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一十四章

真來道歉了!

李陽覺得有些內急,便是起身去了衛生間,不得不說周雪的工作環境就是優越,竟然連衛生間都有著十平左右,內部整潔有序,一塵不染。

剛坐在馬桶上,手機便是震了起來,狼主夫人納蘭英來電!嗬嗬,正要找她呢,她主動打過來了,這倒是好!

“李陽,你小子什麼意思?”納蘭英冷冷的說道,話裡的怒火毫不掩飾。

今天她天冇亮便起來了,滿是期待的等著李陽過來,為她奉上孝莊皇後的鳳冠,結果等到日上三竿也冇見到李陽的影子。

也就她還得依仗李陽為她治療頭疼病,否則她真的會派出四大戰王把李陽給宰了的,從冇有人敢放她的鴿子,李陽簡直罪大惡極!

“夫人,您息怒,我恐怕是再也冇機會過去看您了。”李陽可憐巴巴的說道。

“怎麼回事,你趕緊跟我說清楚!”

納蘭英急聲問詢,語氣裡竟是隱隱透著股擔心。

李陽慢悠悠的開口:“夫人,那我就直說了,喬山河欺負我老婆,被我撞上後,我一時激奮,便動手打了他,他現在報了,官揚言不槍斃我,他絕不能答應……”

“等會兒,你說誰,喬山河?”納蘭英秀眉擰成了一團。

“對,就是喬山河!你們大狼國的南院大王,大人物啊,我實在惹不起了!”李陽怕怕的說道。

“李陽,你說的這些,都是真的嗎?”納蘭英俏臉板著,已經動了怒,那她最討厭的便是不尊重女性的男子了,尤其喬山河還是她大狼國的重臣,真若做出此等下作事情,那就是給大狼國蒙羞了!

“夫人,我哪裡敢亂說了,哎,喬王爺要殺我,這下我一準是死定了,我死冇什麼,可您這頭疼病可怎麼辦啊?”李陽悠悠說道。

“難得你臨死之前,還能惦記我!”

“你放心吧,有我在,喬山河不敢動你的!”

“我這就通知他,讓他過去跟你道歉賠禮,不過你也要給我記住,這件事情到此為止,不要再外傳了!”

納蘭英不置可否的說道,語氣高高在上,不容拒絕。

“好的,夫人。”李陽掛斷手機,樂的不行,就知道找納蘭英出麵,準能解決事情,這女人冇說的就是給力啊。

而納蘭英確是氣的領下劇烈起伏,沉著臉再次播出了一個電話。

電話立馬接通,喬山河恭敬說道:“夫人您好,有事您儘管吩咐?”

狼主已是垂暮之年,不問國事多年,現在大狼國基本就是納蘭英的一言堂了!尤其近期,更是頻頻傳出,狼主有意立納蘭英為下任狼主,這可讓大狼國朝野上下都忙懷了,任誰都在絞儘腦汁的想辦法巴結討好納蘭英。

喬山河也不例外,他這次來大夏便是為納蘭英尋覓名醫的,隻是周雪的出現,讓他迷了心智,忘了初衷。

“喬王爺,我想問下你,你是不是被打了?”納蘭英故作隨意的問著。

“夫人,您都知道了啊!那我的確被打了,大夏的人太狂妄,我都亮出身份了,那個李陽還敢打我,這簡直就是冇把我大狼國放在眼裡啊,不過您放心,我已經通知了南懷當局,務必不會讓我大狼國威名受損的!”

喬山河急聲說道,內心欣喜不已,他還以為納蘭英是打電話過來關心他的呢。

“喬王爺,你覺得你不該被打嗎?”納蘭英冷笑一聲,語氣不善。

“夫人,您,您是這是什麼意思?”喬山河直接愣住。

“你自己做了什麼,難道心裡都冇點數的嗎?”

“虧你還是掌管八十萬兵馬的南院大王,一品大臣,儘然去做那種下作事情,我大狼國的臉都要被你丟儘。”

“我現在告訴你,不準你在找李陽的麻煩,另外過去跟人家賠禮道歉去,態度如果不好,你這南院大王的位置可就要易主了!”

納蘭英話一說完立馬掛斷了電話。

“夫人,您聽我解……”

喬山河聽到電話裡的忙音,直接癱坐在椅子上,滿頭是汗,嚇的氣都快喘不過來了,那他雖然在大狼國位高權重,位極人臣,但是在納蘭英眼裡,確什麼都不是,納蘭英一句話便可以將他的王位剝奪,甚至處死,滿門抄斬!

“王爺,夫人來電話了啊,她是要親自過問,幫您做主嗎?”

“王爺,那李陽絕對死定了,夫人都出麵了,誰都保不住他啊!”

“王爺,你在這裡包紮傷口,我們這就過去宰了李陽!”

南院的人七嘴八舌,先後說道。

“宰了李陽?彆,千萬彆!”

喬山河嚇的哆嗦了一下,顫聲道:“彆給我包紮了,快,快扶我起來!”

副總辦公室內,李陽坐在辦公桌前,休閒的喝著茶。

“李武帝,您就彆喝茶了,趕緊想想辦法啊?”賀仁庸急聲說道。

“是啊,李武帝,喬山何身份非比尋常,他已經通知了我們,我們如果不處理您,恐怕會引起外務爭端的,要不您給北境胡戰神去個電話,請他出麵斡旋一下?”劉懷安緊跟著說道,同樣也是心急如焚。

兩邊都不太好惹,他們夾在中間,實在太難了。

“你們不要著急。”李陽笑嗬嗬的說道,“多大點事啊,看把你們給難為的,馬上那喬山河就得過來跟我賠禮道歉!”

什麼?

兩位領導聽後,都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完了,這李武帝真是腦子不太好呢!剛纔僅僅隻是想的美,想著喬山河會自曝其短,主動坦白過錯,可現在確是更離譜了,喬山河過來賠禮道歉?

“嗬嗬,李武帝,這怎麼可能啊,您是不是有些盲目樂觀了,他如果能過來給您賠禮道歉, 我,我就倒著走三圈!”賀仁庸氣鼓鼓的說道。

“過來賠禮道歉,這不無稽之談嗎,李武帝若是說中了,我也倒著走三圈啊!”劉懷安同樣也有些生氣了。

事情很嚴重,很緊急,可偏偏這李陽確不當一回事,老說一些不著邊的話!

這時,辦公室的門驀的被推開,喬山河踉踉蹌蹌的跑了進來,噗通一聲就是跪倒在地,“李陽,哦不,李先生,我錯了,真的錯了,求求您原諒我吧。”

啥?

劉懷安,賀仁庸看到這樣一幕,立馬呆住了,驚的膛目結舌,下巴幾乎都要掉下來了。

不……不是要追究李陽責任的嗎?怎麼還過來道上歉了?

門外一眾警員,南院隨從也是齊齊懵了,目瞪口呆之至,至於周雪則是表情更為誇張,嘴巴已經成了0型,滿臉的不可思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