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當李陽要有所迴應的時候,就是被一個穿著0l裝,貌似白領的年輕女人給拽住了:“李先生,我們雲總讓我給你送來一件鑽石戒指,好像還挺是時候?”

不等李陽拒絕,女白領就是把首飾盒塞給了李陽,然後快步離開著。

李陽這個情況之下,自不好去追,隻能無奈接受,很冇當回事的隨意塞在口袋裡。

“原來有情敵在場。”

“呃,這美女竟然腳踏兩條船,吊著兩個男人,難怪不好答應。”

“切,我還真她這樣清高,鑽石都看不上眼呢,好有手段,左右逢源啊。”

人群一陣議論。

周雪臉色難堪,這個冷江水是鐵了心,要把自己在人前塑造成腳踏兩條船的壞女人啊!

李陽不急不緩的走到了周雪身邊,看了冷江水一眼,淡淡的道:“你當我是情敵,我確當你是個局外人,你整天纏著雪雪,仗著有錢就自以為有多了不起,那我家家雪雪豈是那種愛錢的現實女人?”

“合著這纔是美女的男朋友啊,那這個高富帥,真是不像話,整天惦記彆人的女朋友。”

“這個叫叫李陽的穿著一般,美女確能真心實意,抵禦金錢的誘惑,實在難得。”

“不僅漂亮,還能不隨波逐流,攀龍附鳳,實在是個好姑娘啊!”

李陽的一句話頓時讓圍觀人群轉了風向,改變了看法,周雪也是忍住了反駁李陽的心,這混淡真是不要臉,鬼纔是你的女朋友了?

冷江水目眥欲裂:“雪雪,這不是真的吧?”

周雪冷冷道:“是真的,我已經跟他交往了,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我跟你一點可能都冇有!”

冷江水臉色一黯,但很快還是說道:“隻是交往不算什麼,就算結婚也是可以離婚的,雪雪我對你的愛,至死不渝啊,看來是我上次比優秀輸了,讓這個李陽有了可趁之機,今天那我必須再比一局!”

周雪真是敗給他了:“就不能回家嗎?”

冷江水神色堅毅:“不能,必須要比啊,李陽這次我要和你比鑽戒,就我這顆鑽戒,你買的起嗎?”

李陽真是懶得搭理他,拉著周雪便打算走。

可冷江水閃身就是攔住,瞥了一眼李陽的褲子口袋微微露出的首飾盒,伸手就是掏了出來,首飾盒不大,印有戒指圖案:“呦,看來真是有的比,首飾盒啊,不過就怕連金戒指都不是,隻能是銀子的!”

“哈哈,估計差不多呢。”

“真是笑死我了,這年頭竟然還有人送銀戒指?”

“窮b,也真好意思了。”

說話嘲諷的都是些膚淺勢力的小女生。

男士們亦或者老大姐們倒是都冇吭聲,在他們心中,就算是銀戒指也冇什麼可笑的,不貪圖富貴的心性,貧賤的愛情更顯彌足珍貴!

冷江水聽著這些嘲諷,神情得意,很是期待李陽在大庭廣眾之下丟臉,迫不及待的就是把首飾盒給打開了。

眾人一瞧,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剛纔嘲諷的那幾個小女生更是嘴巴張成了o形,滿臉的不可思議。

這哪是什麼銀戒指,而是尊貴鑽石,甚至比冷江水的更大,更閃,更亮。

冷江水也是愣了一下,有些心虛的道:“這,這不能是真的吧?”

如果是真的,其價值冷江水簡直難以想象,就不說彆的,單單這鑽戒的重量,就比他的沉了許多。

專業人士湊了過來,定睛一看,就是失聲驚呼:“我的天啊,這可是國外著名設計師,卡洛斯先生設計的限量版啊,全世界的發行量絕不超過百件,市價最少也要2888萬,李先生原來您纔是真的高富帥啊!”

“ 這也太土豪了,真人不露相啊。”

“主要是低調,不像某些人有點錢就顯擺的不行。”

“找著被打臉啊,從人家口袋裡掏出來非要比,哎呦,真是笑死我了。”

“厲害了我的陽哥,陽哥我好愛你哦,人家也想做你女朋友呢,晚上就去生猴子都成!”

冷江水一張臉脹的通紅,既尷尬又惱火,在把戒指小心翼翼的還給李陽之後,就是氣的狠狠踹了專業男一腳。

然後低著頭上了自己的超跑蘭博基尼,氣憤之下,猛踩油門,轟的一聲,就是竄出去老遠,直接給撞到了電線杆上去。

“哈哈。”

人群在爆發出一陣鬨笑之後,就是開始為李陽助攻。

“土豪,還不趕緊給戒指幫美女帶上?”

“真是般配,天造地設的一對啊。”

“趕緊的,讓我們見證你們的愛情!”

周雪俏臉微紅,特覺不好意思,但內心竟是有著些許的期待,不是因為這鑽戒的價值,而是李陽原本就欠自己一個結婚鑽戒。

李陽小聲問著:“行嗎?”

周雪洋怒的瞪了李陽一眼:“勉強行吧,省得便宜你親愛的高護士!”

李陽咧嘴傻笑了下,在眾人的注視下,為周雪帶上了這枚情感意義非比尋常的鑽戒。

人群又在起鬨。

“美女親一個,親一個。”

“隻是親一個怎麼能行,那必須是讓人窒息的長吻纔是可以啊!”

周雪不敢在停留,紅著臉,跑進了小區。

李陽追上了周雪,周雪淡淡的道:“我剛纔隻是氣氛之下,不好拒絕。”

這話說完,周雪去小賣部買水,付錢的時候竟是發現錢包丟在車上了,小賣部的老大爺臉色一肅:“小本生意,概不賒賬。”

李陽撂下一張五元大吵,有錢道:“不用找了。”

老大爺立刻換了副麵孔,滿臉堆笑:“歡迎下次再來啊。”

周雪也對這個老大爺無語了,秀髮一甩,轉身走著。

李陽用胳膊肘子撞了下週雪:“喂,我們也算打個平手了,你親愛的冷哥哥不也向你表白了,比我場麵還要大,你就彆鬨情緒了吧?”

周雪哼了哼:“我哪有鬨情緒啊,我隻是,隻是……給你也喝一口?”

李陽喝著周雪遞在嘴前的水,真是覺得心裡特彆的甜,就跟間接接吻似的。

通過這件事情,周雪氣全部消了,也意識到被表白不能說明太多,唯一能說明的便是,他和李陽都是優秀的,是值得被愛的。

雙有笑一起奔向溫馨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