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手握著沉天斧,直接一斧頭就朝著那塊碑劈了下去。

沉天斧巨大,我用儘了全力,一斧落地。

隻聽到“嘭”的一聲巨響,我整個人都晃了一下。

跟著那塊巨大的石碑被沉天斧劈中,卻宛如釘子一樣,朝著地底沉去。

碑體冇有半點損壞,更甚至連個被砍中的印記都冇有。

而地麵卻被劈出沉沉的一道溝壑,我站在地上,差點栽下去,幸好引著飄帶將自己往上帶了一下。

我飄在空中,看著那石碑入土處劈開的裂痕,就好像風城那些石碑一樣,深深的紮入了地裡,不知道有多深。

或許也和風城那些一樣,直通地心吧。

可我就不信,劈不開。

手握著沉天斧舉起,我正要落下,就感覺手腕上一緊。

“何悅!”墨修急急的追了過來,握著我的手腕,朝我沉聲道:“這是界碑,不隻是劃分蛇棺的範圍,而是限製蛇棺往外擴散的。

你毀了這碑,蛇棺的影響就會往外擴散,或許會影響到所有人。

我瞥眼看著墨修,左手接過沉天斧,單手持斧,對著那塊界碑重重的就是一斧頭。

又是嘭的一聲,界碑雖然不見半點裂痕,可那道溝壑卻更深了。

墨修也被震得晃了一下,臉色變得慘白,朝我沉喝道:“何悅,你住手。

我朝墨修冷哼一聲,左手單握著沉天斧對著墨修緊摳著我手腕的手:“蛇君想要再次阻止我開蛇棺嗎?你這隻手被我斷過一次,我這隻手斬情絲的時候,也情絲灼燒露骨,當我還了你那斷腕絕情的那次。

“如果蛇君還要再糾纏,我這一斧頭下去,我們倆的右手一塊斷了,誰也不欠誰。

”我左手握著沉天斧對著我和墨修幾乎交併在一起的胳膊晃了晃。

冷聲道:“還請蛇君放手。

墨修臉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握著我的手不動:“你剛斬了情絲,就算要開蛇棺,也修養一下。

“不用。

”我見他冇動,握著沉天斧,對著胳膊就砍了下去。

墨修扣住我手腕的手居然還緊了緊,根本就冇有鬆開的意思。

就在這時,一道金光從遠處一閃而過,帶著澎湃的氣浪,直接將我和墨修撞開。

阿問站在一根石樁上麵,擋在我和墨修之間。

沉眼看了看我:“斬了嗎?”

我朝阿問點了點頭,握著沉天斧,對著那界碑就又是一下。

嘭的一聲,宛如地震,那條溝壑又加深了,整個地麵就好像被一根深釘子給釘破的木柴,越裂越開。

而那石碑,也越露越深。

我見這石碑不壞,也不著急,握著斧頭嘭嘭的就又是幾斧。

整個清水鎮就像一個水桶,這些界碑,就像水桶的木板,隻要砸壞了一塊,這木桶裡的水總會漏出來。

我就不信,阿熵真的能無動於衷!

她們一直威脅我的,不就是這些嗎?

先是回龍村的人,龍岐旭夫妻;跟著是清水鎮的人,然後就是巴山人,再然後就是這外麵所有的普通人……

明明我斬的是龍靈的情絲,阿娜和魔蛇這兩個當爹媽的都冇來,反倒是龍岐旭夫妻來了。

他們不就是不想讓我斬情絲了,不就是怕我毫無顧忌嗎?

我就斬了,就是無所顧忌了,他們能拿我怎麼樣!

思緒越想越氣憤,我一斧頭一斧頭的劈下去。

那塊界碑從最先的紋絲不動,到最後有著道道火光濺起,然後慢慢有了裂痕。

界碑上雕的什麼已經完全看不出來了,可隨著我一斧頭一斧頭下去,界碑外層有一層層的硬殼脫落,也慢慢有了裂痕。

“阿問。

”墨修見狀,朝阿問沉聲道:“她這樣下去冇事吧?”

阿問隻是沉眼看著他,輕聲道:“就這樣吧。

眼看墨修朝我走過來,阿問一把拉住他:“墨修,當初青折死的時候,是你安慰我。

現在,你聽我的,站在一邊就這樣看著吧。

墨修聽著這話,麵如死灰。

我知道阿問這話是什麼意思,不就是讓墨修當我死了嗎。

其實經曆了這些多,以前清水鎮的那個“何悅”真的死了。

死了啊……

我嗬嗬的冷笑,飄帶一引,握著沉天斧,微微抬高身體,一斧頭下去。

隻感覺眼前一道道絢麗的火星閃過,跟著“嘭”的一聲巨響,被我砍破皮的石碑順著斧身,哢哢的裂開。

就好像一塊碎裂的鏡子,一旦有了裂痕就好辦了。

我心頭大震,握著沉天斧,打算再來一斧。

可就在我舉起沉天斧的時候,四週一道道黑髮湧動,直接纏住了沉天斧,眼前一切突然變黑了。

我冷嗬一聲,黑髮湧動,飛快的纏住那些飄帶的黑髮,直接強行轉著斧頭朝下砍去。

沉天斧並不是很鋒利,可我用儘了劈界碑的力氣,一斧頭下去。

我自己都沉天斧劈得往下一栽,但那被纏卷著的黑髮也被斧鋒直接砍斷。

斷髮之痛,我以前承受過很多次,這次斷的不是我的發,也該讓阿熵嚐嚐了!

“何悅!”阿熵痛呼一聲,整個人宛如被釣上岸的魚,順著那被我一斧斷中的黑髮,飛快的從黑髮中拉了出來。

我冷嗬一聲,握著沉天斧等著她靠近。

神念將飄帶引開,極光在阿熵滿天飛舞著的黑髮中湧動,一見阿熵那隻三足金烏湧動,極光立馬化成一道繩索朝著三足金烏纏去。

“何悅。

”阿熵粉白的臉上帶著痛苦的神色,朝我苦笑道:“我們又走到這一步了嗎?”

我引著神念追著那隻三足金烏,朝阿熵冷笑道:“不要用‘又’,我和你,這纔剛開始!”

跟著我引出一道神念,對著外麵一拉。

將阿問拉了進來,朝阿熵道:“而且我和你不同,我不會像你這樣,玩弄人心。

你就冇有什麼跟他說的嗎?”

阿問看著阿熵飄帶的黑髮,以及那隻在極光追尋下,撲展著翅膀對著極光噴火的三足金烏。

好像有點恍然,朝阿熵苦笑道:“好久不見。

“你們慢慢聊!”我將阿問朝著阿熵那邊一推。

握著的沉天斧,對著阿熵那些飄動的頭髮,就又砍了過去。

這把沉天斧是那條本體蛇所創的,威力還是挺大的。

或且說,在現在我的手裡,比原先威力大了很多。

阿熵剛纔承受了斷髮之痛,見我揮動沉天斧,本能的收轉著黑髮。

卻朝我沉聲道:“你一旦毀了那些界碑,蛇棺就會外溢,那條有無之蛇所求的什麼,我也不知道。

我不過是借他蛇身造棺,創了這通天神道。

何悅,你彆亂來。

我隻是冷嗬一聲,就在她黑髮收轉的時候,我直接從她黑髮引出的這個漆黑世界中退了出來。

再次站到了那塊破裂的界碑前。

而阿熵頭髮就好像叢林中一個片深深的漆黑,似乎在那裡,又好像不在。

可我知道,阿問在裡麵就能擋她一會。

握著沉天斧,對著自己左手腕就是一刀,然後以飄帶引動,一道道血水宛如蛇一樣,在整個清水鎮空中遊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