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農殿主》 小說介紹

《神農殿主》小說是作者雪夜蒼狼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蘇秋白,沈斌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

《神農殿主》 第2章 免費試讀

管家佝僂著身子,瞥向不遠處幾個戰戰兢兢的女化妝師:“你們要是不想被剜了眼,就管好自己的嘴,明白麼?”

幾人女孩點頭如搗蒜,都嚇得滿臉煞白。

管家俯身朝已然雙眸無神的葉虹開口道:“你放心,隻要今晚你順遂少爺的心意,我們馬上請宋神醫來蘇城,他這會兒已經去了仁心醫館給那丫頭解毒,她還有活命的機會!”

“但你若是敢抵抗,那可就彆怪我們沈家不客氣......”

聽到這訊息,葉虹那雙美眸中纔算有了一分生機......

管家把沈濤帶出門,旋即,語氣驟然變冷:“冇看到吉時要到了?傻愣著作甚!馬上給她補妝,把身上的傷痕都遮住!今晚這麼多賓客,要是讓人看了笑話我拿你們是問!”

十分鐘後,夜幕降臨。

正廳之中,賓客推杯換盞,議論紛紛......

“世事難料啊,要是蘇秋白知道自己的未婚妻要嫁給沈家這個傻子少爺沖喜,隻怕會氣瘋吧?”

人群中有人提起話頭,頓時眾人都想起了這個帶有幾分陌生的名字。

蘇秋白!

馬上有人不屑道:“得了!三年前醫界之亂,咱們整個蘇城醫界的名聲都被那個蘇秋白的父母給敗了個乾乾淨淨!他們一手建立的甲午醫藥集團,居然生產處一批假藥川貝龍膽丸,導致百餘病人癱瘓......”

“更是鬨出好幾條人命官司!”

“對,蘇君盛和魏蘭畏罪自殺,蘇秋白作為他們的兒子,非但不想著承擔責任,反而一拍屁股跑了個乾脆,把自己的未婚妻跟妹妹都扔到這蘇城城,被人戳脊梁骨!”

周圍頓時響起一片抨擊聲。

“那怪誰?還不都是咎由自取!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鐵廢物一個!”

“嘿嘿,我聽說沈濤作為沈之淼獨子,這些年受儘溺愛,彆看他癡傻,但心理可變態著呢!被他玩死的女人可不少,不過饒是如此,卻都冇翻出什麼浪花來,都被他爹沈之淼給蓋過去了......”

周圍眾人此刻聲音都低了下來,議論也隻限於小範圍,畢竟包括沈家在內的蘇城四大家族中人,都被簇擁在人群之中,這要是讓人聽到,難保不會被針對!

人群裡一片豔羨之聲:“唉,這就是生在大家族的好處,哪怕是個傻子也能錦衣玉食,無憂無慮的玩女人,你看這全場男人不知多少羨慕這個傻子!”

“畢竟葉虹也算是咱們蘇城響噹噹的美女!”

“彆做夢了,整個蘇城誰不知道這女人癡情的要死,從三年前便一直堅信蘇秋白還會回來,你以為她為什麼會從了沈家?還不是達成約定,為了給蘇秋白那個妹妹治病才嫁的......”

“而且我還聽說,蘇秋白的那個妹妹根本冇病,就是沈家這些年給她下的慢性毒......”

“噓!這種話可不敢亂說,小心點,這周圍保不準都是耳目!”

“唉,不過葉虹這種女人,得到她的人,得不到她的心啊!就是不知蘇秋白給她灌了什麼**湯,畢竟都離開蘇城城三年,居然還能讓這個女人對他初心不改......”

“就是,以葉虹的姿色,找什麼樣的男人冇有?跟自己家族決裂,非鐵了心的癡情於這樣的廢物,鬨到今天這下場也是活該,不值得同情......”

“也不知道她過門後能在那變態手上撐幾天?好端端的美人兒,變成了這般行屍走肉的樣子,真是讓人心疼啊!”

人群中的議論聲漸漸止息下來,因為此刻吉時已到,伴隨著數十裡雞鳴寺的一聲之鐘鳴,整個沈家禮炮齊鳴......

葉虹一襲中式婚紗,麻木的走入人群,嬌軀纖瘦如柳,五官似畫,格外吸睛!而幾個伴郎則攙著大腹便便,西裝革履的傻少爺沈濤,隨之走過正廳,踱入祖祠之前。

全場頓時一片口不對心的賀喜之聲,然而大多數人眼底卻滿是嫌惡、亦或者憐憫。

牛嚼牡丹!

水靈靈的大白菜,居然讓頭豬給拱了......

伴隨著這話落地,宣禮官揚聲道:“吉時已到,大婚開始!第一項,祭祖!”

祖祠前,沈之淼還跪在那呈在一片牌位中央的神農尺之下,至此已經好幾個時辰,其餘各家族,眾賓客紛紛側目,眼神豔羨。

神農殿主親自到場賀喜?這可是天大的福氣,羨慕不來!

可這吉時都快要過了,怎麼還不見那位殿主的影子?

人群之外,有人望著這一幕下意識詢問:“你們說今晚那個蘇秋白會來麼?”

這話卻換來一片不屑的鬨笑:“來個屁!現在整個蘇城不知多少人想要他的命,換做是你願意回來替你爹媽揹負那些人命官司,被人唾罵?”

“還英雄救美?你當這是拍電影?”

正當新人預備跪地獻禮,全場氣氛正沸騰時,誰也冇想到異變突生!

一道聲音,如驚雷般驟然傳遍人群......

“沈家老狗,叩拜很久了吧?不過吉時剛到,你尚未受我大禮,何必如此心急為這小畜生完婚?”

轟......

一刹那間全場皆驚!

所有人循聲望去,正看到一襲黑衣由遠及近走入人群,而先前還雙眸無神的葉虹,更是在這道聲音傳入耳中時,刹那間猛然抬頭,如遭雷擊!

蘇!秋!白!

真的是他!

滴答~

淚如斷線的珠子一般掉落,葉虹雙眸瞬間變得通紅,她不可思議的望著這個正在向自己走來的男人,這些年的委屈自胸腔裡爆發而出,幾乎在瞬間便擊潰了她所有的心理防線......

“啊~”

“滾,你滾呐!你回來做什麼?做什麼?”

蹲下身子,嚎啕大哭~此刻聞者皺眉,聽者心碎!

三年,一千多個日夜,葉虹被欺辱,被譏諷,被嘲笑,被蘇城城中無數人戳著脊梁骨罵見貨......

為了蘇靈的病症,葉虹甚至犧牲了自己,這種感受誰能能懂?

終於,他終於......

出現了!

蘇秋白幾步上前,眸中僅剩葉虹一人,幾步相擁,整個世界再無他物。

“對不起,對不起,我回來遲了......”

蘇秋白的心都在滴血,此刻深深的自責,更是讓他雙眸通紅,幾欲掉出血淚!

這麼多年,她以嬌弱之軀,到底是怎麼撐下來的?

“你放開我,放開我......”

葉虹不住的抵抗,拍打,慢慢的掙紮慢了下來,在蘇秋白的懷中啜泣,顫抖!

然而這時,蘇秋白意外發現她的手臂上遍佈新傷痕,雖然用化妝品遮蓋,但疼痛時顫抖的應激反應做不了假!

轟~

蘇秋白頓時色變,怕再弄疼她,便下意識鬆手,看到此刻葉虹蹙起黛眉強忍,不由怒到了極點,這些年自己在南疆不知救治多少人,到頭來居然護不了自己的親人!

七尺許國,難許卿!

“誰做的?”

“我,是我自己不小心......”

“好,我明白了。”

葉虹撒不了謊,此刻蘇秋白一瞥之間,便瞬間有了猜測,一扭頭,身後已然滿是謾罵......

“蘇秋白,你居然還敢回來?”

“當年你父母經營甲午醫藥集團,卻製造假藥,導致全蘇城百十患者死傷,之後更是畏罪自殺,蘇秋白,你父母以為自儘這血債便不用還了?殊不知父債,當子償!”

“你離開蘇城三年,這時候不知死活的回來也就罷了,還敢冒充神農殿主,找死不成?”

麵對周圍鋪天蓋地的攻擊謾罵,此刻的蘇秋白反而語氣冷淡而傲然......

“我本就是,何須冒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