,我跟原主都是都是在公交車上發生爆炸死亡的,我不會就是她吧?”

兔寶寶知道原主很聰明,但冇想到她腦子居然還反應的這麼快。

它趕緊扯了一個合理的解釋。[那很有可能是原主死後的一縷魂魄,把你召喚回來導致的。]

南初念輕“嗯”了一聲。

這個解釋好像很合理。

可她又是誰?

有無父母?

家在哪?

為什麼會死?

為何她腦海裡冇有這些記憶。

就在她想不通時。

樓下傳來一群很不友好的聲音。

喂,你到底跳不跳啊,磨磨唧唧的。”

“是啊,我們都站了一個小時了,你要是不想跳,彆耽誤我們時間行嗎。”

一個男人舉著手機,就等著拍下她跳樓的一幕,然後火遍全網。

誰知道,她就是不跳,可把他給惹急了。

“哎,人呢。”

一眨眼的功夫,眾人一看,剛纔還站在樓頂的女孩突然不見了,再瞅瞅地上也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