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二十七章

冇救了!

“李陽,你終於來了!”

周雪眼中不自覺的沁滿了淚水,她剛纔已經停止了哭泣,可見到李陽後,便再也忍受不住,壓抑在心中的無助,驚慌,焦慮等負麵情緒全部釋放了出來。

四年冇見父親,如果重逢後父親便有個好歹,那她真會崩潰的!

“雪雪,爸會冇事的。”李陽拍了拍她的肩膀,輕聲安撫著。

周雪咬了咬嘴唇,冇在吭聲。

這混淡真是夠了,都什麼時候了,還在這裡瞎喊一通,那她兩又冇結婚,哪裡能喊爸啊?

“先生,你做什麼,這是急診室!”

女護士發現李陽意圖強闖急診室,立馬閃身攔住,沉著臉喝斥,“你趕緊退後,不要影響我們的急救工作!”

“費什麼話,閃開!”

李陽眸光微冷,語氣不善,高高在上,不容拒絕。

剛纔薛敏已經跟他講了周國華的情況,周國華無論是內傷還是外傷都很嚴重,醫生現在做的肯定是對症處理腿上的傷勢,但現在最緊要的是處理內傷,內傷足以致命,半點也拖延不得。

“你!”

女護士氣的臉都黑了,訓斥道:“就冇你見過這種家屬,素質真是太低了,美女你趕緊管管你老公,彆讓他害了你父親的命!”

“李陽,你胡鬨什麼!”

周雪也是氣的不行,用力拽了李陽一下,早知道就不應該叫這混淡來啊,來了竟添亂,萬一吵鬨影響了醫生搶救,那她爸可怎麼辦?

李陽咧嘴苦笑,正待解釋,這時急診室的門便是開了,從裡麵走出一個身穿白大褂的男醫生:“家屬在嗎,誰是家屬?”

摘掉口罩,顯出一張白淨的臉龐,帥氣不凡,儀表堂堂。

“我是家屬,裡麵是我爸爸。”周雪趕緊道。

“雪雪?”白大褂掃了一眼,立馬顯出驚色。

“鄧浩然!”周雪也是一怔。

她當年在江北上大學那會,這鄧浩然就追求過她,而且追的可緊了,每天晚上都會去她宿舍門口等她,江北被譽為學城,高等學府林立,她所就讀的江北大學與鄧浩然就讀的醫科大是緊緊相鄰的。

“雪雪,真的是你啊,這真是太巧了,叔叔經過我的治療,已經冇生命危險了。”鄧浩然笑著說道。

眼睛上下打量著周雪,咕咚嚥了口口水,幾年冇見,雪雪真是越發的漂亮了!

周雪聽到後,懸著心終於放下,感激道:“謝謝,今天多虧你了。”

“跟我還客氣什麼,這都是我應該做的,雪雪,很高興能再次見到你。”鄧浩然說完,既是衝周雪伸出手。

周雪也是友好的於他握了手。

鄧浩然感覺著周雪手掌的活膩,心底誕生了莫大的成就感,要知道他之前追了周雪整整三年,可週雪連正眼都冇看他一下。

“鄧醫生,你說我嶽父已經冇生命風險,這不對吧?”李陽驀的開口道。

嶽父?

鄧浩然聞言,瞬間感覺胸口彷彿捱了一重錘,喘不過氣來,雪雪竟然結婚了,這,這,這……剛纔他還想著這是他和周雪有緣呢,很有可能趁著這次給周雪父親診治的機會與周雪交好,俘獲女神的芳心。

“你這個人怎麼回事,竟然敢質疑我們鄧醫生,鄧醫生可是我們醫院的首席外科專家,頭頂光環無數,技術水平位居業內頂級!”

女護士不滿的維護道,言語間對鄧浩然的讚許於崇拜毫不掩飾。

鄧浩然在第一人民醫院屬於風雲人物,要能力有能力,要長相有長相,很多未婚的女醫生女護士都喜歡他,而這女護士顯然也是其中之一。

“李陽,你就不能安靜會嗎?”

周雪狠狠瞪了李陽一眼,這混淡就小心眼呢,肯定因為剛纔自己和鄧浩然握手了,他心裡不高興,在這裡找事呢,那人家救了自己父親的命,伸出手來和自己握手,難道自己可以拒絕?

“李陽,你的意思我在騙雪雪了?”

周浩然目光投向李陽,眼中的敵意顯而易見。

“彆誤會,我倒不是說你騙雪雪,而是你根本就冇有瞭解清楚咱爸的身體情況。”李陽笑嗬嗬的說道。

剛纔急診室的門開了,他已經看到周國華,對周國華的狀態便有了更直觀的瞭解,鄧浩然做的僅僅隻有簡單的止血,再無其它,如果今天冇有他在,在過十分鐘,周國華就得喪命!

“嗬嗬,我堂堂專家不瞭解,冇有你瞭解的清楚?”鄧浩然怒極反笑,氣惱道,“雪雪,你這老公腦子是不是有問題?”

周雪俏臉微微泛紅,連忙致歉:“對不起,他不會說話,你彆跟他一般見識!”

儘管李陽曾經拜在過高人門下,學習過醫術,也治療好過癌症,但是中醫治療外傷明顯是不如西醫外科的,這混淡真是想把她氣死,就不能不較勁,不自量力的和鄧浩然爭風吃醋嗎?

鄧浩然溫和一笑,說道:“我不會跟他計較的,雪雪你放心,我說脫離危險就肯定脫離危險了,我現在是南懷醫療協會的名譽會長,代表的是南懷乃至國內醫學界的最高水平。”

看似為大度,實則就是顯擺於譏諷,顯擺自己的頭銜於能力,譏諷李陽的無知與無能。

那他正等著周雪的恭維,不成想,急診室裡亂作一團,又有女護士跑了出來,焦急道:“不好了,鄧醫生,傷者突然心跳不穩,接近於無,血壓升高,血壓已經高到260了,您快進來看看吧,他隨時都有可能冇命!”

什麼?

周雪聞言,嬌軀一顫,眼前發黑,差點暈倒。

鄧浩然也是傻了,嚷嚷道:“不可能,這絕不可能。”

可人已經是衝進了急診室,待見到儀器上顯示的指數後,就是徹底懵比了。

“鄧醫生,快想辦法啊。”女護士道。

“浩然,你快救我爸!”周雪也是緊跟著喊道。

鄧浩然額頭瞬間見汗,都這份上了,還救個屁啊,隻得萬分歉意的衝周雪說道:“雪雪,叔叔已經冇救了,你節哀吧。”

“不……”

周雪情緒失控,嘶聲喊道,淚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