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七十四章

得蛇蛋!

修煉一途,無比的艱難,資質,資源,機遇缺一不可,絕多數武者修煉一生,不過暗勁階,能修煉至武將已經是鳳毛麟角,畢竟人生短暫,匆匆不過百年。

能成就武侯境界的無一不是有機緣加身,福澤深厚之輩!

宋芷若早些年在邊疆得到過千年朱果,薛敏也是誤實過天地靈粹,這才得以淬鍊體質,修為一日千裡。

武候的內力,堪比普通人五百年苦修至兩千年苦修之間,畢竟武侯也分強弱,有初階,中階,高階三個小境界。

武王的內力則是普通人兩千年苦修至八千年苦修之間,至於武帝那就是萬年苦修起步了,高階武帝內力深厚好似深海高山,足可媲美普通人的三萬年苦修,國內十幾億人口,隻個各位數的武帝,這更是說明瞭機緣的重要性!

冇機緣奇遇,百年左右生命週期,無論如何也修煉不至武帝境!

一枚蛇蛋百年功力,一百枚那就是一萬年的內力,已達初階武帝的門檻!

“孽畜,既然你冥頑固執,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餘海棠的聲音,迴盪在地下山洞內,低沉清冷,宛若炸雷。

驀的,揹負的長劍已然出鞘。

“斬天式!”

餘海棠一劍揮出,一道長達十幾米的劍芒狠狠的斬向萬年蛇王。

萬年蛇王蛇頭高昂,雙眼銳利如刀,龐大的身軀動也不動,在劍芒快要落在它身軀的那一刹那,儘是吞吐出內丹,內丹出體,顯然萬年蛇王也動真格的了!

存活萬年,孕養出的內丹豈能等閒?

內丹在半空中發出刺眼的碧綠色光芒,劍芒一碰既潰,玉海棠連退三步,這才站穩,眼中一片駭然:“孽畜,你竟然不惜耗損元氣,寄出內丹,行,我餘海棠據今天奉陪到底,劍來!”

隨著,全身內力運轉,周身湧現出無數內力化的巨劍,齊齊的朝萬年大蛇殺了過去。

“吼!!”

“吼!!”

“吼!!”

萬年蛇王瘋狂怒吼,叫聲比之龍吼聲也是毫不遜色,一人一蛇,殺在了一處,難分難解。

“李陽,彆發呆了,我們快找蛇蛋。”宋芷若壓低聲音道,“這機會千載難逢,萬年蛇蛋一枚可抵尋常人百年苦修啊。”

李陽此刻著實被驚呆了,武帝的戰力,原來這等強悍?

“芷若姐,不用找了,蛇蛋就在我身邊,整整一百枚。”李陽醒神後,小聲的回了一句。

什麼!

一百枚!

宋芷若心臟狠狠的抽搐了下,猛的瞥眼看去,果然萬年蛇蛋就在李陽身邊,滿滿的一堆。

“李陽,這些蛇蛋都是雄的,我不能吃。”宋芷若仔細看後,秀眉微蹙,神情惋惜不已。

她師從南關江門下,見識廣博,雄蛇蛋隻有男子實用纔有效果,女子若是實用不僅冇有效果,反而會給身體帶來一定的傷害。

“那,那都是我的了?”李陽有些不確定的道。

“嗯。”宋芷若點點頭,滿心的無奈。

這便是個人的機緣,強求不得,不過好在是心上人得到的,這讓她多少有些慶幸,若身旁的男人不是李陽,那她真是會殺人奪寶的,她自己不能吃,也可贈與親人,有這萬年蛇蛋,不出二十年,那便有一尊武帝誕生!

“芷若姐,要不咱們還是一人一半吧,都是我的,我心裡不踏實啊,您,您不會對我起了殺心吧?”李陽苦著臉道。

不是他小心眼,而是他真的感覺到了宋芷若那稍縱即逝,一閃而過的殺機。

“說什麼呢你,那我怎麼可能捨得殺你啊?”宋芷若白了他一眼,“你快吃,一枚都不要留下,吃完我們速速退走,萬一被髮現,那我們就死定了。”

蛇蛋並不大,每枚就跟鵪鶉蛋差不多。

李陽聽到後不在耽擱,抓起蛇蛋便是吞食進腹,吞食完畢後,立時丹田就是一熱,修為開始暴漲,境界一路勢如破竹,中階武將,高階武將,初階武侯,中階武侯,高階武侯,然後武王的瓶頸一觸即破,初階武王!

升至武王境界後,丹田的燥熱已經不在,可氣海經脈皆有熱感,身體裡明顯有內力在緩緩增長著。

剛吃下便有這等效果,那以後?

一時之間李陽都是有些不敢想了,這萬年蛇蛋太不凡了,難怪武帝都要拚死相奪!

“你升至武王境界了!”宋芷若感覺著李陽的龐大氣勢,一臉的震驚。

武王境,那可是特級武者證的絕世強者,國內登記在冊的的武王不足三十人,萬年蛇蛋太厲害了,她還以為食用後,內力會滿滿遞增呢,冇成想儘是有著立竿見影的效果,十九歲的武王,這太驚人了,一旦傳揚出去,李陽必將名震天下!

“是的,芷若姐,這多虧你把蛇蛋全部讓給我。”李陽感激道。

“跟我還客氣什麼,反正你記著我的好就行了。”宋芷若不僅不嫉妒,反而由衷的為李陽感到高興,找武王當丈夫那太有麵子了。

正當兩人想要退走的時候,萬年大蛇竟是回頭看了一眼。

母子連心,蛇蛋氣息消失,它立刻便是感應到了。

“吼!”萬年蛇王暴怒,轉身便是朝藏匿在土堆後的李陽和宋芷若衝了過去。

“孽畜,哪裡逃!”

餘海棠持劍便追,“滅地式!”

“快走。”

李陽趕緊拉住宋芷若,展開身法,迅速逃遁。

他雖已經是武王,確也決對打不過萬年蛇王,另外餘海棠肯定是誤會了,以為萬年蛇王要逃,若是她知道蛇王蛋被自己吃了,那準也得殺了自己,一番血戰為彆人做了嫁衣,她怎麼可能會甘心?

“吼!”

萬年蛇王張嘴吐出一顆蛇牙,射向宋芷若,在想吐出一顆朝李射去時,確是來不及了,餘海棠已經殺至,無奈之下,萬年蛇王隻能反身,把怒火全部發泄在了餘海棠身上,它覺得偷吃蛇蛋的兩人,一定是眼前女人的同夥!

蛇尾擺動,如同巨鞭,紅杏吞吐,瘋狂撕咬。

“孽畜,我跟你拚了!”

餘海棠在受重創,咬牙於之廝殺。

李陽逃出洞穴,回到山頂後,長長鬆了口氣:“芷若姐,我們安全了,你,你怎麼了?”

隻見她麵色蒼白如紙,嬌軀隱隱發顫。

噗!

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搖搖欲墜!

李陽眼疾手快,連忙扶住她的腰,神情關切不已,“芷若姐!”

“李陽,我可能不行了,我被萬年蛇王的蛇牙傷到了,蛇牙有毒,我,我,我好疼……”宋芷若聲音微弱,斷斷續續。

啥?

萬年蛇王的牙,那可是萬毒之首啊!

李陽麵色大變,顧不上潛在的危險,趕緊將她放下,“傷到哪了?”

宋芷若想張嘴,確已經說不出話來,劇毒明顯已經影響了她的腦神經,抑製住身體都不在受大腦的支配。

“芷若姐,得罪了。”

李陽說了一句,然後便是直接撕開了她的白色t桖,解開了掛鉤……

傷在心臟左側,半寸的位置。

李陽什麼也來不及多想,先是替她取下蛇牙,隨著張口便咬了下去,真得把劇毒給她吸出來,要不然她就冇命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