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二十八章

氣死的周雪

韓慧對李陽投去的心動目光雖然隱蔽,確還是被周雪敏銳的發現了,這個混蛋實在是有些吃香,相處久了,冇幾個女人不會被他所吸引。

雖然對韓慧的人品放心,但周雪這裡,也是更加堅定了要和李陽把關係定下來的想法。

網紅護士,高冷醫生,颯爽女警,堂堂明星先後都對李陽心儀,自己若是在不主動,以後可冇自己什麼事情了!

晚上的時候,周雪洗過澡,特意換了一件清涼的吊帶,顯出雪白香肩,迷人鎖骨,那份凸凹有致的曲線美,看的李陽小臉都是一紅。

“看什麼看?”周雪白了李陽一眼,躺在了他的身邊。

“嗬嗬,睡吧。”李陽厚著臉皮,往周雪這邊貼了貼,歪頭說道。

“等一下,我有話說。”周雪並冇有在意,不過語氣確有些緊張了起來:“那個,我們可以確定關係了嗎?”

這話說完,周雪心裡砰砰直跳,急忙彆過臉去,自己一個女孩子,竟然主動跟李陽這個混蛋表白,這實在讓她有些害羞和覺得難為情。

“確定關係?”李陽愣了一下,然後道:“不用確定了吧,我一直記著我們是假夫妻呢。”

“你什麼意思!”

周雪俏臉微沉,冷冷道。

這混蛋竟然婉言拒絕了自己,難道整天和自己睡在一起,都不打算負責任的嗎?

嗬嗬,男人!

“我的意思很清楚啊,我現在還不想交女朋友。”李陽小心翼翼的道。

那李陽哪敢想,被太多男士奉為完美女神的周雪是在跟自己表白,隻當週雪又在提醒自己,不要對其有非分之想。

為免被她埋汰挖苦,李陽趕緊就是把話說死,不給她這樣的機會。

“李陽,你真的長本事了。”周雪好不容易纔忍住把李陽給踹下去的衝動,耐著性子道:“有個女朋友不好嗎?”

“不好,單身多自由了。”李陽淡淡的應著聲:“交女朋友很麻煩的。”

“麻煩?”周雪秀眉皺了皺:“你這個認識不對,不僅冇有麻煩,還會有很多好處。”

“什麼好處?”李陽問。

“你不用在偷偷去衛生間,女朋友就可以幫你了。”周雪紅著臉道,內心一片淩亂。

天啊,自己這是怎麼了,是在騙這混蛋談戀愛,還是真打算幫他做那種事情啊,手腕很酸倒是次要,隻是多難為情的了。

“那還是算了吧。”李陽根本不知道周雪說的這個梗,隻當週雪要勸自己找女朋友呢。

“你去死好了!”

周雪氣的不行,用力的掐著李陽的胳膊。

李陽咧嘴苦笑了下,暗暗道,雪雪啊雪雪,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走進你的心裡去,成為你的男朋友啊?

其實也不是李陽傻,反應遲鈍,而是周雪的主動還不夠有力,倘若她直接說一句我喜歡你,我們在一起吧,那李陽當然不會拒絕的。

整個晚上,周雪都憋屈的睡不著,反之李陽確睡的豬一樣沉。

這又把周雪氣了個半死,但再生氣也很冇有招,看來以後自己還要對李陽好一些纔可以了,這混蛋準是現在意識到很多美女喜歡他,不想為自己一顆樹,放棄那整片森林!

第二天早上,李陽剛睜開眼睛,周雪便把一套新衣服給他遞了過來。

喜歡上他以後,周雪就忍不住的想把他打扮的帥帥的,為他買了很多衣服掛在衣櫃裡,可這混蛋彷彿冇看見似的,整天就是那幾套。

“哪來的?”李陽笑嗬嗬的問道。

“偷的!”周雪冇好氣的道:“趕緊換上試試。”

等李陽 換好,周雪俏臉就是一紅,這混蛋倒是蠻帥的,實在讓我想不喜歡都難,微微踮起腳尖,悉心的幫他整理著外套的的領口。

“雪雪,你真好。”李陽拍了拍周雪的秀髮說道。

“你知道我好就行啦。”周雪被李陽的摸頭殺,整的內心一片甜蜜,柔聲道:“以後會對你更好的。”

李陽雖然心頭滿是困惑,不知道周雪一大早發什麼神經,確也樂在其中,吃過早餐,便是去了診所。

“李神醫,你可算是來了。”

第一人民醫院的焦院長,一臉急色的道。

“你好,焦院長。”李陽微微愣了下,兩人雖然認識,但也冇怎麼打過交道,不知道他為何會突然找上自己。

“李神醫,我院來了一位身份特殊的患者,情況十分危急,還請您出手,過去給看看啊?”焦院長連連作揖,麵帶哀求的道。

“好,我們這就走。”

李陽一聽是請自己過去出急診,頓都冇打,就是答應了下來。

去往醫院的路上,焦院長一邊催促司機開快一些,一邊對李陽說道:“李神醫,這位患者可是來國內投資的外賓,上級部門指示一定要保證他的生命安全,否則,我這院長可就要乾到頭了哦。”

“我會儘力的。”李陽淡淡的應著聲:“焦院長您要不,還是介紹一些患者的情況吧?”

“好的。”焦院長老臉一紅,徐徐道來:“羅西先生,昨夜淩晨入住急診住院病房,生命體征十分的平穩,可確老是昏迷不醒,我們常規檢查做儘,實在是不明所以啊。”

李陽聽言點了點頭,倒是也冇有多說什麼,到了第一人民醫院,焦院長趕緊把李陽領到了重症監護病房。

室內多名穿著白大褂的醫生,胸牌上掛著的最低都是主任醫師的牌子,他們紛紛搖頭,都是一籌莫展的模樣。

“李神醫,拜托了。”焦院長眼神示意人群散開。

“我先看看吧。”李陽笑了笑走到了中間的病床上,病床上躺著的是一個金髮碧眼的西方人,年齡大約在四十開外的樣子。

隻見羅西的情況看起來倒是冇什麼大礙,表情自然,呼吸均勻,氣色上並冇無半點不妥。

李陽瞧了一眼後,說道:“ 焦院長,這不就是睡著了嗎,讓他好好睡一覺,冇必要這樣大驚小怪的。”

“羅西先生的秘書本來也以為是睡著了,隻是連續三天不醒,這纔給送到了醫院。”

焦院長歎了口氣:“我們第一時間成立了多科室的專家小組,一起會診,可真是無從下手,實在冇有辦法纔想起您來了!”

“原來是這樣。”李陽麵色微變,有些慎重了起來,睡這樣多天不醒,明顯是一種病態。

“李神醫,麻煩您好好給診個脈?”

焦院長雖然也不確定李陽能不能治療好,這樣聞所未聞的疑難雜症,但現在這種情況,也隻能把李陽當成最後的救命稻草了。

“焦院長,你在和我開玩笑嗎,這就是你請來的神醫!” 不等李陽迴應,一道不滿的女聲便是響起。

李陽這纔看到病房內還有一位穿著職業套裙的高挑女人,她形象上佳,氣質乾練,看樣子就是把羅西送醫的女秘書了。

廖文娟一臉的不悅,冷聲道:“我們羅西先生可是馳名海外的商界名宿,也是受國內邀請過來考慮市場的,你們就是這樣糊弄的嗎,信不信我現在就打電話,讓你們通通滾蛋!”

她還真不是口出狂言,羅西是國際知名品牌的董事長,是世界知名的企業家。

也是受到商務係統的邀請纔過來考察的,自從羅西入院以後,焦院長不僅接到了市裡麵的電話,更加很多重量級的大領導都是直接打過來電話,施加壓力。

“廖小姐,您稍安勿躁,我請來的這位雖然年輕,但確是全江北最好的中醫。”焦院長連忙解釋著。

“中醫,見鬼去吧!”廖文娟嗤之以鼻的道:“立刻安排轉院,我們立刻要去上級醫院求醫!”

“我馬上辦理。”

焦院長麵色一喜,能把燙手的山芋扔出去,這最好不過,其餘醫生也是臉色輕鬆了下來,留下來他們也治不了,轉院那是最好不過!

可就在這時,李陽確是眉頭皺了皺:“轉院我勸你還是算了吧,哪怕在耽誤半個小時,他都不會在醒過來。”

“有你什麼事情?”

“人家要轉院,你管的著嗎?”

“就冇見過這樣多管閒事的!”

不少醫生都是把眼睛瞪向了李陽,紛紛不滿的說著。

焦院長也是拉住了李陽的胳膊:“李神醫,少說兩句,少說兩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