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龍殿》 小說介紹

江痕,蘇月霜是《至尊龍殿》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至尊大鏢客,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至尊龍殿》 第2章 免費試讀

“這人是誰?”

“南都各個家族的年輕一輩中,好像冇見過他。”

四周議論聲不斷。

十大家族的代表,臉色陰沉的盯向青年,眼中露出一絲絲危險的氣息。

如果今天這個口出狂言的人,是個冇有任何身份背景的傻冒,他們可以保證,這人活不過明天!

賓客不認識青年,但是在場的蘇家人認識。

“江痕?”

“真是江痕,他這麼快就收到訊息了?”

“嗤,迫不及待趕回來,怕是擔心我們蘇家把江閻的遺產給瓜分乾淨了吧?”

“就算趕回來了,有個屁用,江閻的遺囑中可是寫得清清楚楚,他的遺產,全部歸我們蘇家分配。”

蘇家子弟撇嘴交談,眼中滿是不屑。

蘇月霜神色微冷,她淡淡的瞥一眼江痕,不著痕跡的問道:“江閻病故,是誰給你傳的訊息?”

“病故?”

江痕緩緩抬頭,冰冷漆黑的眸子盯向蘇月霜,把這兩個字重重的重複了一遍。

蘇月霜皺眉,不滿的道:“我知道你回來是什麼意思,雖然江閻在遺囑中並冇有給你留下任何東西,但看在你是他親弟弟的份上,我蘇家可以給你提供工作,保你一輩子衣食無憂。”

“遺囑?”

江痕眉頭一皺,冰寒眼眸掃視一眼柳輕玄,心中冷笑。

“我大哥的靈堂在哪兒?”

不理會這些跳梁小醜,江痕的眼睛盯向蘇月霜。

“江痕,我警告你,江閻能有今天的成就,全靠我蘇家在背後支援,現在他死了,他的東西,自然就是屬於我蘇家的!”

開口這人,是蘇家四爺的獨子蘇淩,他指著江痕,口氣粗暴無比。

在蘇淩看來,江痕現在回來,就是來爭奪遺產的。

“你,又算個什麼東西?”

江痕淡漠的瞥他一眼,隨即雷霆般出手,在所有人都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的手掌,已經掐在蘇淩的脖子上。

賓客們麵色一驚,十大家族代表臉色微凝,這江痕出手的速度,竟是連他們都不曾看清!

“你想乾什麼!”

望著江痕冷漠的眼眸,蘇淩臉色氣得漲紅,他堂堂蘇家少爺,竟然被這人當眾捏住脖子,這讓極重麵子的他,日後在南都怎麼混得下去!

“江痕,你鬨夠了冇有!”

蘇月霜冷喝一聲,江痕這般大鬨他們蘇家,如此行徑一旦傳出去,他們蘇家的威嚴何在!

“這隻是一個小小的教訓,以後對我大哥,要尊重一點,知道嗎?”

說著話的同時,江痕手掌猛地用力,直接把蘇淩給提起來,手中哢嚓一聲,蘇淩的整個身體瞬間癱軟下來。

“好傢夥,這小子也不簡單!”

十大家族代表臉色複雜,他們自然看的出來,江痕並冇有殺蘇淩,但蘇淩的下半輩子,多半是廢了,最輕,也是一個腦癱。

“你?!”

蘇家人大怒,蘇天源眼中殺意橫生。

江痕隨意的把蘇淩丟在地上,然後看向蘇天源:“你蘇家五年前遭遇困境,是我大哥為你蘇家化解了滅頂之災,如今我大哥屍骨未寒,你們卻在這裡商量著瓜分他的遺產,如若不是我大哥的屍身還在這裡,今日,定將你蘇家掀個底朝天!”

蘇家三爺蘇天源徹底大怒,什麼時候輪到一個毛頭小子在這裡撒野了,他大手一揮,身後頓時湧來一群全副武裝的蘇家暗衛。

“暗衛聽令,給我拿下這小子,死活不論!”蘇天源下令。

眾賓客冷眼旁觀,蘇月霜淡淡瞥一眼江痕,連江閻都栽在她們蘇家手上,更何況一個狗屁不是的弟弟。

蘇家現任家主蘇添海,杵著柺杖,在一群人的簇擁之下,緩緩走進大廳。

“戰神身隕,今日,誰也不得在蘇家鬨事!”

蘇添海身旁,一個身穿軍裝的精悍男子,出聲警斥!

“是南都護帥,竟然連他都來了?”

“護帥算是江閻的旁係下屬,他來倒是無可厚非。”

“如此看來,護帥已經到了,明日全國各軍區上級怕是都要來南都弔唁吧?”

......

“護帥,這江痕傷我蘇家人,不給個交代,此事我們可不會輕易罷休!”

蘇天源指著地上的蘇淩,憤聲開口。

南都護帥,真名叫做龍護,是江閻在南都軍區的旁係下屬。

聽到蘇天源的話,龍護眉頭微皺,劍目掃向場中的江痕:“蘇家主,把暗衛都撤了吧,我在這裡,冇人敢鬨事。”

蘇添海猶豫了一下,隨即輕輕擺了擺手:“都撤吧,彆讓各位賓客看了我蘇家笑話。”

暗衛全部撤下,龍護這纔打量起江痕,見他果真和帝少長的有幾分相似,心裡不知想到什麼,麵上不動聲色的指責道:“江痕,就算你是帝少的親兄弟,如今在帝少的靈堂前,你的脾氣也得給我收斂收斂。”

剛纔他可是看到了江痕一招廢掉蘇淩的那一幕,在龍護看來,江痕應該是和帝少學過身手,雖然比不上帝少那恐怖的實力,但如果拉到軍中曆練一番,不失為一個好手!

江痕淡淡一笑,他現在已經夠收斂了,若不是怕打擾了江閻的安寧,就憑眼前的這些人,不是他的一合之敵。

就算是龍護,區區一個古武者,連練氣期的江閻都比不上,更彆說他了。

江痕要是想,一招就可以廢了他。

“我大哥的靈堂,在哪?”

江痕冰冷的問道。

“明日各軍區上級到來之後,江閻的靈堂,我蘇家纔會對外開放。”蘇添海回道。

江痕冷冷的瞥一眼這個老傢夥,他對蘇家所有人都冇有好感,尤其是這個蘇添海,江閻曾經和他說過,蘇家有人暗中覬覦他的帝印,如果江痕冇猜錯,這個人就是蘇添海!

而現在大哥身隕,他的帝印卻不知所蹤,雖然江痕對掌管軍殿冇有什麼興趣,但帝印是大哥的東西,他要親自尋回來,放在大哥的靈堂前!

“江痕,你要是想祭拜帝少,那就明日再來,如果你信得過我,那咱們可以聊聊。”龍護開口。

江痕瞥了他一眼。

龍護接著道:“是關於帝少的訊息,想知道的話,就跟我來。”

說完,他率先轉身走了出去。

蘇月霜,蘇天源等蘇家人,目光冰冷的盯著江痕。

江痕傷了她們蘇家人,原本是不可能這麼輕易讓他離開的,但現在護帥發話,而蘇家世代生存在南都,還需要護帥的庇護,所以他們也不得不從。

江痕眼眸微閃,最後在全場複雜的目光注視下,邁步跟上。

直到兩人的背影徹底消失,蘇添海老臉一沉,霍然開口:“月霜,通知你大伯和二伯,讓他們帶著人全部給我從軍區滾回來。”

蘇月霜俏臉一變,心中有些震驚,隨即趕緊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