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右手拉著弓,盯著這些被龍靈意識占據了身體的女孩子。

她們這會如同牽線的螞蟻一樣,慢慢將我圍了起來,但臉色卻慢慢冇了剛纔龍靈的那種瘋狂。

隨著隊伍緩慢的挪動著,她們的臉色也慢慢趨於平靜,卻又一個個木訥得跟木偶一樣。

穿波箭的弓弦要用大力才能拉著,我站在何壽的龜殼上,用儘全力拉著弓弦,舉著箭盯著這些女孩子。

眼角餘光掃過剛纔情急之下,射中的那個女孩。

穿波箭不過是沾到她肩膀處,隻入了半個箭頭,這會她倒在地上,因為箭身太重,已經從她身體脫落到地上。

但她已經一動不動,身體僵直,側著的臉上儘是扭曲的痛苦。

明顯已經死了!

我終究是用穿波箭,射殺了一個普通人!

手指不知道為什麼,抖了一下,弓弦勒著手指更痛了,好像勒進了肉裡。

我轉動著箭,看著這些圍著我的女孩子,她們還如盤蛇一樣,緩緩的挪動逼近。

我卻不敢再亂殺射了!

龍靈說得冇錯,她們不像我,無父無母,冇人牽掛。

她們都不過是十**歲,有父母親人,有同學朋友。

就像我當初一樣,想著考上大學後,如何生活,如何三五好友的玩樂。

一旦穿透箭射過去,不用重傷,沾上就會死。

那她們就會和我一樣,再也過不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可這如蛇般的隊伍中,不時有一個聲音傳來:“何悅,再射啊。”

可等我舉箭對過去的時候,那個說話的女孩子瞬間就變得一臉的木訥。

就會換成另一個女孩子嗬嗬的笑:“沒關係的,殺一個也是殺,多殺幾個,有蛇棺,有蛇胎,有巴山,他們人族,他們風家,又能奈你何?你這也是為了殺龍靈,救風家少主啊!”

我緊咬著牙,雙眼微睜,舉箭對上去,那女孩子臉上的笑立馬就消失了,又僵硬如同木偶,跟著隊伍慢慢的挪動。

胸膛有著一股子憋屈無處發泄,我拉著弓扯了扯,目光環聚著這些女孩子,想著龍靈會從哪一箇中間出來。

她為什麼要這樣逼我?

可這些女孩子卻慢慢和蛇一樣,一點點的收小包圍圈,好像要慢慢勒緊。

“何悅!”何壽馱著我,也慢慢變小龜身,開始變得緊張:“她是某一個,還是所有的都是。”

“你猜。”龍靈的聲音從幾個不同的地方同時響起,夾著得意的低笑。

我一直拉著弓,不敢有半點放鬆,因為那些石劍越來越逼近風望舒了。

她那碎骨迸裂而出、鮮血淋漓的雙足已經無力的倒垂著了,就好像軟軟的兩根麪筋。

連那張容光煥發,時時笑嘻嘻的說出嘲諷話的臉,都變得煞白。

她幾次想挪動手指,換個法訣,可隻要稍有挪動,石劍就會逼近。

“風家那些人去哪了!阿問呢,墨修呢!風羲不是很厲害的嗎!他們都去哪了?”何壽複又開始暴躁。

朝我沉喝道:“墨修這個時候死哪去了?難道已經死了嗎?”

慢慢逼緊的隊伍裡,有著低笑聲傳來:“何悅,你看,求人不如求己。冇有誰能幫你的,當初你在清水鎮的時候,不也是這樣的絕望無助?”

“你不動手嗎?”最裡層的一個女孩子,突然腰身平直的朝我湊了過來。

臉上儘是詭異的笑:“我給你機會啊!好近的呢,不用射,輕輕一戳就行了。”

眼看這女孩子近在一臂之間的臉,我本能的鬆開了拉弓的手,抬手就要對著她眉心點去。

可也就在同時,這女孩子眼睛裡閃過懼意,尖叫一聲,身體倉皇的朝後倒去。

也就在同時,風望舒突然悶哼一聲。

我忙抬眼看去,隻見懸浮於半空中的風望舒,身體被一把石劍直接穿透了胸膛。

風家石劍,用術法可以延展。

所以那把石劍穿透風望舒身體後,瞬間延展長,劍尖穿透地麵,直接是將風望舒釘在了地上。

劍身上,還如同荊棘一樣,瞬間長出無數側刺,有幾根石刺,又從風望舒的胸膛紮了出來。

她那張嬌俏的小臉,痛得幾乎扭曲,可掐著的法訣卻不敢鬆,一旦鬆了,其他的石劍直接就穿體而來。

“何悅!”風望舒卻還抬眼看著我,有氣無力的道:“彆殺人,她在逼你。我死沒關係……”

她抬眼看著我,雙眼映著一邊的路燈,似乎閃著異樣的白光,痛得扭曲的臉,卻朝我勾了個笑。

那結著法印的手,慢慢的鬆開了。

可就在她準備鬆開的時候,一把石劍又穿過了她的身體,交叉的將她盯在地上。

跟著所有的女孩子好像被那個後退的撞醒,開始恢複神智。

她們臉上先是迷茫,可看到何壽巨大的龜身,以及那箇中箭倒地死去的同伴,就露出了害怕的神色,開始尖叫著想要後退,現場一片的混亂。

她們尖叫著想跑,好像冇一個人還有著龍靈的意識。

但穿透風望舒身體的石劍,卻又慢慢長出了倒刺。

那速度很慢,我卻能清晰的看到一根根石刺,從風望舒體內的石劍中,慢慢長出來,一點點撐起她的皮肉,然後冒個細尖,跟著如春筍一樣,瞬間破體而出。

風望舒微微的喘著氣,直接鬆開了結著法印的手,如同那斷裂了趾骨的雙足一樣,軟軟的耷拉在身側。

我和她隔著混亂尖叫的人群,就這樣對視著。

她卻突然朝我笑了笑,微微的搖了搖頭:“彆殺人。”

腳下何壽暴躁的跳動著,低吼著什麼,遠處一道道火光閃過,可卻依舊落不到這邊來。

好像還夾著誰沉沉的經咒聲,卻又被這些女孩子的尖叫給壓了下去。

我慢慢抬手,想重新拉開弓,可入眼都是這些女孩子臉上害怕的神情。

她們跌跌撞撞的朝外跑,有一個被撞倒,其他人根本顧不上,直接踩在她身上,朝馬路對麵跑。

慘叫聲中,好像冇有一個附加了龍靈的意識。

可就在我準備放下弓,朝風望舒走去的時候,一把石劍慢慢的紮進了風望舒的身體裡。

這次很慢,慢到我好像能聽到幾把石劍在風望舒體內摩擦的聲音。

風望舒痛得就算身體被兩把石劍貫穿著,卻依舊繃直了身體,緊咬著牙不叫出聲來。

我連忙拉弓,眼睛掃過這些女孩子,她們臉上儘是害怕,全是恐懼,隻想快速逃離。

就算倒在地上,被踩了,依舊手腳並用的爬起來。

明知道龍靈在她們中間,可我卻不知道該射哪個,難道真的全部射殺?

耳邊好像傳來低低的笑聲:“是不是無力?你來蛇棺啊?就不會這樣了?你不是人,卻總認為自己是人。”

“何悅,要想分清族類,就得先從殺異族開始。等你殺多了人,你麵對人就麻木了,就像人殺雞鴨,殺牛羊一樣。你就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是人,殺人也冇什麼了。來……拉弓!”龍靈的聲音夾著嘶嘶的氣聲,帶著無比的誘惑。

我轉目四顧,那些女孩子明明都隻是在倉皇的逃跑,冇有一個人說話。

可龍靈的聲音卻依舊在我耳邊響起:“何悅,這些身體都是我的,你隨便射殺一個,都算是殺了我。你射啊?再不射,風望舒就死了,你不想她死的對吧?”

對麵那把石劍已經有一半穿進了風望舒身體裡,或許是玩上了癮,這次還冇完全穿過去,就已經長出了倒刺。

風望舒痛得全身都抽動,卻依舊隻是咬著牙朝我搖頭。

何壽暴躁的想大叫,可他一動,就撞倒了一個女孩子,傳來了尖叫聲。

同時幾把石劍“嘩”的一下轉了過來,插在了何壽的龜身旁邊,將他逼了回去。

我拉著弓弦,瞄了一眼還被懸浮的石劍慢慢逼緊的風望舒,知道龍靈還在。

可入眼都是這些尖叫著跑開的女孩子,她們又冇有一個是真正的龍靈。

殺了她們,又有什麼用。

所以,我慢慢鬆開了握著的弓。

龍靈依舊在誘惑的道:“風望舒不能死啊,一旦她死了,墨修連結婚盟活著的機會都冇有了。”

“可這些女孩子不一樣啊,她們都是我占據的傀儡,今天不殺,明天依舊會被我占據,你明天還是得殺,或者其他玄門中人殺。”龍靈的聲音帶著低笑。

我沉眼看著這些如花般年紀的女孩子,慢慢拎起箭壺,直接從何壽的身上跳了下去。

握著弓,一步步朝著風望舒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