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是心動》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然而是心動》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佚名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江婉周然,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早上。關掉鬧鐘之後,我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腦子很亂。我昨天冇睡好。或者說是幾乎冇睡。因為我上網搜了答案,問“分手後該怎麼快速走出來?”最高讚的幾個回答分彆是:哭、找點事做、讀書和思考。可我坐在沙發上醞釀

《然而是心動》 第3章 免費試讀

早上。

關掉鬧鐘之後,我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

腦子很亂。

我昨天冇睡好。

或者說是幾乎冇睡。

因為我上網搜了答案,問“分手後該怎麼快速走出來?”

最高讚的幾個回答分彆是:哭、找點事做、讀書和思考。

可我坐在沙發上醞釀了半天,實在哭不出來。

於是索性開始收拾東西,把自己的行李全部打包,準備搬家。

這房子是兩室一廳,雖然大,但離我上班的地方其實有點遠。

如果不是因為他,我當初根本就不會租。

現在分了手,倒是可以直接搬走了。

不過整理起來才發現,周然的東西原來真的不多,而且大部分還都是我買給他的。

怪不得他說不要就不要了。

因為,是真的不值幾個錢。

我在淩晨四點的時候上了床。

關了燈,輾轉反側,盯著手機介麵反覆重新整理,在好幾個軟件裡來回切換,但螢幕上的字,卻一個都看不進去。

直到微弱的陽光從窗簾裡漏進屋,再然後,鬧鐘響了。

我頂著兩個黑眼圈爬起來。

洗漱,化妝。

塗完口紅之後,整個人才終於有了點氣色,看起來不那麼像個幽魂。

我拎上包,照常準備出門擠地鐵。

但門外,卻忽然響起了敲門聲。

我有點懵,縮回了扶在門把上的手,從貓眼往外看。

卻隻看到了一片紅色,在貓眼前麵晃悠。

這個顏色,好像有點眼熟……

我猶豫之下,還是打開了門。

卻冇想到剛好,跟正想用腦袋撞門,卻撞了個空的趙權,對上了眼。

我一愣,下意識皺眉,“怎麼是你?”

他眼神卻亮了亮。

宛如看到救世主一般的,把他手裡的東西全都推到了我麵前。

“姐,我是來給你道歉的,對不起,之前都是我錯了,是我小肚雞腸,對不起,您大人有大量,彆跟我計較行不行?”

我後退了幾步,冇去接他手裡的東西。

那是幾個精緻的包裝袋,包上無一例外的,印著奢侈品的logo。

“這是什麼意思?”

趙權見我不接東西,臉上表情挫敗,“我就是想跟你道個歉,真的。”

我盯了他幾秒,問,“周然讓你來的?”

他卻一愣,搖頭,“啊,不,不是,然哥不知道這事。”

一道女聲驟然響起,打斷了磕磕巴巴的趙權,“是我讓他來的,不好意思啊,江小姐。”

而隨著說話聲一塊出現的,還有個從樓梯拐角走出來的女人。

那人臉上戴著口罩和墨鏡,裹得嚴嚴實實,看不清長相。

但身形高挑纖瘦,一頭光滑的長捲髮披在背後,隨著走動的步伐輕輕搖晃。

她上前幾步,站在了趙權旁邊。

之後才當著我的麵摘了墨鏡,朝我伸手,“您好,自我介紹一下,我是趙子琦。”

我盯著她看了半天,才後知後覺的說了句,“您好。”

她應該是素顏,皮膚白皙,睫毛捲翹。

微微笑起來的樣子,讓人忍不住心生好感。

她懸著的那隻手落空,倒也冇表現出什麼不耐,隻是優雅的捋了下頭髮,接著說,“我是小權的姐姐,他們對你惡作劇的那件事……我聽說了,所以特地帶他過來,跟你道個歉。”

趙子琦是趙權的姐姐。

我有點意外,但仔細想想,倒也在預料之中。

周然跟趙權是朋友,又為趙子琦怒懟活動方。

既然都是富二代,在同一個圈子裡。

那想也知道,他們是認識的。

但對於她後邊說的那句話,我還是搖了搖頭,“不用你跟我道歉。”

“不,這件事都是小權的錯,他太幼稚了,周然經不住小權死纏爛打,才被迫參與了這樁荒唐的惡作劇,所以歸根結底,是我冇教好自己的弟弟,道歉也是應該的。”

說話間,她從趙權手裡接過了那幾個手提袋,不容抗拒的塞到了我手裡,說,“這是我們在路上隨手買的小禮物,就當是給你的補償。”

“還有,我跟周然快要訂婚了,我知道你們交往了一段時間,但大家都清楚,那到底隻是場誤會,所以我希望,之後的日子裡,你能不要再來騷擾他,可以吧?”

我皺眉,“這是,周然的意思?”

“是的,他說哪怕你們已經分手了,但畢竟,你現在知道了他真正的家世……”

麵前的女人點了點頭,笑得落落大方,我不知道在她眼中,看到的我是什麼樣的。

但那一瞬間,我隻覺得自己像個無地自容的小醜。

分手之後,我覺得難過,覺得傷心,但在此之前,我其實一次都冇恨過周然。

因為我始終覺得,哪怕開始是錯的,哪怕結束不體麵。

但整整三年的時間,點點滴滴的相處,還是藏了些真心在的。

他應該至少。

清楚我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我,根本不在乎他有冇有錢,更不可能在被他甩了之後,還會為了錢就拋下尊嚴,拋下臉麵,追上去對他死纏爛打。

我還不至於像他想象中的,那麼下賤。

因此,這一刻我隻覺得憤怒。

可眼前的女人笑容依舊溫柔,像冇察覺我表情變換似的,又追問了一句。

“江小姐,你應該,可以做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