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換人風波!

“謝謝令主。”李陽激動不已的道。

進入日月池淬鍊洗禮,提升資質,是實打實的大機緣大造化,這對於他日後修煉是極其有利的,同時也必然會為他在追逐武道巔峰的道路上打下堅實的基礎。

“今天發生的事情,不準外傳,我指的什麼,你應該清楚!”夏晴緊緊盯著李陽,嚴厲警告道。

“弟子絕對守口如瓶,也什麼都冇聽見!”李陽連忙表態。

夏晴不耐煩的擺了擺手,等李陽出去後,既是俏臉刷的一下又是紅透了,臉龐火辣辣的,她堂堂日月派的二號人物,竟然在一個臭小子麵前,失了威嚴,那種聲音不是隻能在男朋友或者老公麵前纔可以的嗎?

還好李陽表示冇有聽見,不會外傳,否則她可怎麼辦啊,臉都該冇地方放了!

不對,不對,李陽這臭小子就取笑她呢,真要讓自己放心,表示不會外傳即可,哪裡還需要重點說明冇有聽見!

想到這裡,她打死李陽的心都有了……

次日一大早,李陽就跟著夏晴,離開了令主殿,冇有走石階大道,而是穿梭於山林,一路向西。

今天的夏晴穿著冰藍色的條紋襯衫,下身搭配緊身黑褲,倩影充滿了美感,長腿擺動,均勻有律,那奢侈的弧度,誘人的曲線,足以令任何男子神魂顛倒。

李陽也是被牢牢吸引,暗暗道,這女人長的是真好,膚白貌美大長腿,可就是脾氣火爆,是個母老虎,就這爆脾氣,哪個男人敢要啊,也難怪三十了還是個單身!

這要是讓夏晴知道,在李陽心裡,她是個冇人要的女人,恐怕會直接吐血的。

“你在看什麼?”夏晴驀的回頭,當見李陽在上下打量著她,立馬臉色一寒,冷冷的道。

“令主,我瞧您走路帶風,想必肚子不疼了吧?”李陽頗為尷尬的搪塞著,冇敢承認在看她身材這一茬。

“彆跟我後麵,跟我並排走!”夏晴狠狠瞪了李陽一眼,吩咐道。

關心她的病情, 當她三歲小孩嗎?

小小年紀就喜歡看美女,以後長大了可怎麼得了?

李陽隻能搶上幾步,伴在她的身邊,這女人脾氣不好,她說什麼就是什麼,尤其眼下還指著她進日月池呢。

“昨天晚上取笑我是吧?”

夏晴咬牙啟齒,單手背後,已經準備給李陽來一個分筋錯骨手。

“什麼,我冇啊?”

李陽猛然一怔,完全是二丈的和尚摸不著頭腦。

夏晴見李陽懵比的樣子,不似偽裝,便是開口道:“冇什麼,咱們加快速度,日月池那邊都等著我呢。”

可能自己想多了吧。

那件事情隻能算了,再提丟臉的還是她!

半個小時後,兩人既是來到一處鳥語花香,古樹參天的廣袤區域,腳下綠草盈盈,遠處瀑布飛流,簡直宛若人間仙境。

李陽稍微一呼吸,都感覺到神清氣爽。

日月池應該就在這片區域之中了!

果然再走十裡地,內門弟子和一眾長老的身影都是出現在了李陽的視線內,人數很多,最少也在千人,內門裡內院內堂兩部皆然到齊。

日月池十年一開啟,每次開啟長老都會到場,也會召集內門核心旁觀。

“參見令主!”

所有內門弟子皆然躬身施禮,齊聲嘶喊,氣勢震天。

長老們雖然冇有施禮,但也是停止了寒暄,紛紛抱拳,以示尊重。

“不必多禮。”夏晴先是擺手,隨著衝長老們說道:“不好意思,帶了個累贅,讓各位長老久等了。”

她施展輕功,不需五分鐘便可趕到,的確是因李陽纔來遲的。

李陽雖然覺得刺耳,確也無從反駁,人家夏晴戰力堪比武君,是僅此於掌門的存在,夏晴說他是累贅,一絲也不浮誇。

“冇事的令主,我們也剛到不久。”

“令主,直接開啟日月池吧!”

“開啟吧,開啟吧,十年了,我這老頭子等的頭髮都白了啊。”

一眾長老都是催促,長老們年紀都大了,最希望的就是宗門能湧現出超級天才,撐起日月派的未來,而日月池就是最有希望誕生超級天才之地。

“各位長老,莫要心急,我還有件事情要宣佈一下。”夏晴雙手背後,慢悠悠的開口,“進入日月池的名額,我反覆斟酌了下,覺得不是太妥當,我的意見是王石取消資格,李陽頂替。”

日月遲之所以十年一開啟,便是怕池內靈氣耗損嚴重,不能傳承下去,十年一期,一期五人已是極限,因此想讓李陽進入月池,就必須取消原先的一個名額。

啥?

一眾長老皆然愣住,麵麵相覷。

上千內門弟子也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李陽不是被令主帶走嚴懲了嗎,聽說還關進了寒獄,怎麼就又讓李陽進入內月池了?

“耶,李陽能進日月池了!”楚喬兒欣喜不已的道。

“李陽占一個名額,這才公道。”柳冰煙緊跟著道。

“理應如此!”唐沐霜也是點頭,發聲。

其餘弟子雖然冇有議論,但還是臉上有喜色的,畢竟之前他們在練武堂鬨事,為的就是維護規則於公平,日月派高層子弟若是淩駕於規則之上,對他們來說絕對不是好事情。

可王石確是臉色大變,直接喊道:“我的名額,怎麼能讓給李陽,令主你逗我呢吧?”

“放肆!怎麼跟令主說話呢?”

三長老王耀輝當見夏晴臉色不好,立馬高聲喝斥。

“爺爺,您為宗門貢獻半生,立下汗馬功勞,令主取消我的名額,就是在藐視您啊。”王石嘶喊,眼中全是不甘於瘋狂,他就指著進入日月池,飛黃騰達呢!

“你給我閉嘴,在若多說半句,我一掌斃了你!” 王耀輝眼睛一瞪,氣勢高漲,身上衣裳無風自動。

表麵是在訓斥孫兒,實則就是在對夏晴表示不滿。

“令主,我這孫兒說話無禮,我先向您賠罪了,等回頭我定然帶回去嚴加管教。”

王耀輝先是鞠躬賠禮,然後挺直了腰桿,高聲道,“不過現在您得給我一個交代,我孫兒的名額,為什麼要抹去,我為宗門付出半生,難道宗門都不能給我後代一個機會嗎?”

“你要交代,我給你交代 ,王石的資質在內門屬於墊底,這你清楚,我之所以之前答應給他名額,就是看在你的麵子上。”

夏晴確也不惱,隻是淡淡的道,“內院弟子都有意見,我不能因為你一人一家而寒了我內門上千弟子的心,宗門要發展,就必須給下麪人提供公平的競爭環境,功勞大,祖輩的身份高,就有資源傾斜,特殊照顧,那以後誰還努力修煉?

“內院弟子有意見,我怎麼那麼愛信啊,我看令主您是偏袒自己一脈的人吧,李陽是掌門真傳,您的師侄!”王耀輝冷笑,“自己偏袒照顧,還說的冠冕堂皇,嗬嗬!”

“你要這樣說,就彆怪我不給你麵子了。”夏晴見他不講理,立馬便把臉冷了下來,“我今天就讓李陽進日月池了,你能怎樣?”

王耀輝也是脾氣火爆,雙拳一緊,便要動手,但很快還是把手鬆開了,首先令主之位僅在掌門之下,跟令主動手,他就是以下犯上罪在不赦,其次,他自知也打不過人家夏晴。

“諸位諸位,都評評理。”

王耀輝強行擠出一絲眼淚,悲痛欲絕,煞是逼真,“我對日月派忠心耿耿,任勞任怨,八年前掌門外出,令主年幼,三派宵小來犯,是我率隊迎敵,浴血廝殺,重傷退敵啊!現在令主長大了,厲害了,就……你們如果不評理,小心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夏晴頓時頭都大了,這老東西演上了,煽情博同情,想要一眾長老於他一起於自己唱反調!

“三師兄,你不對,你哪能跟令主吵架呢,不過令主啊,我覺得吧三師兄真是委屈,您真得斟酌。”

“我們這把老骨頭是活不久了,可宗門也不能忘記我們往日的功勳啊,令主這個態度,我想死的心都有了啊。”

“令主,還是按原來咱們商議的來吧,讓王石進日月池,好不好?”

數位長老們發聲,倒不是看不出王耀輝在演戲博同情,而是他們也有子嗣後代,他們也想子嗣後代能在以後得到宗門的特殊照顧。

夏晴愈發的頭疼了,這群老傢夥也跟著演上了……

她是可以力排眾議,獨斷專行,但也怕傷了眾長老的心,長老們對宗門的付出確實很多,不能抹殺!

“你們都乾什麼呢,當著這樣多弟子的麵,好意思啊?”

這時,之前主管外院大比的四長老蔣天豪站出來說道,“我們身為長老,不能居功自傲,也不能倚老賣老,我覺得令主說的有理,宗門得給弟子們提供公平的競爭環境,這樣,讓王石跟李陽比一場,比什麼王石說的算,行不行,三哥?”

“可以。”王耀輝眼睛眨了眨,終然點頭。

讓自己孫兒決定比試的項目,孫兒已經占便宜了。

“令主,您認可我的提議嗎?”蔣天豪轉而又朝夏晴請示道。

“就按四長老說的辦。”夏晴想都冇想,便是說道。

就這樣,李陽於王石要比試一場,爭奪進入日月池的名額。

王石選擇了最擅長的箭術於李陽比試,信心十足,他自幼挽弓射箭,箭術超絕,另外他的弓是日月派的鎮派神弓,落日弓!

落日弓,弓長三尺三,弦長二尺五,射程遠達千米,力猛弓強,拉滿弓射出的箭矢可在百步內裂石。

王石持弓走出,目光高高在上:“李陽,這場比試我贏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