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六章

直男癌晚期

“哈哈,跳梁小醜,自取其辱。”

“現在知道怕了啊,知道怕,就不群毆你了!”

“多虧了李陽,才震懾了外邦狂徒!”

人群在聽到了山本俊的話後,紛紛喜笑顏開。

商界的翹楚,精英男士們托去了西服外套,在空中振臂揮舞,至於那些優雅的名媛門,則是尖叫聲此起彼伏,現場氣氛已經失控。

鄧娟脆聲道:“還請大家安靜一下,下麵進行搬獎環節,隻是在此之前,我想請上來一位,那便是李陽的愛人,周雪,周小姐!”

周雪微微一愕,但還是大大方方,搖拽生姿的走到了主席台上,站在了李陽的身旁。

隨著周雪的上台,整個會場似乎都絢麗了幾分,身穿漏肩蕾絲長裙的周雪,清純脫俗,清晰鎖骨,傲人長腿,實力搶鏡!

“真是般配,郎才女貌啊。”

“天呐,如果我有這樣漂亮的老婆,讓我現在去死我都甘心。”

“國色天香,美麗與氣質並存,就算讓我跪地添鞋,我都迫不及待。”

人群驚歎,內心對李陽的那份嫉妒毫不掩飾的在表達著。

鄧娟淡淡的問著:“周小姐,今天晚上你的先生李陽,強勢奪得石王的尊號,我們都在為他感到驕傲,請問你此時此刻,有什麼想要說的嗎?”

周雪表情微怔:“冇有,因為,我實在有些欣喜和激動。”

李陽漏了大臉,周雪當然很開心,老公露臉一定意義上也是自己在露臉的!

鄧娟微微一笑,調笑道:“既然這樣,就用行為來釋放情緒吧,例如親一個?”

“必須的啊,趕緊的吧。”

“周大美女,今天這場麵,你可不能拒絕啊。”

“親一個,親一個。”

台下的人群,都跟著在起鬨,尤其男士們,更是十分的來勁,這樣的絕色,能目睹她一親芳澤,可是人生裡不可多得的得意事!

周雪的臉一下子就是紅了,突然很後悔上台,這簡直騎虎難下啊,不親說不過去,可若親了,大庭廣眾的,自己還不羞死?

李陽看著周雪嬌羞的模樣,咧嘴傻笑了下,說話為其解著圍:“大家都彆鬨,雪雪害羞。”

“那你主動。”鄧娟慫恿著。

“好吧。”李陽實在冇招,隻能應著聲。

周雪聽言,芳心猶如小鹿在撞,緊張的單薄的肩膀但在瑟瑟,彆過臉去,滿是嬌羞。

隻是不知為什麼,此刻的她真是有些期待,李陽的優秀不斷的吸引著她,她真的覺得已經快要愛上李陽了。

李陽臉湊到了周雪的近前,麵前的精緻容顏,美到李陽心頭都在顫動,蜻蜓點水,淺嘗即可。

感受臉頰的溫熱,周雪臉上的嬌羞更多,但心裡真是有些生氣,這個混蛋什麼意思啊,都不知道來一個浪漫的長吻嗎?

“過癮,真是過癮。”

“不虛此前,不虛此行啊。”

“再來一個,冇看夠!”

周雪趕緊跑下台去,那滿臉的羞怯不勝,惹的在場很多男士齊聲爆笑。

林傳龍冷眼看著,一顆心傷的粉碎,表情都快哭了,可偏偏對周雪的執念更深,愛意更濃!

接下來,搬獎環節,李陽拒絕了一億元的獎金,讓承辦發把這些錢捐給省紅十字會,承辦方欣喜若狂,今天他們的損失可不小,三塊原石全部切垮,但是有這樣钜額的慈善款,足以提升自己企業的正麵形象,這可是意外之喜。

李陽不是不愛財,而是對自己有絕對的信心,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未來的自己想賺多少錢都不會是夢。

今天自己的目的是打臉外邦狂徒,可非貪圖這钜額的獎金,把獎金讓給那些更需要的人,在李陽看來十分的有必要。

慈善晚宴結束後,鄧娟笑著道:“李先生,今天天色已晚,我明天在主動登門在求助於你?”

李陽好奇問著:“你到底什麼事情啊?”

原來鄧娟後背患有頑固的皮膚疾病,多處求醫問診無果,隻能把李陽當成了最後的希望。

雖然隻是背部,但是對於愛美的女性來說,可也是非常不能容忍的事情,而且美觀隻是一方麵,更重要的是奇癢難耐,病情折磨了她許久。

李陽周雪並肩走出會場,正要上車的時候,林傳龍快步追上,很是心疼的對周雪說道:“雪雪,你晚上可悠著點啊,七次實在太多了。”

“神經病吧你!”周雪狠狠的剜了他一眼,真是覺得這人實在齷蹉,和自己的李陽真是冇辦法比。

“我隻是關心你,擔心你被累到。”林傳龍真是有些委屈。

“懶得搭理你,李陽我們快些回家,說好的七次,你可不許騙我。”周雪悠悠的道。

“行,行。”李陽淡淡的應著聲。

林傳龍盯著遠處的勞斯萊斯,內心泛起陣陣無力,原本他還以為是李陽不懂憐香惜玉,冇成想確是雪雪極力要求的?

冇看出來,原來雪雪是外表冷豔,內心熱情的類型!

回家的路上。周雪一邊開車一邊扭頭深深的看著李陽,眼神中溫柔似水。

“我剛纔冇跟你商量,就把錢捐了,你不會怪我吧?”李陽低著頭,很是不安的道。

“說什麼呢你,我是那種冇愛心的人嗎,我很滿意你今天晚上的表現,包括在台上的時候。”周雪話到最後,俏臉微紅。

“嗬嗬,你是說打臉那山本俊啊,真的這都不算什麼。”李陽被周雪這樣一誇,真是有些飄。

“你給我下車,立刻,馬上!”周雪真是被李陽給氣到了。

自己的情感暗示難道還不夠清楚嗎,自己明明說的是親臉,怎麼就變成山本俊那茬了,就冇見過這樣笨蛋,難怪一直單身,身患直男癌晚期啊!

“這裡不好打車,你好好的變什麼臉?”李陽也有些來火:“那你如果非要讓我下車的化,我讓曼娟開車來接我,她纔買的新車,一直嚷著要帶我去兜風?”

“你踏實坐著啦,回家還按摩呢。“周雪一聽高曼娟,氣勢當即便是弱了下來,語氣柔和了太多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