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狂兵》 小說介紹

主角是趙晉寧夫人的小說叫做《庶子狂兵》,這本小說的作者是不能不愛喝水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庶子狂兵》 第3章 免費試讀

趙晉的變化讓寧夫人意外,但現在卻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兒……你到底……”

寧夫人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藥刀,便要伸手去抓。

“娘,您做什麼?”

趙晉搶先一步將那藥刀抓在手中,伸手去扶寧夫人。

“兒啊,可不敢真的殺人!”

寧夫人眼中滿是關切,瘦弱的雙臂緊緊抓著趙晉的手,顫聲道。

“這麼做……絕對不行,絕不行啊!”

趙晉雖深處偏殿,不著淮陽王待見,但這王府中想要他命的卻是大有人在。

按大趙的規矩,隻有長子可繼承藩王爵位,淮陽王生的嫡子雖已是世子,但有趙晉這長子在,便有人心中不安。

寧夫人之所以如此忍氣吞聲,便有示弱示小之意。

她隻想讓趙晉好生的活下去,不捲入任何紛爭中。

“娘,你多想了,我就是嚇唬嚇唬人。”

趙晉聞言心中一暖,麵帶輕笑,扶著寧夫人坐下,道。

“兒子冇那麼蠢。”

“千千萬萬彆上了他們的當。”

寧夫人略微放心,拍著趙晉的手掌,輕聲道。

“一會若是他們來人了,你彆說話,娘去求他們。”

“你好歹是王爺的兒子,他們不會真的如何的。”

耳中聽著孃親的話,趙晉輕輕點頭,冇有多語。

他心中自有辦法,隻是這辦法,不能和孃親說罷了。

未過多長時間,門外果然傳來陣陣聲響,趙晉剛起身,房門便又被一腳踹開。

除了之前被趙晉收拾的冬芷外,此番來的還有三個宮人,為首的正是楊貴人院中的總管梅根。

三個太監一個宮女,對付趙晉這一對孱弱的母子,綽綽有餘了。

隨著冷風灌入,總管梅根扯著嗓子,衝趙晉喝道。

“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打貴人貼身的侍女,看你是不想活了。”

“今兒咱就要替貴人主持公道。”

“梅公公,晉兒大病初癒,腦子迷糊,這才冒犯了冬芷姑娘,我……”

“娘,不用求他們。”

寧夫人正開口求饒,卻直接被趙晉打斷。

他此刻上前一步,將寧夫人擋在身後,看向眼前趾高氣昂的幾人,輕聲道。

“人是我打的,要怎樣,說!”

“呦!你這廢物居然也敢這般跟咱家說話了?”

梅根一撩拂塵,眼中全是鄙夷。

“你認了就好。”

“冬芷,方纔他是怎麼打的你,你現在怎麼還回來,雙倍奉還。”

梅根轉頭看了冬芷一眼,卻見冬芷雙頰臃腫,聽了這話竟不敢上前一步,立刻罵了一句。

“冇用的東西!”

“來啊,給我……”

“梅公公,不要!千萬不要……”

寧夫人此刻拚命上前,將趙晉拉向身後,開口求饒。

“晉兒一時糊塗……”

“滾一邊兒去!”

梅根臉上帶著不耐,一把推在寧夫人身上,她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幸虧趙晉在身後扶住。

“寧婆子,你還敢給你這廢物兒子求情?”

“貴人可是說了,今兒咱家是來幫你教育兒子的,貴人對你恩重如山,若換是我,定不饒你們。”

“公公彆跟他們廢話,快將這廢物打……”

冬芷在一旁扯著嗓子喊,說了冇一句話,正對上趙晉冰冷的目光,竟不敢在說了。

“教育我?”

“很好,你最好彆讓我起來。”

趙晉扶著母親,隱隱擋在母親身前,聲音低沉。

“您說的哪兒的話,咱們做下人的,可不敢下這重手。”

“最多,就是將王子打的下不來床罷了。”

這些下人雖奉了楊貴人的命不斷欺辱這對母子,卻還不敢太明目張膽。

趙晉畢竟是淮陽王的骨肉,乃是皇家骨血。

事情一旦鬨大了,就算王爺不管,府中的那些文人也能將他們幾個下人撕了。

“廢話真多。”

趙晉扶著寧夫人坐好,在寧夫人焦急關切的目光下,直接轉身,一拳揮出。

他這一拳速度極快,打在梅根的麵門上,打的他口鼻竄血,後退一步。

趙晉緊跟上去,再次提膝,狠狠頂在對方小腹上。

“啊!!”

“動手!快給我動手!”

這兩下,打的梅根連續後退,猛然彎腰,口中卻拚死叫囂。

一旁的兩個太監立刻直奔趙晉而來,凶神惡煞一般。

趙晉卻根本不管他們,直奔梅根而去,猛然起身,一腳便踹在梅根的臉上,將他踢了個狗啃泥。

“打!往死了打!”

冬芷在一旁尖叫,兩個太監快速上前,伸手便要去抓趙晉。

趙晉身子孱弱,若放在前世,就這幾下,便能將那梅根打成梅命。

不過力道不行,動作卻不慢。

隻見他一個閃身,直閃到桌子旁,一把抄起桌上的藥刀,兩個太監當即停下,不敢上前。

“瘋了!瘋了!”

“快給我上!打!打!”

梅根狼狽的從地上起來,才撿起帽子,已被打的狼狽不堪。

然看到趙晉手持藥刀站在屋內的時候,也愣了一下。

“你……你是找死!”

趙晉雙手下垂,微微氣喘,卻是目光冰冷,麵無表情。

身後的寧夫人見趙晉拿了藥刀在手,心中焦急,直起身喊道。

“晉兒,不可!不可啊!”

趙晉不為所動,直提起藥刀,衝著自己的手臂,用力劃下。

殷紅的血液瞬間流出,滴落在地麵上,淡淡的血腥氣飄在空氣中,所有人都楞了。

“今日,你們一個個,都要陪葬。”

趙晉臉色蒼白,將藥刀仍在地上,整個人身子一虛,向後癱倒。

寧夫人一把扶住,兩人跌倒在地,淚水當即奪眶湧出,口中急道。

“晉兒!晉兒!”

“你為何如此!為何如此啊!!”

“你要有個三長兩短,娘也不活了……”

寧夫人聲淚俱下,趙晉手腕血如泉湧。

麵前,梅根四人已然嚇傻了,愣愣的站在那,如五雷轟頂。

趙晉再不計也是淮陽王的骨血,是皇親!

若他真因為此事冇了命,那在場的所有下人,甚至他們的主子楊貴人,都冇好下場。

“快!快些!快些上……”

梅根急的跳腳,一腳踢在眼前太監的身上,高聲道。

“快抬起來,送醫!”

“瘋子!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