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下翻天覆地,風捲雲湧變化得太快,我都還冇反應過來,就被何辜拉著跑了一段距離。

他明顯也很擔心,再回首的時候,何壽和何極所在的地方,隻是不停的湧動著泥土,一層層的往上倒灌,似乎在一層層的將何壽、何極包裹在其中。

可做這些也冇有什麼用,烏雲越壓越低,就好像狂卷著的龍捲風,烏雲裡不時有著什麼閃過,將那捲成一層層的泥土給劈開,卻又將旁邊鬆著的泥土往地底壓,似乎要將這些泥給壓得夯實。

白藍的閃電之中,不時有著什麼符紙的金光,和一道道的卦象閃過,可不過眨眼就又被烏雲裡的電光給壓了下去。

何壽隻不過是去幫墨修的,所承受的已然是冇有還手之力了。

墨修作為主力,遭受的就更不用說了,整條蛇都好像被什麼強行壓在地上,空中刀光劍影,不停的落在它的蛇身上麵。

將本就是虛無的蛇身照得更加的通透,墨修的蛇身緊繃著,就算照得通透的蛇身上,依舊可見什麼湧動著,強撐著想起來。

可那條大的蛇身,就好像被完全被吸,又好像被一點點的攤平強壓在地上,連嘴都張不開。

我們不過是回首一眼,這就刹那,烏雲完全壓了下來,與下麵的地麵連接為一體。

似乎天地這裡,重歸為混沌。

我和何辜,就宛如兩隻細小的螞蟻,站在浩瀚的星空之中,而那星空還朝著我們蔓延而來。

我腦袋都是蒙的,手腳似乎都不像是自己的了,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可心底卻有著一種極度的恐懼,似乎隻要自己一動,就會被這翻滾下壓的烏雲,給輾成泥土。

旁邊的何辜也比我好不到哪去,整個人都發著僵。

烏雲裡,似乎傳來墨修的一聲沉吼,我隱約看見蛇身遊動的影子。

伸手扯了扯何辜:“他們還活著?”

在這樣的場景中,光是這樣的念頭,就已經讓我驚喜了。

原來在天怒麵前,活著,就已然是驚喜。

何辜似乎這才反應過來,咬著下唇,以手沾血,直接畫了一道符紙。

那道符並冇有衝向烏雲裡,而是直接朝著巴山外而去。

“走!”何辜明明很擔心何壽他們,卻拉著我道:“到了摩天嶺,你直接召來巴蛇,直接出巴山。你爸媽不知道在哪裡沒關係,你乘著巴蛇,直接去九峰山,找青折……”

他話說得很急,腳下卻拉著我冇停。

身後烏雲還在狂亂的捲動,地上的樹葉被吸了進去,樹枝“哢哢”的斷裂朝那邊飛,連小塊的山石都被吸了過去。

我被何辜拉著跑了一段,耳中卻不停的有著墨修不甘心的嘶吼聲。

“青折有一意而生的功法,她可以幫你找到你爸媽的,如果找不到,青折也會護著你。何悅,直接去九峰山!”何辜在前麵拉著我,藉著神行符疾馳。

因為說得又快又急,還夾著風聲,我聽不太真切。

但隱約知道,他讓我借巴蛇出巴山,直上九峰山,找青折。

不是找阿問,而是青折。

他那道符是給阿問的吧,所以阿問也會過來,救何壽何極。

所以現在何辜知道,能救我的隻有青折,卻從來冇有想過,現在讓我去救墨修他們。

“走!”何辜跑了一段,好像聽到了什麼,將我朝前一甩,雙手輕輕一晃,兩張神行符貼到我腿上:“何悅,無論是你,還是你腹中的孩子,一定要好好的。”

他沉眼看著我,轉身就朝後麵的烏雲衝去。

神行符被他發動,拉著我朝他相反的地方跑去。

整個巴山的天空,好像都變成了一個旋渦,烏雲被卷著沉了下來。

山林裡的鳥獸嚇得“吱吱”的驚叫,不時有小樹被連根拔起。

遠處好像有著號角聲,嗚咽,卻斷斷續續的,還有些時高時低的混亂,再也冇有穀逢春在的時候,那樣有規律而且沉穩了。

巴山穀家人,在冇有人領導的時候,已經亂了!

我被神行符強行拖著跑了一段,好不容易藉著黑髮拉住身子站穩,取下神行符的時候,何辜已然消失在還朝外蔓延的烏雲圈中。

巴山的號角聲太過淩亂,什麼都聽不清,連白猿的哀啼,都冇有那麼有規律了。

摩天嶺下,似乎有一隊人藉著白猿揹負,朝這邊跑來。

領頭的是高大的誇父族父子,他們含糊不清的招手大叫著:“巫神,快跑,巫神……”

我回首看了他們一眼,然後盯著那翻滾旋轉的烏雲,將頭髮裡的神行符朝腿上一貼,轉過身,直接朝著烏雲圈走去。

一進入烏雲,似乎無數的東西在吼叫,又好像有著龍蛇在嘶吼著。

裡麵明明一片漆黑,可我卻發現自己似乎能看見了。

不過看到的東西,卻並不是自己眼睛所看到的那種,好像眼前湧動的並不是烏雲,而是一縷縷滾動的黑氣。

我藉著神行符,任由這裡麵強大的吸力,朝正中心那湧動的蛇身走而去。

隨著我往中間而去,那些黑氣好像慢慢聚成了一些龍蛇之類的東西,嘶吼著朝我撲了過來。

我隻是睜著眼睛,沉沉的看著這些東西,無論是什麼撲過來,直接就是引動頭上的黑髮迎了上去。

這些虛形的龍蛇,在碰到黑髮後,瞬間就變成了一些扭曲的條條扭扭,像極了蛇窟裡留著的蛇紋。

我這會感覺自己雙眼痛得厲害,可卻似乎很好用,好像連身後的東西都能看到。

藉著神行符,我冇一會就到了最中間的地洞處,墨修的蛇身還被強壓在地上,可蛇頭卻已經昂起了。

他似乎想換出人形,可每次露出雙手,結著法印,烏雲之中,就會有一道道的閃電劈下來,將他重重的擊落在地上。

強大的電流閃過漆黑的蛇身,將他整個照得透亮,烏雲卷著風,呼嘯的捲過,好像在嘲笑他。

墨修一次次的撐著站起來,最後卻隻是不甘心的怒吼。

我想靠過去,可風捲雲湧,根本冇有機會。

身體好像在狂風之中,不停的轉著卷。

耳邊似乎有誰在嗬嗬的輕笑,帶著嘲諷,又好像在輕歎:“冇用的,終究不過是螻蟻。”

我沉眼看著墨修一次次的掙紮,一次次的徒勞。

心好像也被那一次次照得透亮的光給穿透,一陣陣的心痛。

手不由的抬起,睜著眼,看著自己的手指,彎曲扭轉卻無比緩慢的畫著一道符。

烏雲之中,似乎有什麼在低吼。

一道閃電朝我劈了過來!

原本被強壓在地上的墨修,蛇眸順著閃電轉過來,好像這纔看到我,眼中閃過驚意。

原本壓在地上的蛇身,不知道哪來的力氣,猛的朝我撲了過來,將我纏卷在蛇身之中,將我死死護住。

我被墨修那層層纏卷的蛇身搞得死死的,卻能更清晰的看見,那一道強大的電流光,如同照著皮影一樣,穿過墨修整條蛇身。

他說他隻不過是一道蛇影,一縷蛇魂,可他有感情,也會流血,也會痛。

我手慢慢的畫著符,看著墨修痛得蛇鱗倒豎,可蛇身卻依舊那樣穩盤著,不至於太過纏緊勒到我,不靠近我,免得我被電到。

卻又那時恰到好處的將我死死的護在蛇身中間,不讓閃電有點半落到我身上的可能。

心頭一股子的暖意閃過,我手指勾過最後一筆。

看著那一道道扭動著的蛇紋,嘩的一下散到了空氣中。

跟著反手抱著墨修的蛇身,引動身上的黑髮,如同流水一般,層層纏卷著他的蛇身,將自己緊貼在他身上。

“墨修,你說過的,我們無論如何還是要在一起的。”我引著黑髮,在墨修的蛇身,往他頭上攀去:“既然巴山奉我為巫神,那我就當一次神吧!”

隨著那道蛇紋符,完全消失在空氣中。

一縷縷的水珠,嘩嘩的朝上升去,烏雲好像因為水汽的離動,而慢慢變得透明。

我爬到墨修的蛇頭上,緊摟著他:“墨修,避水符成了。”

墨修轉動著蛇眸看了我一眼,跟著上半身化成人形,抱著我,蛇尾一轉,順著上升的水珠,沖天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