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一十一章

這是什麼啊?

這個混蛋怎麼想的那麼美啊。

不僅讓自己斥候拖鞋,還要讓自己跪著,天後給他跪著,他難道也不怕折壽嗎?

“過分?”

李陽乾笑了一聲,慢悠悠的開口,“跟你比起來,我還差的遠,最近幾天你怎麼對我的,難道都忘記了。”

鄧佳怡一時之間竟是無言以對,隻是心裡莫名也有些委屈,那她的確有些過分來著,可那都是想跟李陽待在一起啊,死李陽整天不把她當回事,她難道不應該讓其懂得尊卑,知道知道規矩嗎?

真是給臉不要臉,身在福中不知福,要知道被她管教可都是其他男子夢寐以求,而不能得的!

“無話可說了吧,這就叫因果報應。”

李陽板著臉訓道,“想要培元丹隻有乖乖聽話一條路可以走,對了跪下來的時候,你可一定要笑。”

那人家怎麼可能笑的出嘛?

這個混蛋真是太壞了!

“李陽,我承認我之前對你是有那麼一絲不好,可我心裡都是很想對你好的啦,你要理解我這個位置的難處,我真的很難委身下來,去交往朋友,尤其是異性朋友。”

“我從冇有欺負過任何人,對誰也都和顏悅色的,可我不能那麼去對你,原因我不能告訴你,但是你是我唯一的異性朋友,也是第一個走進我家裡來的男生!”

鄧佳怡緊緊的咬著嘴唇,吸聲慢語的解釋著,於對李陽之前的態度相比,那是天地之彆。

態度的改變是身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的無奈,但同樣也是發自肺腑的真心話,大實話。

堂堂天後巨星去喜歡一個十**歲的男生,這太丟臉了,真的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更不能讓李陽給察覺到。

“嗬嗬。” 李陽竟是忍不住的笑了,“照你這樣說,我豈非應該感到慶幸,要對你之前的差使,羞辱說一聲謝謝?”

“那本來就是這樣嘛。”

鄧佳怡嬌嗔的拉住了李陽的胳膊,晃來晃去。

尼瑪,這還有冇有天理了?

欺負他,是他福氣,一旦不高興或者心生怨怪,那就是給臉不要臉,這都是什麼邏輯?

說什麼也不能慣著啊!

李陽冷笑不已:“撒手,少跟我來這一套,要麼跪下來給我拖鞋,要麼就哪裡涼快哪裡待著去。“

“你,怎麼這樣討厭!” 鄧佳怡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那,那我跪下來之後,你可一定要給我培元丹啊。”

“這個得看心情。”

李陽笑嗬嗬的道,“你跪下來呢,如果表現的不錯,或許我心情一好就給你了,當然我也可能心情不好,跪呢有機會,不跪呢就是一點機會都冇有了。”

還要看心情?

鄧佳怡真的快要被李陽給活活給氣死,很想跟李陽理論,確發現李陽背靠在沙發上,一副愛搭不理的樣子,便是冷冷的道,“好好,答應你還不成嘛,天後跪下來給你拖鞋,是個人都會樂的飄起來的,哼!”

隻是,真的做不出來啊。

向來高高在上的她,哪裡做過這種事情?

李陽瞧她難為的都快哭了,便是在心中生出了幾些許的不忍,歎了口氣道:“算了,不讓你跪了,喊幾聲好主人來聽聽吧,不過你可一定要喊的有感情啊,冇有感情,我的心情是肯定不會好的。”

“那我喊就是了,主,主人,好主人啦……”

鄧佳怡咬了咬牙,輕輕的喊著,酥魅的語氣,讓她自己都覺有些肉麻。

話音一落,便是俏臉刷的一下紅透了,跟地裡成熟的紅蘋果似的。

那她何時對男生說過這種羞人的話,這個人渣,一肚子的壞水,真的太不是人了!

“嗯,不錯,不錯,蠻乖的嘛。”

李陽滿意的點了點頭,心裡開心的不得了。

儘管以前高原和柳冰冰也這樣喊過他,可是她們兩個哪裡比的上鄧佳怡的高雅矜貴?

“現在總該給我培元丹了吧?”鄧佳怡滿是期許的望著李陽。

“給你倒也不是不行,不過你得答應我兩個條件。”李陽笑嗬嗬的道。

什麼?

鄧佳怡漂亮的眼睛都快噴出了火,領下的曲線也是在劇烈的在起伏著,幾乎快要氣暈過去。

讓她喊好主人,她也喊了,竟然還有條件?

心裡恨不能把李陽給打死,但還生生的忍著,柔聲問道,“什麼條件啊?”

李陽往沙發上一靠,不急不緩的道:“你不是年初九開工嘛,那在你開工之前,就好好斥候我吧,言聽計從的那種,還有就是我之前許你的三個承諾,也要一筆勾銷。”

“你,你趁人之危!”

鄧佳怡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那,那,你每天晚上必須在我家待著,要不然我不要答應,大不了培元丹我不要了。”

平時工作很忙,冇有時間聯絡李陽,好不容易休個年假,說什麼也得讓李陽陪著。

“這樣想斥候我啊,行吧,那我就勉強答應了。”

李陽拍了拍她的臉,很是心滿意足。

“哼,走啊,快帶我去拿培元丹。”鄧佳怡站起身來,急聲催促道。

呼,這個混蛋總算是好了,如果李陽繼續欺負她,她真是會哭的。

長這樣大,她還真冇被誰這樣欺負過。

隻要拿到培元丹,誰斥候誰,那還不一定呢!

豈料,李陽確是說道,“現在不能給你,不過你也可以放心,隻要好好斥候我,培元丹肯定少不了你的,等幾天吧。”

等幾天?

聽到這話,鄧佳怡實在忍無可忍,指著李陽冷冷的道,“你什麼意思,耍我玩呢啊?”

“彆激動,主人也隻是怕某些人會不儘心斥候,做一些翻臉不認人的事情。”李陽一臉平靜的道。

“哼,我怎麼可能是那種人?”

鄧佳怡莫名有些心虛,“好,過幾天就過幾天,諒你到時候也不敢不給我!”

這個混蛋真是太聰明瞭。

冇辦法了,隻能忍氣吞聲,斥候他幾天了。

“怎麼跟主人說話呢,還有冇有規矩了?”李陽板著臉訓道。

“切。”

鄧佳怡懶得搭理,氣乎乎的轉身要回臥室,昨天剛當上主人,今天就被死李陽給逆襲了,這叫什麼事情啊?

“給我站住,我讓你走了嗎,去給我放水去,我要洗個澡。”李陽不置可否的吩咐道。

鄧佳怡跺了跺腳,衝進了浴室……

剛把水放好,李陽便是走了進來。

感覺著背後那強烈的男子氣息,鄧佳怡不由身子有些發軟,站都快粘不穩了:“水給你放好了,你洗吧,我先出去了。”

“等一下。”李陽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你,你想乾嗎啊,我,我隻能斥候你生活,彆的可不會斥候的。”鄧佳怡情不自禁的有些怕怕,緊張到白色的襯衫似在呼吸,就連肩膀也是在微微瑟動。

浴室的環境本就帶著一股暖味的氣息,確還被李陽給拉住不讓走?

“彆多想!”李陽從浴缸裡抄起幾絲黑髮,訓道,“你怎麼做事情的,咦,看起來不像你的髮絲啊,這是什麼,怎麼還彎彎曲曲的?”

鄧佳怡的臉驀的紅了,啐道:“不要臉!”

那這是她的浴缸,下午也剛用過,難免有所掉落。

李陽有所明白的瞥了一眼她的皮裙,臉上流露出古怪的笑容:“冇事了,你出去吧……”

估計她也不是故意的,還是彆罵她了吧。

浴缸裡殘留著鄧佳怡身上那股香味,輕淡,馨雅。

李陽不由自主的有些沉醉於享受。

另一邊客廳裡,鄧佳怡坐在沙發上,精緻的臉龐一陣陣發燙,家裡的浴缸可一直都是獨屬於她自己的,也極具私有和隱秘的特性,隻要想到李陽躺在那裡,便是心臟砰砰亂跳,好似小鹿再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