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楚喬兒領人!

“大人,您是不是嫌我斥候的不周啊?”海棠伴在楚喬兒身邊,委屈巴巴的道。

“這話從何說起,我何時嫌了?”楚喬兒納悶的掃了她一眼。

“冇嫌嗎,那您怎麼要讓那個李陽斥候您呢?”海棠撅著嘴巴,明顯很有情緒。

“李陽是個男的,能做的事情有限,在我身邊斥候的還得是你,另外我找柳冰煙要他,主要是整整他,逗逗樂子。”楚喬兒笑著說道,拿話寬慰著貼身侍女的心。

楚喬兒深知奴仆婢女的卑微於不易,所以對待奴仆婢女都很隨和友好,也各位注重她們的情緒。

“這樣啊,那太好了,就那李陽的確該好好整整,之前大人去紫竹苑拜會柳大人,主動與那李陽打招呼,可李陽了確愛搭不理的,奴婢訓斥他,他確還凶我。”

“還有月前,李陽狗膽包天,跑去外門重地丹藥室偷竊丹藥,大人出麵維護救下,可他了確臉句句謝謝都冇有,什麼人啊!”

“大人,等李陽去了我們清雅閣,您就把他當狗一樣使喚,什麼臟活累活,都丟給他做好不好?”

海棠邊走邊道,不是說李陽壞話,便是慫恿楚喬兒教訓李陽。

楚喬兒無奈的搖了搖頭,也冇有搭理她,隻是快步走著,希望早些見到李陽。

紫竹苑。

李陽剛修煉結束,在院子裡大樹下的石凳處坐著喝茶休息。

“ 參見楚大人!”

門外守衛弟子齊齊單膝跪下,大禮參拜,任誰的目光都透著狂熱於驚豔,楚喬兒外門女戰神,戰力滔天,美貌無雙,豔蓋群芳。

楚喬兒怎麼來了?

李陽微微一怔,對於楚喬兒他還是很有好感的,如果不是楚喬兒他都活不了了,下一刻,他就見楚喬兒在婢女海棠的陪同下走進了院子。

不得不說,今天的楚喬兒實在是太美了。

上身白色襯衫外穿,襯衫的鈕釦冇有扣,內搭同色的背心,下身藍色牛仔褲,牛仔褲將她完美的身段展現的淋漓儘致,整體形象清純乾淨,嫵媚颯爽。

所有男奴仆瞳孔放大,呼吸無形中急促,饒是李陽也是忍不住掃了她好幾眼,必須承認她的氣質於身材都屬於極品!

撲通,撲通。

院子裡跪下來一片,奴婢,婢女們皆然跪了下來。

“李陽,你還不趕緊跪下?”海棠沉著臉喝斥,隨著就是衝楚喬兒道,“大人,李陽這就是不把您放在眼裡,還請大人下令,讓奴婢過去賞他一百鞭子!”

“楚大人,我也覺得李陽太過於無禮,必須得嚴懲,打他一鞭子才行!”跪在地上的秦檜也是緊跟著說道。

楚喬兒雙手背後,俏臉沉著,神情冰冷之至。

婢女們都為李陽捏了把汗,而奴仆們則是紛紛冷笑,等著看李陽的笑話,紫竹苑的奴仆都是秦檜一夥的,也一直都以秦檜馬首是瞻,再加上柳冰煙重用親近李陽,他們也很嫉妒。

豈料,楚喬兒竟是說道:“你這丫頭怎麼這樣惡毒,我平日都是怎麼教導你的?”

“大人,我錯了。”

海棠趕緊低頭認錯,可心裡確實在感到困惑,雖然楚喬兒對奴仆友善,但遇到無禮的奴仆,也從不會手下留情的!

楚喬兒轉而把目光投向秦檜:“你這刁奴也是可惡,李陽和你可是同僚關係,你不想著維護,確抓住機會就捅刀子,你就是個小人,等我走後,自己去外麵找刑堂弟子,領一百鞭子去!”

“啊,楚大人,這?”秦檜苦著臉道。

“怎麼,你有意見?”楚喬兒眉頭一擰。

“冇有,冇有。”

秦檜嚇的哆嗦了一下,趕緊表態,心裡真是苦澀極了,本是想讓楚喬兒打李陽鞭子的,現在可好,反倒是打起他來了!

“見過大人。”

李陽微微抱拳施禮,“大人,我是中奴,冇跪您,應該冇問題吧?”

“大人,你看他什麼態度!”

海棠在旁氣了個不輕,的確門規裡中奴是可以不跪自家主子之外的外院大人,但是所有的中奴還是會行跪拜之禮,以示尊敬的。

“閉嘴!”柳冰煙又是訓誡海棠,隨著笑著衝李陽說道,“你說的對,你不必跪我的。”

嗬嗬,這性格真是招她喜歡,另外,多日冇見,李陽好像又變帥了呢!

“楚大人,您是來找我家大人的吧?我家大人不在,應該很晚纔會回來。”李陽淡淡說道。

“我知道你家大人不在,我不找他,我找你。”柳冰煙笑嗬嗬的道。

“找我?找我做啥啊?”李陽愕然,神情滿是詫異。

“海棠,你來告訴李陽,我找他做什麼。”楚喬兒不置可否道。

“哦。”

海棠先是應了一聲,然後板著臉衝李陽說道,“柳大人比劍輸給了我家大人,兩位大人比試前有賭約,若是柳大人輸了,你就得去們清雅閣斥候我家大人一週,我家大人是過來領你回去的,懂了嗎?”

噗!

李陽聽到這裡,差點一口老血噴了出來,尼瑪,這柳冰煙竟是把他給輸了?再便是他是人,怎麼能當作籌碼呢?

“你能斥候我家大人,都是你的福氣,你這什麼表情?”海棠不悅說道。

這次,楚喬兒冇在訓斥海棠,而是緊緊盯著李陽道:“你不樂意斥候我嗎?”

李陽小心翼翼的回話:“我不是不樂意,而是我一個男的,斥候您多有不便,要不您挑個婢女領回去得了?”

他才懶得當奴仆,斥候人呢。

“合著你是擔心男女有彆,這你放心,你跟我回去,我不能使喚你,你到我那裡吃住都是最好的,另外我在找幾個婢女照料你的生活起居!”楚喬兒信誓旦旦的道。

啥?

院子裡所有人都是懵了,這,這到底啥情況啊,楚喬兒這哪裡是來領奴仆了,分明是來請爺來了。

李陽自己也懵了,目瞪口呆。

“大人,咱們來的路上,您不是這樣說的啊,那您不是要整李陽的嗎?”海棠忍不住的道。

“你這丫頭怎麼滿嘴胡話,我何時說過這些?”楚喬兒根本不承認。

海棠無奈之極:“好吧,是奴婢在胡說呢……”

楚喬兒滿意的點了點頭,滿是期許的望著李陽道,“怎麼樣,現在可以跟我走了嗎?”

“是。”

李陽冇有辦法隻能答應著,人家楚喬兒都這樣給麵子了,若是不去,實在說不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