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四十五章

獨戰三至尊!

“報島主,水堂遭到重創,堂主,副堂主全部戰死,大船儘毀。”水堂弟子渾身是血,飛奔來報。

伍風聞言,臉色愈發的難堪:“李陽,你襲我水堂一部,斷我退路,逼我決戰?好,那我便成全你,眾弟子聽令,隨我一起殺敵,血戰護島!”

語氣狂霸,滿是肅殺。

東湖島弟子齊齊拔劍,殺氣席捲,鋪天蓋地,然氣勢上還是弱了絕世玄門一籌,絕世玄門的炫影衛占領了高地,手中的沉弓已經拉滿了弦,隻等李陽一聲令下,便要挽弓勁射,群殺敵部。

這支神箭手小隊給予東湖島很大的心理壓力,繞是伍風也覺如梗在喉,他單對單打不敵李陽,群戰對方又有遠程射手。

“喬兄,伏兄,我東湖島遭劫,還望兩位老友出手,助我一臂之力。”伍風終然開口求助:“李賊無故率眾殺上我東湖島,屠戮我門下,足見此人心狠手辣,若是不除,江湖不安啊!”

李陽揹著雙手,冷笑不止。

無故?

好一個無故,周家三百餘口的亡魂,今天必須要用你們的鮮血來祭奠!

“伍兄此話在理,我願出手。”旗風上前一步道。

“絕世玄門勢大,門徒三十萬,李陽為主好殺成性,斷然不是江湖之福,我也願出手,助伍兄一臂之力。”喬雨緊跟著上前,擲地有聲的道。

伍風大喜:“那便麻煩兩位老友一同出手,隨我圍殺李陽。”

“好。”

伏旗,喬雨,先後應聲,三位至尊武帝成品字型站立,緊緊圍住李陽!

“三位至尊,你們群戰我家門主,傳揚出去,恐怕有損前輩們的聲譽?”薛敏脆聲說道。

“**的,我看他們是不要臉了,大家一起上,殺了他們!”霍刀爆喝。

絕世玄門的兄弟齊齊握緊手中鋼刀,寶劍,而李陽確是擺手道:“都不要過來,既然前輩們看的起我,那我今日便領教前輩們的高招了!”

武帝戰力滔天,部下圍攻必然死傷慘重。

“門主,這不行,屬下們絕不會坐視他們以多欺少!”霍刀急聲吼道。

“退下!”李陽臉色一板,語氣非常嚴厲。

霍刀隻得退後,觀戰,氣的一拳砸在了大樹上。

喬雨於伏旗臉龐皆然漲紅,以他們的江湖地位,群戰一人,的確有失體統。

“喬凶,伏兄,殺惡賊無需講什麼江湖道義,殺了李陽,那便是為武林造福。”伍風響聲說道。

“冇錯。”

喬雨,伏旗點頭。

三位至尊戰李陽,李陽也不敢托大,寧神戒備,氣運丹田,身體呈現一片赤紅,宛若火神在世。

“血光府鎮派絕學,純陽功!

“他已練至第九重,九重之境當年的雲飛揚也冇有練成!”

“都彆大意,出絕招!”

三位至尊臉色凝重,先後開口。

隻見伍風雙掌打出,掌心赤紅,赫然是那七殺掌,伏旗全身肌肉筋骨連番爆炸,也是打出一掌,正的他的絕學莽牛大力訣,喬雨雙掌晃動,帶起風雷聲陣陣,壓箱底的技藝風雷決也是使出。

李陽不敢怠慢,腳尖一點,整個人拔高在天,赫然是那招飛龍在天。

金剛龍涎掌第六式,也是整套掌法中唯一的防禦性招式。

內力化成的八條飛龍圍繞在李陽周身,三至尊攻向李陽的內力一碰擊潰,全部消失於無形。

三至尊全部顯出驚容,他們一起出手,竟還是被擋住了?

“殺!”伍風等李陽落地後,既是飆進砸拳,又快又猛,力若千鈞。

“喝!”

伏旗高聲爆喝,拳腳密集,朝李陽周身攻去,每一擊都是數十萬斤的力道,動作也極具力量感。

莽牛大力訣,享譽江湖數十栽,速度與力量兼備,煞是厲害。

喬雨雖不言語,確是奇招不斷,快如風雷,呼吸間便是打出九腿,十八拳,三十六式關節技。

李陽見招拆招,以形意太極對敵。

進步是崩拳,側步是橫拳,順步是鑽拳,躍起是炮拳,形意太極,天下內家拳之最,最適合群戰。

場麵膠著,極具震撼感。

伏旗起腿快掃,顯出數道殘影,每一道殘影都好似巨斧一般淩厲,李陽也躲不開,被連續掃在肋骨,痛徹心扉,虎目一瞪,身體躍起,空中的姿態好似拉了滿弦的彎弓一般,腰部力量爆發,右拳猛然甩出。,

拳力沉實,整透,伏旗胸骨深陷,退後一步。

李陽得勢進步,確被伍風攔下,喬雨後方也是打出一掌。

五分鐘,十分鐘。二十分鐘。

場麵依舊膠著,冇有分出勝敗,李陽壓力如山,而三至尊也是越大越心驚,他們的絕招已經打完了,可依舊奈何不了李陽。

一個小時了,還是冇有分出高低。

東湖島弟子望著李陽的眼神,充滿了恐懼,武帝修羅戰力太彪悍了,竟是一人孤戰三大至尊,也不落下風。

絕世玄門各部則是各各眼中充滿了狂熱,他們的門主驍勇,就算敗了,也是雖敗優容。

“小子,頂不住了吧?”伍風砸中李陽,陰冷說道。

“李陽,我承認你是個武學天才,你隻要答應罷戰撤走,我們便握手言和。”伏旗確是好言相勸,明顯已被李陽的武力於氣概折服。

“伏兄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了,你在驍勇也不可能我三人的對手,久戰之下,你性命必然不保。“喬雨最後發言,也在相勸。

李陽麵色淡漠,並不迴應,他一人獨占三至尊,雖然想贏很難,但是這三至尊想殺他,也是白日做夢,就彆說他還有底牌絕招未出,但論他的闇冥神功,可以吸取內力,便足可立於不敗之地。

而血光府弟子確不知道底細,聞言,皆然顯出憂色,各各急的不行,不知該如何是好。

這時,突然響起一一聲大喝:“何人欺我義弟?”

全場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移了過去,包括李陽在內,隻見一道人影,施展輕功,掠動如飛,極速趕來,正是那四絕之一的南關江,軍中的無敵戰神!

“大哥。”

李陽狂喜,喊道。

胡光江穩穩落地,豪邁的大笑:“義弟了得,為兄佩服,四年未見,你也是中原武林第一人了,義弟放心,今天有我在,誰也彆想以多欺你!”

話音落下,氣勢暴漲,如淵似海,強大的氣息四散,威嚴好似天子。

坐鎮邊陲多年的他,已達天子神拳的最高之境,君臨天下,單單氣勢外放便颶風席捲,四處炸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