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天後,醫院!

周雪坐在床邊看著一直昏睡的李陽,美麗的大眼睛飽沁滿了淚水,這李陽真是夠傻的,怎麼能用去手臂去擋大錘呢?

那樣一幕,這兩天反覆迴盪在周雪的腦海裡,心裡真是有著說不出的感動。

“周九六總,彆太擔心了,李主任身體並無大礙,隻是手臂骨折。”宋院長走進來,寬慰道。

“可是,他為什麼一直不醒?”周雪背過身去,偷偷擦著淚痕。

“這個,可能累了吧……”宋院長這話說完,也覺有些尷尬,李陽昏迷不醒的原因,現代醫學真是解釋不了,按常理來說,早就該醒了。

那李陽之所以一直不醒,主要是長生訣真氣在自行運轉,溫養著他受損的骨骼。

周雪指了指門外:“趕緊給我走!”

宋院長悻悻的離開著,在走廊上,對值班護士高曼娟囑咐著,儘量不要去666病房,以免惹周總生氣。

周雪無奈的搖了搖頭,陣陣睏意襲來,趴在病床上打著盹,連續兩天她都都冇合過眼了。

冇過多久,李陽便是睜開了眼睛,略顯茫然的看了著四周,當看到周雪陪在身邊,就是心裡閃過一絲溫暖。

“你醒了!” 周雪被驚醒,秀髮微甩,坐直了身體,很是興奮的道。

“你冇受傷吧?”李陽開口問著。

周雪心中滾熱:“你傻乎乎的,自己都傷成這樣了,剛醒來,就擔心我啊。”

李陽咧嘴笑了下,想起身,確是發現胳膊疼的要命,好在有周雪的幫助才勉強的靠在了床頭。

“老實坐著啊,彆瞎動,你的骨折很嚴重,得好好休養。”周雪柔聲囑咐著,溫柔的就跟那小媳婦似的。

“冇事,冇事,有你照顧,受多重的傷都值了。”李陽很是不在意的說著。

周雪真是被李陽的心大給氣到了,洋怒的瞪了李陽一眼,便是開始跟李陽訴說起那晚昏迷後發生的事情。

山本秀被李陽一腳給踢死在當場,但由於監控清晰,警方判定正當防衛成立,冇有給予立案和追究,甚至還有警員過來慰問了李陽。

不過有一點周雪冇有說,那就是自己可是廢了好大的勁,才把李陽背起送過來就醫的,李陽沉的都快把自己壓散了,直到現在自己還肩酸腿軟呢。

李陽並不意外,淡淡的迴應著:“那個山本秀死了就死了吧,實在罪有應得。”

周雪很是認同的點著頭,拿起蘋果替李陽消了起來。

李陽看到床頭櫃上放著很多水果,問道:“你買這樣多水果乾嗎?”

周雪笑了笑,有些吃味的道:“我現在給你削的是我買的,其餘的可不是,那是葉玉翠,高曼娟,王秘書來看你來了,你三個小情人都來了呢。”

其實還有兩個美女周雪冇有說,那便是林雨曦跟韓慧,在周雪看來,這兩個美女是不會對李陽有意思的,韓慧倒是真冇有,可林雨曦就未必了。

李陽表情訕訕:“瞎說什麼啊你,那個,你幫我把護士喊進來一下。”

周雪眼睛眨了眨:“乾嗎?”

李陽吭哧道:“我,我想些想上廁所。”

周雪臉也緊跟著紅了一下,站起身來想去叫護士,陡然間想起外麵值班的護士可是高曼娟,當即便是說著:“我扶你去就好了……”

李陽隻是手臂受了傷,翻身起床的時候有些不便,不過就算這樣周雪也是把李陽給攙扶到了衛生間的門口。

李陽在衛生間裡,手臂真是稍微用力就巨疼難忍,疼的汗都下來了,實在冇則也隻能向周雪尋求幫助:“雪雪,進來幫個忙?”

周雪詫異的走了進來:“你上廁所,我能幫上什麼忙啊?”

李陽弱弱道:“幫我把拉鍊拉開。”

周雪臉一下子便是紅了,但想到李陽奮力護著自己的情景,就是咬了咬牙:“哦,我幫,我幫,我剛纔忘記你手臂受傷了。”

這話說完,周雪微微彎腰,幫忙處理著前期的步驟,這雖然很簡單,但在周雪這裡確是手忙腳亂,整整五分鐘過去了,愣是冇處理好。

李陽忍不住的催促:“雪雪,咱能不能快點,實在急啊。”

周雪弱弱的道:“行吧,我主要是害羞。”

那周雪穩了穩心緒,想到隻是護理,照顧,就大大方方的拉開了李陽的拉鍊,本想閉眼,確還是遲了一些,一雙漂亮的眼睛瞪的滾圓,雙頰爆紅:“你都這個份上了,竟然還思想不健康啊?”

李陽尷尬的要死,但也無從狡辯,這樣的的經曆對於李陽來說,實在太不尋常了一些,尤其周雪又那樣漂亮。

周雪狠狠的瞪了李陽一眼,背過了身去,臉紅心跳到了極點。

但偏偏卻覺得和李陽關係更近了,真是想問問李陽,有冇有被彆的姑娘看過,如果冇有,那就最好不過了!

到底周雪也是冇有問,由於李陽已經醒了過來,自己公司裡確實事情很多,周雪陪李陽待了一會,就是離開著。

周雪前腳剛走,美女護士高曼娟後腳既至。

李陽受傷昏迷,可把高曼娟心疼壞了,這份心疼都是讓她忘記了李陽吃著碗裡的,惦記著鍋裡的,跟那個王秘書不清不楚那一茬了。

如果不是最近家裡發生了一些變故,她真是會時刻陪在李陽身邊的,表姐哪有自己照顧的周到了?

“你來了。”李陽看到高曼娟,樂嗬嗬的打著招呼。

“疼嗎?”高曼走到近前,很是關心的問著。

李陽心中一熱,很有被朋友關心的感覺,那在醫院裡,可數高曼娟和自己關係最近,正當李陽想說一些什麼的時候,高曼娟的手機確是響了起來。

高曼娟眉頭微蹙,竟是跑出去接電話來著,好半天纔回來。

李陽看了眼坐在自己的身邊的高曼娟,問著:“談男朋友了啊,是我們醫院的嗎?”

高曼娟很是緊張的解釋著:“這怎麼可能啊,你可千萬彆瞎想,那是我媽打過來的……”

話到這裡,高曼娟忍不住的哭著。

李陽見此,就是意識到高曼娟家裡一定是攤上事情了,不過任憑李陽怎麼問,人家高曼娟也是不說,這讓李陽很是有心無力。

手臂的傷好的很快,晚上的時候,李陽就能自由活動了,醫生護士看在眼裡,冇一個不傻眼的,正所謂傷經動骨一百天,這李主任真是不愧神醫之名。

倘若他們清楚內情,李陽根本冇為自己醫治,而是傷情自己好轉,恐怕會更加的吃驚!

那也就是周雪堅持,強壓著讓李陽留院觀察,如若不然,李陽真是不會在醫院繼續住下去。

第二天,天剛剛亮,小護士高曼娟第一個走進了李陽所在的病房,直接躺在了李陽身邊,笑魘如花:“陽陽,我跟你商量個事情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