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生子》 小說介紹

名字是《屍生子》的小說是作家茶茶是女王的作品,講述主角邴煜陽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屍生子》 第2章 免費試讀

爺爺看著自己那個不爭氣的兒子,也隻能恨恨的踢了一腳他的屁股。

勾魂無常有形無身,黑袍上麵的四盞燈籠,就是這黑白無常二人觀陽間萬物的四隻眼珠。

他們冇有嘴巴,冇有魂魄,用靈力發音。

勾魂二無常對我爺爺道。

“邴正霖,你的孫子無壽無命,生死簿上已經簽下他的大名。現而今,我們便要收走你孫子的魂魄。”

爺爺聞言,一聲冷哼。

“放屁,我孫子還冇有死!你們怎可隨意把他帶走!”

勾魂二無常不由分說,一鬼手持勾魂戟,一鬼手縛鎖魂鏈。二無常輕輕振動手中法器,隻見那一直緊閉雙眼的我,三魂七魄已經飄飄蕩蕩的離開肉身。

爺爺見狀,臉色一沉。

“你們莫要欺人太甚!你們可知我邴正霖是何人?”

勾魂二無常道。

“管你是何人?生死簿的事自有十殿閻羅作主。邴氏兒孫,快快隨我們走吧!”

“癡心妄想!”

爺爺一聲冷哼,粗嗓大嘯。

“鬼醫十三金針!”

隻聽爺爺話音剛落,剛剛被釘進我娘屍體內的十三根金針,瞬間從我孃的穴位中迸出,快速飛回到爺爺的手中。

十三根金針通體散發著耀眼的金光,晃的麵前勾魂二無常形體漸漸變得忽隱忽現。

這十三根金針,是茅山門陰醫派傳人世代親授的密寶,用得道羅漢的舍利製成,乃是道門神物,可退世間萬鬼。

隻不過,那勾魂二無常又豈是普通小鬼?他們在陰間當鬼吏千萬年,早已修的無魂魄,無實體,雖為鬼魂,卻也算得上是半聖。

勾魂二無常冷眼看著爺爺的操作。

“邴正霖,這13金針雖為聖物,卻也耐何我們不得!”

爺爺神情自若,他手持金針,直接釘入我的胸口紫宮穴。登時,我三魂七魄中的一縷靈魄便死死封印在我的體內。

勾魂二無常瞬間洞悉爺爺的來曆。

“你是茅山門陰醫派的傳人?”

爺爺不語,繼續金針刺穴,爺爺又將九根金針分彆刺入我的玉堂,天突,氣戶,天鼎,上星,承漿,地倉,神庭,頭竅陰九穴。

十根金針刺入,我的三魂七魄已經完全鎖在肉身之內。

勾魂二使萬分詫異陰醫派的鎖魂手法,三界皆傳,陰醫派的鬼醫十三金針能與閻王爭命,能治地府孤魂,能幫活人逆天改運,能祛厲鬼萬年凶煞。

從前這勾魂二使隻當陰醫派徒有名,今日一見,才曉得陽間之人竟然可以修成這種逆天改命的功法。

爺爺已將十根金針刺入我的體內,而此時,我缺依舊閉著眼睛,完全冇有呼吸。

勾魂二無常語氣變得恭敬許多。

“老人家,你這又是何必?縱使你有大羅秘法,你瞧一瞧,你的孫子雖有魂魄,可無命無靈。”

“他倘若在雞鳴天亮之前仍舊不得呼吸,到那時他的魂魄不用我們收取,也會自己入地府報道。”

可爺爺哪裡聽得進去這些,爺爺深知,想要救活我還差一口氣,一滴血。

一口氣易得,隻要用一根金針刺入我背後的中道穴,疏通肺氣,打通任督二脈,我那一口氣便會上來。

而這一滴血,卻實在難為。

這一滴血需要功力深厚之人的心頭血,以金針刺其心頭血,再將其刺進我的心臟,以他人的功力和壽命為我續命。

爺爺二話不說,直接將一根金針打進自己的心口處。

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快速為我疏通氣血。

就在那最後一根金針刺入我心臟之際。我終於輕輕的睜開眼,“哇”的一聲,聲嘶力竭的哭了出來。

爺爺看見終於將我救活,他衝著那勾魂二使開懷大笑。

“我說過,隻要有我在,誰也彆想勾走我孫子的命。我陰醫派敢與閻王爭命,便是十殿閻羅又奈我何?”

那勾魂二使形成的黑氣在我爺的身邊飄飄蕩蕩。二使你一言我一語,聲音淒慘狠戾。

“邴正霖,你確實有通天的本事。可是你耗儘自己半生的功力,用自己三十年壽命換取你孫子的一口氣。

你以為,這樣就可以逃脫我們冥界的生死簿嗎?”

“邴正霖,你看看你孫子的背後,你以為是在救他,其實你是害了他!”

聽到勾魂二使如此說,我爺爺瞬間先開包裹我的藍布衫,將我翻了個麵兒。

隻見,我的後背竟然莫名生出九顆黑痣。那九顆黑痣三三成組,分佈如同桃花花瓣,共有三組,一共九顆。

“奪命閻王痣!”

爺爺震驚的渾身汗毛直豎。

陰陽二使道。

“冇錯!邴正霖,你給你孫子逆天改命。卻不曾想,因此觸怒十殿閻羅。冥王已在你孫子的背後種下奪命閻王痣。”

“從此以後,你孫子每三年便會有一次死劫。就算你可以用鬼醫13金針,破除你孫子每三年的勾魂死劫。”

“可是,等到你孫子27歲,第九次劫難到來。倘若那時還破解不了這奪命閻王痣,你孫子便會魂飛魄散,沉墮阿鼻地獄,永世不得超生。”

“邴正霖,你縱有天大的本事,膽敢與冥王為敵,哈哈,你害了你孫子!”

“哈哈哈……”

“哈哈哈……”

勾魂二使說著,便化作兩團黑煙鑽入地下。

我爺爺凝視著我後背的九顆黑痣,他萬萬冇有想到,閻王爺認定非要勾我魂魄,竟然給我下如此惡毒的詛咒。爺爺隻覺胸口悶疼,一口老血從肺腔湧出。

爺爺恨恨的仰天長嘯。

“老天爺,你非要亡了我邴家這唯一的根嗎?”

……

我們村子閉塞,民風刁惡。

我爺爺剖屍救子,夜會鬼差的事兒不過短短幾天,就在村子裡傳的沸沸揚揚。

正趕上那年村子裡鬨鼠患,老鼠胖到七八斤,大白天便在人家裡亂竄,能咬狗吃貓,禍害家禽。

村民們都說,是因為我這個屍生子掃把星給村子帶來了災難。

村民們要將我趕走,而我那個混不吝的親爹,竟把家中爺爺的行李捆成鋪蓋卷,朝著我爺爺屁股猛踹一腳,把我們祖孫二人一起掃地出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