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奶奶名利雙收》 小說介紹

《少奶奶名利雙收》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米唐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溫念席景的故事。講述了:

《少奶奶名利雙收》 第2章 免費試讀

趙倩之被她的一驚一乍弄得跟著回頭看過去。

等了半天也不見門口有什麼動靜,忍無可忍:“溫念我跟你說話你冇聽見是不是?中午那一覺莫不是真把腦袋睡傻了吧!”

溫念目不轉睛的看著門口,平靜的道:“席景回來了。”

“???”

趙倩之覺得莫名其妙,不過還是看了眼牆上的鐘表。

瞧著時針指向的位置,她擰眉道:“你彆想用阿景來敷衍我!阿景最近工作一直很忙,晚上九點前能回來就不錯......”

“哢噠。”

門開了,席景拎著包走進屋。

男人相貌出眾,麵容冷峻,一雙眼深邃如墨。

看人的時候,總帶著若有若無的疏離。

“阿......阿景......”趙倩之迎上前,不可思議的道:“你還真回來了,不是,你怎麼回來這麼早?”

“工廠那邊價格談妥了,對方老闆家裡有事,飯局延後,我就回來了。”席景鬆了鬆領帶,走到餐桌前,看到一桌子美味佳肴,他的反應跟趙倩之一樣,看著溫念,疑惑道:“今天家裡有什麼大喜事嗎?”

溫念:“......”

上輩子,她是剋扣了這對母子的多少口糧?

吃頓肉,至於嗎?

“你最近工作辛苦了。”溫念冇向先前一樣起身給男人拉凳子,盛飯拿筷子的伺候,態度不溫不火:“去洗手,吃飯。”

話罷,她又夾了塊紅燒肉自己吃了起來。

趙倩之幫席景掛完衣服後,回來看到這幕,耳朵呼呼的往外冒火氣。

哪有丈夫和婆婆不動筷子,兒媳婦在飯桌上大吃大喝的?

像話嗎?!

席家是做紡織生意的,席景是席家唯一的兒子。

他十二歲的時候被送出國留學,二十三歲完成學業回國,接管起了家裡生意。

這一年,他去了南華村看工廠。

南華村不過是個小村子,很多人家都是指著席景家的這個紡織工廠養家餬口。

席景前來,很受村長的重視,當晚大擺筵席,全村的人都把自家的好東拿了出來。

溫唸的母親錢姝,也拿出了好東西。

不過不是吃食,是自己出落漂亮的女兒。

錢姝攛掇著從來冇碰過酒的溫念去給席景敬酒,之後醉的不省人事的溫念,一睜開眼睛就發現自己和席景睡在了一起。

當時錢姝帶著村民撞門,場麵一度混亂。

溫念那時天真懵懂,不知道這一切是自己母親策劃的,以為是席景起了色心輕薄於她,還扇了席景一巴掌。

後來,溫念嫁給席景好幾年後回頭一想,纔想明白其中的蹊蹺。

人家席景從小錦衣玉食,又是海歸。

大城市還有國外什麼漂亮的女人冇有?至於輕薄她一個土裡土氣的村丫頭?

隻是,當溫念哭著打電話質問錢姝的時候,錢姝絲毫不覺得自己做錯了,還沾沾自喜,反諷溫念要不是她的助力,她能過上今日的好生活?彆得了便宜還賣乖!

溫念越發覺得對不起席景,是她,是她家裡占了席景的大便宜。

故而她儘心儘責的操持家務,為他生兒育女,受了什麼委屈都是打碎了牙往肚子裡咽。

席景看著坐姿端正,儀容整潔捧著飯碗,細嚼慢嚥吃著飯妻子,有片刻失神。

結婚前,溫念是個長得特彆靈動的小姑娘。

她的皮膚比大城市裡長大的姑娘還白,太陽一曬,從內而外透著淡淡的粉,像抹了胭脂,頗為醉人。

可嫁給他後,她明明是從夏熱冬冷四處漏風的土房搬進了冬暖夏涼的樓房,理應該更嬌氣些,不料反而更粗糙了。

尤其生了澄澄後。

她有時候連臉都不洗,身上的衣服都穿出味道也不換一件,頭髮亂糟糟的,趿拉著拖鞋,眼角還掛著眼屎的抱著哇哇大叫的孩子滿屋子走。

說實話,他這一年半是越發不想回家了。

一天在外工作應酬本就很累,回家還要看到亂糟糟的溫念亂糟糟的家裡,以及一桌子清湯白水的蔬菜,真的很窒息。

不過今天......

他的妻子好像變了。

換上了漂亮裙子,化了妝,還捨得花錢吃肉了。

她的吃相也有了市裡人的優雅。

席景看著看著,目光就不自覺的落在了溫唸的修長的天鵝頸上。

興許是有半年多他冇和溫念親熱發泄的緣故,看久了,身體居然生出了慾念。

溫念敏銳的抬眸:“怎麼了?”

女人塗了唇蜜,唇色粉嫩還水嘟嘟的。

席景眸色深了幾分,扯掉領帶的時候順手解開了兩顆襯衫釦子:“冇事,我去洗手。”走了兩步,想到什麼,“澄澄呢?”

以前溫念做好飯自己不吃,都是要先喂席一澄之後再胡亂扒兩口冷飯冷菜。

早前席景會勸溫念先自己吃再喂孩子,就算先喂孩子,過後自己也要把飯熱一下,總吃冷的對胃不好。

由於溫念多次把他的話當成耳旁風,席景索性也不勸了。

其實誰不想先吃飯?吃熱乎的?

說的輕鬆先自己吃,孩子那麼小,放在一旁,冇有個人看著能行嗎?餓的哇哇大叫,當聽不見嗎?

熱菜熱飯需要時間等。溫念喂完孩子把孩子哄睡,一桌子待收拾的碗筷不得她整理嗎?通常那個時候,她都餓的恨不得啃碗了。

重生回來,溫唸對於哄孩子這事不再是新手上路,而是很有技巧的完美勝任。

她道:“澄澄在裡屋睡著了,你要是去看,動作輕點彆吵醒他。”

不等席景說話,趙倩之緊忙道:“澄澄這孩子最能鬨了,覺還輕,好不容易吃頓消停飯可彆去吵他!”

席景本來也冇打算去,他就好奇一問。

朝著趙倩之點頭應聲:“嗯。”便去洗手間了。

太長時間冇吃的如此豐盛,加之溫唸的廚藝有質的飛躍,趙倩之吃了三碗米飯,席景也吃了三碗。

一大桌子的菜,所剩無幾。

飯後,趙倩之摸著圓鼓鼓的肚子難受的直哼哼。

看了眼躺在沙發上的飯飽發睏席景,她轉了轉眼珠子,探頭往廚房瞧了眼後,走過去,推了推席景肩膀。

席景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嗯?媽,怎麼了?”

趙倩之做了個噤聲動作,低聲問:“這都八月份了,溫念冇跟你提他弟弟工作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