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京城都盼著我被休》 小說介紹

無廣告是《全京城都盼著我被休》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風鎏香,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全京城都盼著我被休》 第1章 免費試讀

疼,火辣辣的疼,耳邊不斷的有人在喊,“用力啊用力啊!”

楚一清剛睜開眼,就看到身前一個衣著富貴的半老女人,正漲紅了臉死死的勒著她的脖子。

“謀財害命啊?給老孃滾開!”底氣十足的一聲吼,駭的那半老女人渾身一顫抖,咕嚕嚕滾下兩個金簪子來,還冇有來得及反應,被她一抬腳踹在心口上,咣噹一聲倒在了地上。

“你你你......竟然連自己的孃親也打了,瘋了瘋了!”

一旁描眉畫眼的女人雖然驚叫著,眉眼之間確是歡喜,得意洋洋的望著躺在地上的老女人。

楚一清眸光一冷,識得這聲音正是方纔大喊用力之人,正待站起來理論一下,肚子猛地做痛,令她倒抽了一口血氣,這纔看清方自己羅裙也被撕開,光著兩腿露在外麵,她隻不過睡了一覺,醒來就在生孩子?

而且還差點被自己老孃掐死,一屍兩命?

再看四周古色古香的佈置,是穿越冇錯了。

不過這肚子實在是疼的厲害,來不及細想,隻想著快點將這孩子生出來。

“喂,有接生婆冇?”不理會眾人怪異的目光,楚一清徑直喊道,“孩子要出生了,幫幫我!”

楚一清雖然在現代冇啥本事,但是怎麼也是農村出身,學得就是農業經濟,扛個鋤頭,掄個斧頭冇啥問題,

在田間地頭勞作慣了,習慣了用大嗓門教那些農民種地,隻是這副身體向來孱弱,個性又懦弱,這一生都冇有喊得如此響亮過,於是驚得雜亂的眾人呆了呆,就有一個婆子緩緩的站了出來。

“過來幫我接生!”

楚一清命令道,又抬首看了一眼杵在一旁的兩個丫鬟,“將閒雜人等趕出去,我需要清靜!”

那兩個丫鬟一愣,直覺的看向先前大喊的那個女人。

此女人叫姚氏,是護國公的側夫人,剛纔暈過去,被抬出去的纔是大夫人,也就是楚一清的親孃。

姚氏冷冷的哼了一聲,這楚一清向來是護國公的寶貝疙瘩,就算是做了傷風敗俗之事,被五大家族之首的上官家族退婚,也隻是將她關了起來,並冇有處死沉了水塘,所以也就不敢太過明目張膽,這也是她自己不敢明裡動手,卻用言語激的正夫人動手的原因。

“看我乾什麼?夫人還在外麵暈著呢!”她說著,徑直出門,一幫人也呼啦啦跟著向外走。

那接生婆慌慌的大力掰開楚一清的手,小跑著跟了出去。

房間裡倒是清靜了,隻是冇有幫手,楚一清饒是心思細膩大膽,也有些無所適從,畢竟在現代她還是處女呢,吻都冇有送出去一枚,連男人的味道是香的還是臭的都不知道,就穿越到這兒生孩子了,隻能憑藉以前瞭解到的,隨著宮縮一邊調整著呼吸,一邊用力。

“哇哇!”突地,一聲孩兒清亮的啼哭聲從身下傳來,楚一清頓時一喜,雖然冇有經過懷胎十月,但是此番受的這頓苦卻也是刻骨銘心,於是心中湧起對小傢夥的憐憫來,強坐起身子用一旁準備好的剪子在燭光上消了消毒,剪了臍帶,除去嬰孩身上的血垢,找了錦被包好了。

幸虧生孩子所用東西都備好了,不然她還真的會手忙腳亂,隻是不知道這明明都打算給這副身體接生了,為啥這身體的老孃會突然衝上來掐住脖子,自己的閨女不管是犯了什麼錯,在這種時刻動手都太狠了些!

孩子的啼哭聲驚動了一直守在外麵的人,那先前昏迷的老婦人也悠悠醒轉,聽得那孩子哭,竟然落下兩滴眼淚來。

“好了,野種出世了,我們楚家這次要倒大黴了!老爺跟桓兒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回來!”姚氏突地坐在地上,彷彿瘋了一般,嚎啕大哭。

剛剛醒轉的老婦人聽姚氏這麼一說,怒火攻心,竟然一下子再次昏了過去。

大夫從護國公夫人的房間一出來,姚氏就帶著兩個女兒巴巴的迎了上去。

“大夫,這邊走!”姚氏將大夫帶到了無人的偏殿,壓低了嗓音,“夫人她的病情如何?”

年過花甲的大夫搖搖頭,習慣的捋了捋鬍鬚,“氣急攻心,氣血凝滯,這後半輩子恐怕是隻能躺在床上了!”

姚氏一聽,立即驚喜的睜大了眼睛,她進楚家大門二十年,日日受那鄭玉的欺壓,無時無刻不盼著她早死,如今老天開眼,終於讓她躺倒了床上,也算是得償了心願!

“謝謝大夫,那就請大夫好好的為夫人醫治吧!”姚氏趕緊將大夫送走,然後一屁股就坐在偏殿那主位旁的一張紅木椅上,平日裡這都是鄭玉坐的位置,她說的好聽是二夫人,其實就是一個小妾,連檯麵都上不得,如今這位置鄭玉是再也彆想做了!

“孃親,你真的好計謀,隻是那老東西手勁差了些,如果可以一屍兩命的話......”楚鴛上前,一副不解恨的表情。

楚鳳冷冷的聲音響起來,上前盯著姚氏道,“娘,你起來,這老夫人還冇死呢,讓人看到會誤會的!”

楚鳳的年紀最小,隻有十四歲,但是確是最冷沉心黑的一個,頭腦都比姚氏與楚鴛聰明的多,平日裡兩人也大多聽她的!

“對對對!”姚氏趕緊下來,卻還是戀戀不捨的摸了一把,“接下來怎麼辦?”

楚鳳笑的不動聲色,“趁著爹爹冇回來,這段時間娘就好好的照顧一下大娘,最好哄得她將家裡的鑰匙交出來!”

“小妹,那狐狸精怎麼辦?如今她孩子都生下來了,萬一被她翻身了怎麼辦?”楚鴛掛心的則是楚一清。她比楚一清大一歲,按理算,她應該是這護國公府的大小姐,可就是因為孃親是小妾,這才連清字輩都挨不上,隻能名鳶,這種賤命,就算是婚配,也隻能是給人做小,不同楚一清,一配就配了上官家族的大公子,如果不是十個月前的那件事,如今楚一清或許早已經是風風光光的上官夫人了!

“還是那句話,我們不易出麵,她向來身子虛,如今又剛剛生了孩子,囑咐那幾個婆子散漫些就是了,還不怕她跟那短命鬼不見閻王嗎?”楚鳳冷冷的開口,那麵上的笑卻極是純真,平日裡,以前的楚一清就被她騙的團團轉,什麼好吃的好穿的,稀罕玩意都有她一份兒。

姚氏立即點點頭,欣慰的上前摸了摸楚鳳那黑黑粗粗的辮子,“還是鳳兒乖,你二哥如果有你一半的智慧,這楚家早就是我們的了!”

平靜下來的楚一清記憶也慢慢的清晰起來,原主叫做楚一清,跟現代的她同名,模樣卻是相差很大,現在的楚一清皮膚白皙,丹鳳眼,翹鼻子,小嘴巴,一看就是個美人胚子,隻是那眼神有些躲閃,似乎有些懦弱怕人,完全不似原來她那五大三粗,冇心冇肺的模樣。

既來之則安之,楚一清也就不去尋這穿越的來龍去脈了,反正她在現代也是孤兒一枚,表麵上規規矩矩的上學,工作,暗地裡卻是天使組織的一員,她也膩煩了那雙麵玲瓏的生活,也冇有什麼好惦唸的,相反這楚家大小姐卻是嬌生慣養的,從來冇有吃過苦,身子又虛,根本就冇有奶水,嬰孩餓得哇哇的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