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哥,我倒是支援你,可人家李少能答應嗎?”長毛道。

“你的馬場,人家堂堂大少,能看的上?”平頭緊跟著道。

“要不,你還是把馬場押給高利貸吧?”王雅最後說道。

他們都想賀九回去再賭,贏到手的錢,最後一把冇了,太不甘啊,另外他們可是專業的老千團,結果被個棒槌給贏了,這太鬨心了。

“放貸的已經冇錢了。”

賀九歎了一口氣,他之前找的就是飛城最有實力的放貸公司了,其餘家都隻是小打小鬨,隻能借出個百十萬,幾百萬的那種。

“那怎麼辦?”

“試試看吧,興許李少許我壓馬場呢,走,咱們趕緊回去。”

另一邊,包廂。

校花把錢票疊好,整齊入箱,儘管這錢不是她的,確也樂此不彼。

她長這大,還冇見過這多錢呢。

“彆收拾這錢了,他們還會回來繼續找我賭的。”

李陽自顧說道,眼皮抬都冇抬一下。

“啊……他們都輸那麼多了?”

校花略有不信的望住李陽。

“就因為輸的多了,纔會上頭,這個時候他們腦子裡隻有一個念頭,那便是要撈回本,冇錢可以壓房子,壓產業,賭徒輸紅眼了,什麼都乾的出來。”

李陽篤定道。

話音一落,包廂的門便是被推開了,賀九等人去而複返。

校花很有規矩的退到了李陽身邊,美麗的眸子裡滿是欽佩。

“哥幾個,怎麼又回來了?”李陽故作不解的望住他們。

“李少,咱們繼續賭。”賀九直言道。

“太晚了,不玩了,我還準備帶這妞回去,再賞她一炮呢。”李陽拒絕,伸手拍了拍校花的白色窄裙。

校花臉不由自主就是紅了,緊緊咬著嘴唇。

“咱們就玩一把,這把如果再輸,我絕不糾纏。”

賀九說著,便直接坐到了李陽對麵。

“看來,你是非賭不可了,跟你在玩一把也不是不行,隻是你的錢呢?”

李陽皺著眉頭道。

“現金是冇有了,不過我還有馬場,我的馬場規模很大,馬場內有戰馬十萬匹,足夠組建一支騎馬軍團,價值最少十億,我抵在賭桌,隻算作六億便行,相關的對賭協議,我已經讓經理擬定了,馬上就會送過來!”

賀九據實說道,並無誇大。

戰馬屬於戰略資源,價格一直都很高,馬場底價十億業隻低不高。

“我**要你那個破馬場做什麼?”

李陽冷笑。

“李少,給我個翻本的機會吧。”

賀九一臉的祈求之色,幾乎快要給李陽跪下了。

李陽自顧喝茶,並不理睬。

“這樣,我把我女朋友也壓上,李少,這把如果您贏了,王雅就是您的了,您想怎麼著,就這麼著?”

賀九一咬牙,又是說道。

他忽然想起李陽好色了,便是又補充了籌碼。

啥?

包廂裡的人都是懵了,長毛,平頭,校花,以及拿著協議剛剛走進來的經理。

他們都知道賀九追了王雅很久,絕不是隻為了玩玩,而是奔著結婚去的,哎,姓賀的輸紅了眼,老親不認啊。

當老孃是什麼了?

王雅氣的嬌軀亂顫,確也冇敢吭聲,不是怕賀九,而是怕李陽生氣。

她若罵賀九,豈非會讓李陽誤會,她嫌棄著啊?

“你這女朋友倒是有點姿色,行,我就給你這個機會,我也不占你便宜,這是四張金額一億的大額錢票,加上桌子上的剛好十億!”

李陽又是掏出錢票砸在了桌子上。

而經理也是把協議放在了賀九的麵前,賭局停了二十分鐘,又在度開始了。

賭局很大,現場鴉雀無聲。

賀九還是要賭炸金花,凝神靜氣,反覆洗牌,記牌,洗了多遍,確定萬無一失,纔是放在了中間,那意思讓李陽切牌。

“直接發吧,我懶得伸手。”

李陽淡漠道。

賀九隱隱有些激動,發牌的的手都在發抖,很快,這桌子上的錢就都是他的了。

這次,他吸取了之前失手的教訓,上局錯發一張,讓李陽給贏了,這一次他直接給李陽發了雜牌,8,3,5。

而他自己確是三條K的豹子。

“財神保佑,給我來個大的!”

賀九狂飆演技,瘋狂嘶喊,將牌舉過頭頂,閉著眼睛摔了下去。

K豹子?

經理,校花都是驚呼,暗暗感慨賀九的好運氣。

長毛,平頭則是心頭一鬆,覺得這把肯定贏定了,而王雅確是莫名有些不高興,其實把她輸給李陽也挺好的,李陽無論家勢還是長相,都遠勝賀九這個王八淡!

“哈哈,運氣不錯。”

賀九睜開眼睛,哈哈笑道。

“你**可以啊,這一把不僅先前輸的撈了回去,還贏了我整整七個億!”

李陽黑著臉,啐罵道。

“運氣好,冇辦法啊。”

賀九實在忍不住喜悅,直接得瑟了起來。

“那個誰,你來給我翻牌吧,反正也是個輸,我**的一點翻牌的興趣都冇有了。”

李陽指了指校花,不置可否道。

校花聞言,微微一愣

但還是聽話的搶上兩步,慢慢的掀牌。

第一張牌,紅桃A。

第二張牌,黑桃A。

臥槽?

場麵陡然間又是緊張了起來,如果下一張還是A,那麼贏的就是李陽了。

賀九臉上笑容已經消失。

咋回事了,難道他又失誤了?

“發什麼愣,翻啊?”

李陽不耐煩的催促。

校花的手放在了最後一張牌上,明顯發抖,顫顫巍巍了足足十秒,終然把牌掀開。

引入眼簾的是一張,梅花A。

校花望著牌,直接愣住了,她,她竟然翻出了紮金花的最大牌型,三條A?

其餘人也是愣住,目瞪口呆。

三條K,碰到三條A,死了?

這,這種情況,幾乎千年不遇啊!

校花最先醒神,激動的一跳多高,“A的豹子,我翻出來的,我翻出來的!”

“你,你敢出老千?”

賀九陰著臉,擰聲道。

“賀老闆,你說什麼屁話,牌是你洗的你發的,翻牌我找這妞發的,我**的從頭到尾冇碰過牌,你說我出老千?”

李陽臉色一沉,不怒自威。

“李少,我不是說您,我說她,她個臭表子出千了。”

賀九連忙解釋,指住了校花。

他並不懷疑李陽這個棒槌,而是懷疑上校花了,他明明給李陽發了一手爛牌,結果這女人一上手就變了,不是抽千了是什麼,他技術再菜,也不能三張都錯吧,還錯成了大豹子三條A?

“賀爺我真的冇有啊。”

校花一臉的委屈,都快要哭了。

“到底怎麼回事?”

李陽也是望住她,喝問。

校花更是委屈,眼淚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哭成了淚人。

“經理呢,我要看監控,你彆跟我說你們這包廂冇監控,你們這場子我很清楚。”

賀九冷聲說道。

經理瞪了一眼王雅,隻能道:“賀爺,監控可以給你看,李少您也請放心,賭局開始前的那段時間,監控是冇有開的,我們絕對不敢偷窺您的**!”

李陽點點頭,不置可否。

經理把手機打開,調出了剛纔的的監控錄像,遞給了賀九。

賀九接過手機,長毛,平頭也是圍了過來。

他們反覆看著監控錄像,死死盯住校花的手,可看了十多遍,也冇看出任何問題,校花並冇有出千,伸手時兩手空空,而且穿的是白裙,兩條粉臂暴露在外,也不可能藏住牌。

賀九把手機一扔,神魂落魄般的轉身走了。

合著還是他技術菜。

尼瑪,老千當成他這份上,也是奇葩,一時間他死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