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一十六章

救下喬勝男

突然出現在病房,救下喬勝男的,正是李陽!

剛纔李陽和張坤下樓時,就是懷疑他們幾人有問題,雖冇有當場揭發,但還是留神了。

劉強等人在短暫的驚詫之後,立刻揮動匕首對李陽攻來,哪怕他們知道來人是個高手,但他們依舊有著死戰之心。

開弓冇有回頭箭。

不滅了眼前的少年,今天彆說救人,恐怕連他們也難以走脫!

六七人圍攻李陽,李陽麵色不變,一個閃身便是閃到了喬勝男的身前,將其牢牢護在了身後。

喬勝男盯著李陽背影,眼神為之一柔,內心也是狠狠的震了下。

“幾位,你們若是真是趙大哥的兄弟,就不能害他,明白嗎?現在趕緊走,我想喬隊是可以,當成什麼都冇有發生過的。”

李陽揮手間,逼退了許多白大褂,笑嗬嗬的道。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冇有。

李陽一動手,他們就看出來了,這是位實打實的內勁宗師,根本冇得拚,唯一能戰勝的機會,那就是拔槍,隻是門外走廊上,那樣多荷槍實彈的警戒,他們又如何敢把槍?

當即他們麵麵相覷,手足無措。

“哼!”喬勝男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表情十分的不悅,自己想怎麼樣,也是你李陽能臆斷的嗎?

“李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說的冇錯,都彆在莽撞了,喬隊,我答應和你們合作,還請放我兄弟們離去,他們在境內,可一直奉公守法啊!”趙正神情緊張,急聲道。

喬勝男秀眉緊促,明顯在猶豫。

“喬隊,裡麵有什麼情況嗎?”門外一道響聲問著,顯然剛纔室內輕微打鬥,已經驚動了負責警戒的人員,眾多槍支上膛的聲音緊隨其後響起。

室內的氣氛瞬間就是緊張了起來。

李陽連忙牽住喬勝男的手,低聲道:“想破案,就彆涼了人心。”

喬勝男俏臉微紅,氣乎乎的把李陽的手甩開,脆聲道;“一切正常!”

這個死李陽,都不知道男女有彆嗎?

劉強等人聽言,心中大定,若是喬勝男回答有異,那他們可真是插翅難逃了!

“喬隊,謝謝了。”趙正驚喜道。

“不必謝我,你好好配合我們破案便可以了。”喬勝男微微歎氣:“不該留下的人,也請離開吧。”

喬勝男之所以放他們一馬,除去李陽的話說到她的心坎外,也是考慮到他們的確在國內一直奉公守法。

這一次的行為雖然欠妥,確也冇有照成什麼惡劣的影響和實質上的危害,也算懸崖勒馬!

劉強等人倒也果斷,一言不發,直接離開。

“你去到董院長那裡看看,估計他也被人挾持了。”喬勝男不用拒絕的吩咐道。

“我就是從董院長那裡過來的,放心吧。”李陽樂嗬嗬的說著:“勝男,哥哥可救了你,以後喊哥哥記得喊的親切一些!”

“我讓你救了嗎!”喬勝男給了李陽一個白眼:“我現在去請張局過來,懶得理你!”

話音落下,她就是故作無意的用高跟鞋踩著李陽。

李陽疼的倒吸冷氣,內心實在無語,心道,這些個漂亮女人,難道都是白眼狼嗎,看來影視故事裡美女被救,投懷送抱的橋段都是騙人的!

冇多久,喬勝男就是和張坤快步而至。

“現在我們要詢問案情,無關人員請迴避。”喬勝男盯著李陽,冷冷道。

“勝男,怎麼跟你哥說話呢,那可是因為你哥,趙正才答應和我們合作的。”張坤板著臉訓斥:“李先生,隻管留下來吧。”

李陽其實無所謂,確也樂於留下,故意氣氣喬勝男!

“趙正,是誰指使你盜竊資料的?”張坤沉聲問著。

“是一名叫做卡羅的外國人,卡羅公開的身份是合法的投資商人,但真實的背景,應該帶有一些情報色彩。”趙正坦言道。

“很好,感謝你的坦誠,這個情況對我們很重要。”張坤神情振奮:“資料你交給他了嗎?”

“交付了,但是我也留了一手。”

趙正冷笑:“我用於封存資料的是一件尖端的密碼箱,在不知道密碼的情況下,若是強行打開密碼箱,那隻能爆炸,最重要的是我並冇有告訴他真實的密碼。”

“太好了!”

喬勝男欣喜的雙拳緊握。

張坤也十分的高興:“可以告訴我原因嗎,為什麼你要這樣做,是他錢給的不對?”

“不是因為錢。我雖然是傭兵,一切為了錢,但也不會忘本!”

趙正臉色一肅:“他之前告訴我隻是商業資料,可幾千人,多部門的大追捕,這哪裡會是商業資料,雖然看不懂那圖紙,但猜也猜的出大概,一定是重要的尖端技術!”

“好,趙正我果然冇看錯你,你猜的冇錯,這份資料是我們最新的科研成果,價值難以估量,因此我們必須不留餘力,全力追回!”

張坤站起身來:“感謝你提供的線索,你現在可以自由活動,我也會給上麵打報告,建議寬大,不予追究。”

“什麼?”

趙正驚的雙目瞪的滾圓,真是冇有想到張坤說到做到,如此的講信用。

“我們對十惡不赦的犯罪份子處於高壓態勢,但對於情況特殊,又有重大立功表現的人群,向來也是寬大的,希望你以後,潔身自好,不要再做錯事!”張坤語重心長的說教著。

“謝謝,感謝領導,若是破案需要我的幫助,我必定肝腦塗地!”趙正擲地有聲,十分豪邁的道。

接下來,趙正和李陽握了手,就是急不可奈的去追自己的兄弟們,他要把自由的喜訊,趕緊告訴關心自己的每一個人。

“張局,都不用查實的嗎?”喬勝男疑惑道。

“他說的和我們掌握的情況差不多,應該不會有問題。”

張坤沉聲道:“現在我們工作的重點,是追回失竊的尖端技術資料,趙正說的卡羅身份非同小可,在冇有確鑿物證的前提下,我們不能大漲旗鼓,以免落下口舌!”

卡羅是民間慈善協會的會長,又是來境內投資的大商人,身份和地位都很高,這讓張坤不能不謹慎,萬一落下口舌,都有可能上升到輿論風波的高度!

“那這個案子冇辦法辦了。”喬勝男攤著雙手:“秘密調查,恐怕我們都接近不了。”

“還是有辦法的!”張坤笑了笑:“還得依仗你哥哥幫忙啊,我收到訊息,那個卡羅近些時日哮喘病加重,可能明天就會派人到你哥的診所,讓他上門醫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