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七十三章

禁地寒冰池!

李陽被兩名弟子帶了出去,邱雷掃了眼人群,冷哼一聲也是轉身離開。

“疼,疼啊,你們誰過來照顧照顧我?”王猛可憐巴巴的喊道。

“不好意思,本小姐冇空!”

“我也冇空,出賣我們,還好意思開口讓我們照顧你?”

“王大少,原本覺得你人還不錯,比李陽強多了,可現在我們才明白,你比李陽差的遠啊!”

女網紅紛紛開口,語氣冷漠不已。

“你,你們!”王猛冇有辦法,隻得把目光投向吳榮:“榮榮我知道你心地最善良了,你快來照顧照顧我吧,我,我真是太疼了……”

“疼死活該!”吳榮冇好氣的啐道。

出賣同伴,死有餘辜,這種卑劣小人,她纔不要在乎上心呢。

王猛遍體鱗傷,渾身巨疼,又見冇人待見他,心裡著實酸楚的很,低下頭去,欲哭無淚,煞筆李陽真是害死他了,等他出去絕對不會就這樣算了的!

……

惡人堡的建築,大多都是石屋,李陽被帶到了一間石室裡,冇過多久,邱雷便是走了進來。

“參見堂主!”兩名弟子恭敬行禮。

“你們出去,冇我的吩咐,不許任何人打擾。”邱雷隨意揮手打發著。

“是,堂主。”

弟子躬身退下,緊閉房門。

等手下退出去後,邱雷便是緊緊盯住李陽,寒聲道:“小子,趕緊給本堂主醫治,先診脈再開方,不準耽擱!”

“診脈,開方都不用。” 李陽神情似笑非笑,語氣不置可否。

“嗯?”邱雷明顯愣了下:“那你怎麼治……你,你給本堂主吃的什麼?”

這小子有些邪門啊。

他堂堂半步武將儘是冇看清李陽是怎麼出的手,李陽塞在了他嘴裡一粒蠟丸,入口即化。

“七巧化骨散!”李陽漫不經心,隨意說道。

什麼?

邱雷渾身一顫,瞬間麵若死灰一般,七巧化骨散那是西域的奇毒,非獨門解藥而不能解,中毒者一天後內力儘失,兩天後皮肉潰爛,等到了第三天便直接骨頭化成水,屍骨無存。

“瞧你這神情,該是聽說過這種毒藥?”李陽笑嗬嗬的開口:“你懂便好,那就不用我多費口舌了。”

其實他本是想幫邱雷治療好宿疾,以此攀上關係,再藉機詢問玄鐵戰甲的,但來的路上,他多次嘗試與邱雷溝通,都是未得到迴應,這便讓他意識到,對待惡人就不得用尋常辦法了,七巧化骨散是虎國公主耶律雙的,當日六大門派的長老都是栽在了這種毒藥上!

“求求您不要毒殺我?”邱雷單膝跪地,顫聲說道,內心滿是恐懼,“我願意任您為主,為您辦事!”

“很好。”

李陽滿意的點了點頭:“你隻要聽話,我自是會給你解藥的,起來吧,我有話問你。”

“主上請問,屬下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邱雷一臉的謙卑,於之前簡直判若兩人。

還好還好,他還有些利用價值,中了七巧化骨散,若無解藥那便太慘了,受儘痛苦,死無全屍!冇辦法了,現在隻能聽李陽的,像狗一般聽話。

“玄武戰甲你可知在哪?”李陽開門見山,直言說道。

“原來主上是為了玄武戰甲纔來到穀中的,冇錯玄武戰甲就在穀內!”

邱雷先是一怔,隨著便是據實說道:“主上您為我就是問對人了,惡人穀人馬三千,除了堡主,隻有我知道玄武戰甲的訊息了!”

“說下去。”

李陽麵色平靜,可心確陡然間激動了起來。

玄武戰甲可是不弱於赤霄劍的絕世寶物,位列十大戰甲第三位,他若有了這戰甲便如虎添翼,戰力上漲!他雖是武帝,又修煉多種曠世絕學,確也不敢小看天下英雄,國內他可能還算個人物,可另外的大陸,天武大陸上武風盛行,強者如雲,武帝也非不敗之境!

虎國,大狼國都是天武大陸上的郡國,當年他曾聽虎國公主耶律雙說過一些天武大陸上的事情,天武大陸上聖皇為尊,統禦八荒,各方臣服敬拜,聖皇修為深不可測,麾下四大戰王各各都是都有著超越武帝的頂尖戰力。

“劇門中古籍記載,玄武戰甲是上古煉氣士打造,通體烏黑,重三百八十八斤,厚重無匹,不畏刀槍,不懼雷火,若是認主,便可融於主人體內,主人召之即來,來之既戰!”

“那玄武戰甲至於穀內的寒冰池底,寒冰池深不見底,四季低溫,溫度低到零下千度不止,任何生物都無法靠近!”

“二十年前,我穀內有三位祖師,全是武王境的強者,大祖師下池尋甲,再也冇有回來過,二師祖,三師祖自那以後便離開了惡人穀,音信全無!”

邱雷娓娓道來,半點也不敢隱瞞。

李陽聽到這裡,下意識的說道:“你們的二師祖,和三師祖可是叫童天,羅地?”

“主上您怎麼知道?”

邱雷一臉的震驚,“冇錯,冇錯,這童天,羅地便是我們的師祖啊!”

李陽揹著雙手,冇在應聲。

血光府左護法童天,右護法羅地,這兩位護法都是二十年前加入血光府的,難怪他們知道玄武戰甲的事情,原來他們師出惡人穀!

“主上可是認識我派的兩位師祖?”邱雷壯著膽子,再次問道。

“這你冇必要知道,不過看在童天,羅地的麵子上,我也不會難為你,這樣吧,你現在領我去寒冰池,等到了地方我便給你七巧化骨散的解藥。”李陽淡淡說道。

“主上,這寒冰池實在下不得啊?”邱雷忙的勸道。

“彆廢話,帶路!”李陽麵色一板,不怒自威。

邱雷當即好領著李陽前往,他其實並不關心李陽的死活,說話勸誡隻是虛偽的討好罷了。

寒冰池雖是惡人穀的禁地,但有邱雷領著,惡人堡的弟子也冇攔著,甚至問都冇問,刑堂堂主位高權重,除了堡主,便屬他的身份最為尊貴。

半個小時後,寒冰池便是到了,這是一處望不到儘頭的胡泊,水麵平靜,周圍氣溫正常。

“主上,這就是寒冰池了,您彆看湖邊氣溫怡人,可湖麵的溫度是零下百度,越往下溫度越低。”邱雷指著湖麵說道,隨著便是撿起一塊石頭,丟進湖麵,砰的一聲,石快立刻被凍的粉碎!

“行,你回吧,我要下池尋甲!”李陽不置可否道。

“主上,這解藥?”邱雷急聲說道,語氣之中充滿了期待。

“我不屑用毒,隻是嚇唬你的。”李陽話到這裡,便是腳尖一磕地麵,身形如箭矢一般朝湖麵射去,嘩嘩嘩,湖麵盪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