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天鵬臉色平靜,但心裡已經有些不悅了,之前廖重多次提親,他都言辭拒絕過,這個時候再提聯姻求親,明顯就是看準他塞北形勢吃緊了,姓廖的肯定覺得他冇底氣在拒絕!

按照他以往的脾氣,早就黑著臉送客了。

可今時實在不同往日,塞北也急需盟友,尤其黑水國實力不弱,為同盟的上佳選擇。

“廖國主,你我兩方結盟,無須聯姻,我那小女頑劣,我還想留在家中,多多管教幾年。”楚天鵬婉言道。

“侯爺這是看不上我黑水國,看我不上我這兒子了?”

“我黑水國雖不及塞北萬裡疆土,百萬雄兵,但也有三十萬鐵騎,我這兒子剛滿二十五週歲,便已經是初階武聖了。”

“你我兩家門當戶對,犬子於貴女也是郎才女貌,還望侯爺考慮考慮,我可是帶著滿滿誠意來的。”

廖重並不意外,也不惱怒,隻是淡淡的道,極力做出勸誡。

這……”

楚天鵬見他說的真誠,不禁有些遲疑了起來,下意識的瞥了一眼廖邵庭,這一看還真是頭次感覺有些滿意。

相貌堂堂,英俊瀟灑。

年紀輕輕便已經為初階武聖,這足可見資質的上佳。

反正比那李陽必須強的太多了,百倍千倍不止。

“還望侯爺成全,晚輩願意入贅楚家。”

廖邵庭察言觀色,立馬單膝跪地,請求道。

“賢侄,你先起來。”

楚天鵬聽他還願意入贅,徹底動心了,居高臨下道:“容我先問問,我塞北眾將的意見,各位你們意下如何?”

原本他是很尊重閨女的,婚姻大事必須先征得閨女本人的同意才行,可是閨女都被李陽那小子給帶壞了,不問也罷,給找個良婿,纔可收心,回爐再造!

“侯爺,我覺得可行,這廖郡王配的上咱家郡主!”

“我也覺得可行,黑水國郡王入贅我侯府,郡主過起日子來也不會受委屈!”

“末將認為,兩方聯姻,結為盟友,對我塞北有利,不過關乎郡主終生大事,侯爺還是自行斟酌!”

殿上眾將紛紛開口,表著態度。

態度比較一致,都是希望楚雲鵬答應婚事,一方麵是看廖邵庭長的帥氣,武功上佳,於楚喬兒比較般配,再便是塞北急需盟友,他們也想與黑水國結盟。

不過站在最前的副帥羅通,確是閉口不語,臉有不屑。

廖邵庭,黑水國算的了什麼?

論個人戰力,資質潛力,廖邵庭絕不及李陽,李陽可與五虎將雄闊海一戰,並且勝出,雄闊海那可是有著天賦神通的巔峰武聖,由此可見李陽的戰力有多麼的恐怖,資質潛力廖邵庭也是不及李陽的,李陽比廖邵庭年紀小,再就是李陽十有**便是天驕榜榜首修羅霸體的擁有者。

至於黑水國的三十萬鐵騎倒是不錯,可哪裡裡比的上西南山河軍,山河軍建製完整,人員一百三十萬!

羅通不僅掌兵,也負責情報係統,此刻大殿裡他最瞭解李陽,李陽是修羅霸體,是他從得到情報中分析出來的,可能性非常高,幾乎就是了。

“既然大家都讚同,那麼提親之事,我便……”

“等一下。”

正當楚天鵬要應下來的檔口,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

從外麵走進一個耀眼的美人兒。

女人一身黑裝,氣質清冷,正是楚喬兒。

廖邵庭不禁看的呆了,陡然間瞪大了了眼睛,就連呼吸都無形中急促,他的這個老婆這樣漂亮的嗎?

女大十八變啊。

六年前他也見過楚喬兒,那時的楚喬兒剛滿十八,雖也是清純曼妙,但遠不及現在出眾。

“爸,你要應什麼?”

楚喬兒沉著臉,質問道。

“婚姻大事,理應父母做足,我應下怎麼了,你給我退到一邊去,若是胡鬨,打斷你的腿!”

楚天鵬狠狠瞪了她一眼,厲聲道。

“打斷我的腿,我也不跟廖邵庭完婚,那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楚喬兒絲毫不慫,頂撞著。

楚天鵬臉黑,暴怒,可又無可奈何,他就這一個寶貝閨女,一直視為掌上明珠,哪能真捨得打啊。

“侯爺,這怎麼回事?”廖重問道。

“廖國主不要誤會,小女年幼,被彆的男子給欺騙了感情,我是不同意也不認可的。”楚天鵬回道。

“父王,冇事冇事,郡主談過戀愛,也很正常,我不介意的。”

廖邵庭立馬說道,深怕父親壞了他的好事,這樣漂亮的美人兒,彆說談過戀愛了,就算結婚生過子,那他也是可以跪舔的。

“我兒懂事,也對郡主一見傾心啊。”

廖重哈哈大笑,很是欣慰。

“你兒子那不叫懂事,而叫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楚喬兒切道,“你還欣慰,為你那癩蛤蟆兒子欣慰啊。”

噗!

殿上眾將都是忍不住的笑出了聲來。

廖重父子杵在當場,那叫一個尷尬。

“放肆!”

楚天鵬直接下令,“把郡主帶下去,立刻馬上!”

正當護衛往楚喬兒湧去的時候,羅通確是站出來,擺手喝退了。

“大哥,你這就不對了。”

“阿楚那是我看著長大的,你不心疼我還心疼呢,你怎麼能讓她和不喜歡的人結婚呢?”

“要不這樣吧,讓李陽跟廖邵庭比一場,誰贏了,誰便是我塞北的駙馬!”

羅通響聲說道,一臉的認真。

他這話一出,全場都是安靜了下來,因為羅通從冇有當眾頂撞過楚天鵬,一直以楚天鵬馬首是瞻。

楚天鵬也是一怔,倒不是生氣羅通質疑他,而是奇怪羅通為什麼要這樣做,他們兄弟兩感情很好,不是親兄弟,確勝似親兄弟。

“羅副帥,你口中的李陽是何方神聖啊,又有什麼資格跟我比,我為黑水國的郡王,我黑水國三十萬鐵騎!”

廖邵庭傲然說道,一臉的自信,表麵是詢問,實則就是提醒羅通,曉以利弊。

“你問我李陽有什麼資格,我如果說他與阿楚同門學藝,情同意合,可能這些不是你想聽的,那我便說些你想聽的,李陽山河軍都統,稱霸西南,尊號西南狼,手掌雄兵一百三十萬!”

羅通淡淡說道,語不驚人死不休。

啥?

全場都是懵了,齊齊倒吸了口涼氣,當然也包括廖重父子在內。

人的名,樹的影,現在的李陽,已然軍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昨晚羅通宴請李陽以及山河軍諸多頭領,可陪同的都是羅通所部,此刻遠在前沿陣地於皇朝大軍對持,不在殿上。

廖邵庭一臉的悻悻,立馬不吭聲了。

至於坐於主位的鎮北候楚天鵬,則也是有些懵圈,神情十分的錯愕。

合著那壞小子竟然是那位強勢兵閥?

手掌百萬雄兵的滔天巨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