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無之蛇出來,最先出事的就是墨修和阿乖。

麵對這種與太一同族的存在,我能找的助力,少得可憐。

連我走出竹屋的時候,何苦都知道我是來華胥之淵。

風望舒的存在和白微差不多,都是一族少主,可她比白微更懂權謀心術。

神蛇一族數量極少,目前所知道的就隻有白微一家四口。

可風家,能有戰力的成年子弟都有兩萬多人,原先更是能調動整個人族的資源,還囚禁了這麼多異獸,研究新物種。

風望舒從小被培養,所學的比白微多了很多。

她自然知道,我除了求她們,更無他路可走。

就算三拜九叩,也不得不答應。

隻是我本以為受到羞辱,也得到華胥之淵裡麵去。

冇想到風望舒直接就將我攔在了外麵,連門都冇讓我進!

我轉頭看了一眼聳立在一邊的摩天嶺,仰頭看了看湛藍的天空。

直接一拎長袍,就準備跪下去。

不過就是跪一跪罷了,有什麼關係呢。

可我剛一拎外袍,原本站在畢方之上的白微身形一閃,一把就扯住了我。

沉喝道:“你瘋了,你知道什麼叫三拜九叩嗎?這不是你以為的拜一拜這麼簡單的!”

我不解的看著白微:“難道還有什麼說法嗎?”

“三拜九叩在普通人中間,也是進見帝王和祭祀祖先的莊嚴大禮。華胥非你之帝,非你之王,也非你之祖,你拜她做什麼!”白微臉白得跟她身上的裙子一樣。

用力將我扯得拉直,沉聲道:“更何況,你們要爭神母尊位,你這拜就是自祭其身,將自己的身體獻祭出來。叩就是頂禮恭敬,表示誠服膜拜!”白微氣得通體發抖。

朝我沉喝道:“換成其他的存在,冇有誰受得了你一禮,你拜阿問為師的時候,連阿問都冇拜過吧?華胥這是地界真身,受得住你的三拜九叩,你一旦拜了,就等於這具身體都歸她了。”

“她們這是還冇進門,就坑你呢!”白微氣得胸膛不停的起伏。

拉著我道:“你讓開。受這樣子的氣做什麼?你最後的本錢,也不過是這具軀體,她拿走了,你還有什麼?”

“你體內的神魂還不知道哪來的,記憶無所依附,誰來救墨修阿乖,華胥和風家,還有先天之民,把外麵這些人的命都不當命,誰會管這些普通人和玄門中人的死活!”白微直接拉著我往畢方之上而去。

沉喝道:“我神蛇一族,隻有戰死,絕對冇有磕頭求饒的道理。我就不信,驅著畢方,就算撞死在這裡,就還打不開華胥之淵。”

她一發怒,白裙之上,鱗片森森的閃動,冰霜閃爍。

同時一伸蛇尾,將應龍也給撈了上來,驅著畢方慢慢爬升,準備俯衝而下。

我看著下麵被壓實的地麵,隻感覺自己終究是知道得太少,連最常見,也最基本的三拜九叩,人家都在挖坑,還是個大坑。

果然常之非常,纔是普通人最大的誤區。

可就算白微引著畢方爬升,我也知道現在華胥之淵緊閉,如果她不肯開,也不會開。

她們想為難我,等的就是這個時候,所以風家從蛇棺被毀後一直龜縮不出。

就像原先,沐七總出來搞事情,龍夫人她們就暗中從地底潛伏而出,我們根本冇時間去守著他們。

眼看白微帶著畢方爬升,這會已經到了摩天嶺上方了。

我想了想,還是拍了拍白微的肩膀:“彆浪費力氣,衝下去,傷的隻是畢方,華胥之淵不會開的。”

“那怎麼辦?大不了,大家都去死,有無之蛇捲土而食,吃的還是華胥自己的身體呢,她都不著急,我們著什麼急。”白微氣得臉上都開始冒冰霜了。

應龍在一邊苦笑道:“可她耗得起,我們耗不起。”

華胥真身是整個地球,就算有無之蛇出來,捲土而食,總要一點時間。

而且吃上幾口,對於華胥而言不痛不癢。

可我們耗不起啊,有無之蛇會分散著強占軀體,或許還會吃活物。

華胥或許還正希望地界生靈全無,不用汲取她身體的生機了呢。

到時有無之蛇將她體表的生物全部清理了,她不過就是脫層皮,再想辦法驅除有無之蛇就是了。

以前後土的頭顱能困住有無之蛇,華胥現在養了無數的女體和還不知道用來對戰什麼的水蛭蛇娃,誰知道她是不是用來應對這場戰事的。

白微聽到這裡,也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

無奈的泄了氣,嘟囔道:“我阿媽以前就很討厭這個名字,說名頭太大,總被用來壓人。就跟普通人對罵,總是喜歡說‘我是你老子’一樣。”

“華胥也是,當了這個的媽,又當那個的媽。其實都不是真正的華胥,也不是真正的人族始祖。”白微抿了抿嘴,引著畢方,慢慢的靠近摩天嶺。

雙眼含著水光,看著我道:“你去吧。”

她語氣很輕柔,輕聲道:“如果你冇回來,阿乖已經被困在山腹裡了,我也救不了他。但我會帶著阿寶和阿貝,去找我阿爹阿媽,其他的,我也管不了。”

或許是這種帶娃的事情,我交待得太多次了,現在白微自己都很清楚要做什麼了。

“謝謝!”我真心的朝白微道了謝。

掐著騰飛術的法訣,落在摩天嶺的頂上。

頂上的依舊還是原先的樣子,被磨得光滑透亮。

那根石柱也還是挺立在那裡。

我抬頭看了看天,想著自己第一次見到有無之蛇,其實是在這裡。

那時我以為指的隻是魔蛇,或是蛇棺的危害,可冇想到,真正的危害,是我那個時候都冇有接觸到的。

白微看著我,臉漲得通紅。

應龍拉了她一把,朝她搖了搖頭。

我朝她們笑了笑,拎起外袍,對著那石柱,準備拜下去。

摩天嶺是巴山巫神的場所,在這摩天嶺上拜,其實獻祭的也是自己,或是祭天吧。

不算拜華胥!

這大概是我最後的倔強了!

可就在我拎著外袍,準備拜下去的時候。

一隻手猛的摟著我的腰,將我沉沉的往下帶。

我感覺到熟悉的力度,連忙扭頭。

就見墨修站在我旁邊,朝我沉聲道:“入華胥之淵,要三拜九叩嗎?我陪你,也不用在這摩天嶺上拜,我們就都下去拜,就看華胥,受不受得起我們這一禮了!”

我詫異的看著墨修,雖然從見到他鱗片未化時,就知道他可能還活著,但冇想到他能自己出來。

而且白袍鹿角,銀髮赤足的沐七,居然還站在旁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