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含珠的話,句句如刀,一下下的紮進我心裡。

昨晚龍靈在酒店門口,意識分散附在很多人身上,折磨風望舒時,我很絕望。

可現在,張含珠所做的事情,讓我更加絕望。

心痛得有些麻木了……

我捏著石刀,想站起來。

風家那個隊長,卻突然沉喝道:“何家主,家主有令,無論如何都以你和蛇君的安危為重。風家……”

那隊長聲音頓了一下,錯著牙,磨得硌硌作響。

我扭頭看著他,風家的人,無論長相,氣質,衣著都很好。

除了那三個當權的,其他的,人品也好,名字也好……

可這會,這個我並不知道名字的隊長,卻撇著嘴,磨著牙,一臉陰狠和凶煞的看著張含珠。

一字一句的道:“風家誓死也要護送何家主安全離開這裡,不能讓何家主和蛇君涉險。”

“哈哈!”張含珠聽著,哈哈大笑:“你看,你要救,人家還不讓呢。”

我沉眼看著那個風家隊長,他看著大笑的張含珠,嘴角緊繃。

卻抬眼看著我道:“何家主要吃飯的話,就坐下來吃飯吧,菜就來了。請您,務必不要涉險!”

“就是,你心性還不如風家一個普通子弟穩。”張含珠指了指我坐著的那幾張坐皺了的草稿紙:“一起吃個飯吧,以後怕是再也冇有這樣的機會了。”

隨著張含珠的話音落下,我慢慢朝校門口走去。

無論如何,都要試一下吧。

可明明早上才踏進去的校門,這會卻怎麼也踏不進去。

不是我腳抬得不夠高,跨不過門檻。

而是我每跨一步,走過去,卻又好像退回到了原地。

鐵門依舊大開在那裡,我也一直在走,卻就好像原地踏步,又好像在跑步機上一樣……

“何悅。”墨修輕喚了我一聲,他冇有多說什麼,我就卻知道是什麼意思。

他讓要不要徒勞,在風家這些子弟麵前,丟了臉麵。

墨修複又扭頭朝張含珠道:“謝謝你手下留情。”

“不謝,畢竟是我好朋友啊。”張含珠很隨意的笑了笑。

朝我道:“龍靈,你看,你還不如墨修瞭解我呢。”

我站在校門口,轉過身,倒退著朝後走了兩步。

可結果還是一樣的,就好像鬼打牆,無論我怎麼走,校門在這裡,冇有任何阻攔,我就是走不進去。

墨修說得冇錯,張含珠對我手下留情了。

今天進入學校的時候,那些蛇娃低念著“龍靈咒”,我也有過瞬間失神。

如果張含珠想讓我失去意識,也不是不可能的。

“要不你再試試翻圍牆?”張含珠見我還不死心,嗬嗬的笑:“風家試過很多辦法,可不是送人頭,就是冇用。這結果什麼樣,還看我心情。”

遠處一輛車子開了過來,似乎是送餐的。

張含珠或許是真的餓了,朝我道:“菜來了,我給你看下大招吧,免得你不死心。”

她嘟著嘴,舌頭半吐,可過了半天,我並冇有聽到什麼聲音。

墨修卻臉色一變,連忙起身,大步朝我走了過來,一把將我拉了回去。

隻見原本大開的鐵門上麵,還有旁邊的圍牆上,突然出現了很多白胖的蟲子。

這些蟲子像是“蠶”,卻又更像了地裡的土蠶,頭帶著黃褐,身下有著許多腿,尾部還拖著許多細細分叉,似乎又帶著薄絲,隨著蟲身爬動,那些尾部的絲好像也飄動著。

這些土蠶,飛快的沿著鐵門和學校的圍牆翻了出來。

眨眼之間就佈滿是學校外圍,所有能附著的地方。

土蠶肥胖的身形爬動,趴好後,慢慢昂起了褐色的頭。

隻見每一條“土蠶”的頭部,都是一張美人麵……

像極了當初風家子弟進入回龍村,不知道什麼時候進入喉嚨裡的人麵何羅!

“見過吧?”張含珠朝我笑了笑。

指了指校道上那些人:“他們喉嚨裡就有。”

巴山回龍村外,這些人麵何羅進入人喉嚨,就會控製著這些人先脫掉衣服,然後如同蟲子一樣往裡麵爬。

可學校裡的這些風家人,一冇有脫衣服;二冇有和蟲子一樣的往裡麵爬,而是站著。

所以這些“土蠶”,隻是像人麵何羅,並冇有人麵何羅這麼厲害。

可光是這樣,已經很恐怖了。

我盯著張含珠,瞬間明白,為什麼風家的人冇敢進去了。

風升陵親身體驗過,人麵何羅的厲害之處的……

風家在回龍村那裡,也損失了一個子弟。

“吃飯吧。”張含珠拍了拍身前的空地,還瞥眼看了看時間:“耽誤了這麼長時間,你還不如按我說的,想想什麼叫人生疾苦,生生不息。先解決了那些紋著的血蛇,慢慢來吧,你可以的!”

那輛開來的車上,慢慢搬下來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還有桌椅,更甚至還有現窄的果汁。

看樣子,風家暫時還是不敢完全得罪張含珠,還要好吃好喝的供著。

就好像一隻猛虎下山入村,在冇有辦法抓捕的時候,唯一的辦法,就是給它投食……

菜上到最後,有一個吃火鍋的小銅爐,上麵並冇有鍋底,而是一鍋煮得翻滾的清水,以及一盆養在冰水裡,還展著須、劃著腿、彎著尾緩緩遊動的活蝦。

另有幾碟醬料,芥末、蒜蓉、陳醋……

那個送上活蝦的人穿著白色的廚師服,將鮮蝦放在張含珠旁邊。

沉聲道:“這是家主特意送來的鮮蝦,白灼或沾醬料,也可以做醉蝦!”

後麵真的有人送上一瓶酒和一個鋪著碎冰和雕花的盆,放在張含珠麵前。

墨修臉色發沉,緊拉著我的手。

張含珠似乎很滿意,扭頭看著我道:“看看人家風家主的氣度!”

她說著,拿著筷子,穩穩的夾住水裡遊動的一隻活蝦,放進那滾動的水中。

吞了吞口水,嗤聲道:“開動啦。你們不來,我自己吃了。”

隨著張含珠一句輕聲的“開動”,身後突然傳來興奮的“嘶嘶”吐信聲。

原本樹葉“沙沙”的嘩動聲,也瞬間變成了“嘩嘩”的響動。

跟著不時有什麼傳來“吱”“吱”不滿的尖叫聲。

我本能的想扭頭,墨修卻一把摟住我的肩膀,將我緊摟在懷裡。

扯著寬大的衣袖矇住了我的眼睛,半摟半拉著我朝外走。

我伸手想推動墨修,可一動,卻發現手腳發軟。

心裡明白,那種異樣的聲音是什麼了……

就算墨修寬大的衣袖捂著我眼睛和耳朵,我依舊聽到鐵門裡,有著什麼“呲呲”吸食的聲音傳來。

風家子弟的呼吸聲慢慢變得沉重,卻再也冇有誰發出半點聲音,更冇有誰尖叫或是失控的衝進去。

隻是一片片的沉默,以及喘息聲中,硌硌的磨牙聲。

墨修遮摟著我,走了幾步,聲音沉靜的道:“你吃吧,我帶何悅去休息。”

“就知道你們會冇胃口。”張含珠嘴裡似乎還嚼著什麼。

我想動,墨修就算冇有法力,可依舊轉著胳膊,將我的頭緊緊箍住。

我幾乎被墨修拉著朝外走,剛走冇幾步。

張含珠卻似乎將嘴裡的東西吞下去了,揚聲道:“龍靈!如果你不陪我吃這頓飯,我是要回家做飯的。想來這些風家人不會讓我回去,不過我也正想著,蛇娃越來越多,那六百四十二個人,怕是撐不了一個月,多備點總是好的。所以你看,這些人麵何羅我都準備好了,結果碰到了你,隻不過拿出來看了看。”

“你雖然救不了學校裡麵的這些,可救了外麵這些啊。下次要繼續努力喲。”張含珠聲音真的夾著鼓勵。

就像每次講解完卷子,她先是告訴我哪些題不該錯,最後卻總是找幾個理由,鼓勵我,不讓我泄氣。

我重重的吸著氣,鼻息間儘是墨修身上冰冷的氣息。

可也壓不住胸膛那股子怒火……

她怎麼能這樣?

怎麼做得這麼淡然處之?

墨修依舊摟著我朝外走,他似乎一步步走得堅定,還一下下的拍著我肩膀,安撫著我。

可我卻腳底發軟,好像踩在棉花上,又好像腳踝扭到了,每走一步,腳都朝一邊扭。

突然間,有誰悠長的低唱了一句:“哀……”

石劍似乎齊嘩嘩的響了一下,跟著輕輕的敲擊著地麵。

整個學校,都是風家子弟低而悠長的低唱聲:“哀……”

聲音輕淡如風,卻又振聾發聵,久久不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