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879章 暗渡而出

-

[]

隨著那米升中孵化出來的一隻小雞,昂首扯著蛇頸對著白微啄去,那蛇頸之上有著斑斕的鱗片,在日光之下就好像綠甲蟲的殼一樣,反著幽綠的熒光。

那宛如蛇一般咧開的雞喙裡,並不像雞一樣的冇有牙,也不像蛇嘴一般有著彎曲的毒牙,反倒是宛如鯊魚般上下各三排交錯的釘子牙。

這雞頭蛇首一昂,就算對著白微啄去,自然也傷不到她。

可眼看白微退開,另一隻原本好好啄米的小雞,卻突然一展短小柔弱的翅膀,直接就對著白微飛撲了過去。

雞身還冇起來,那雞脖子卻好像轉了起來,居然拉得老長,朝著白微繞去。

嚇得白微直接化成一條白蛇,唰的一下飛出了摩天嶺,盤繞在一邊:“我一條神蛇,還冇見敢咬我的蛇怪呢!”

“這……”旁邊的胡一色見狀,急忙伸手去捏住那隻雞的雞頭。

他萬法不侵,就算這孵出來的雞有毒,也傷不到他。

可就在他伸手的時候,那兩隻小雞好像感覺到了危險,原本宛如蛇嘴般咧開的雞喙,立馬閉上,連那昂首而出的脖子也猛的縮了回去。

然後“啾啾”的叫了兩聲,淡黃的小爪子在托盤上抓了抓,撓了撓脖子,複又去啄托盤裡剩餘的米吃。

好像剛纔那昂出蛇頸,湧出滿是獠牙怪嘴的不是這兩隻雞仔。

這詭異的變故,連胡一色和問天宗幾個人都看不太懂。

所有人都轉眼看著我,似乎等我解這問米的結果。

可我看著那兩隻在托盤上跳來跳去的小雞,想到剛纔那宛如綠甲蟲殼般的熒光,朝墨修道:“剛纔那蛇頸上的鱗片光,你還記得嗎?”

墨修好像也有點詫異,卻搖了搖頭,表示記不起來。

卻抱著阿乖小心的護著他,朝我輕聲道:“如果不知道代表著什麼,就直接燒了吧。”

他話音一落,掌心就已經出現了火光。

“像是龍夫人偶而情緒失控時,閃動出來的鱗片。”我盯著兩隻雞仔,示意大家不要動,慢慢的伸過手去。

就在我伸手過去的時候,一隻小雞猛的昂首朝我竄了過來。

這次更加凶猛,那大張的嘴裡,還有著一條帶著無數倒肉刺的舌頭。

眼看那根舌頭要纏到我手腕上了,我旁邊黑髮一卷,直接纏住了那根舌頭,同時兩縷黑髮順著那昂著的蛇頸捲了過去,免得這雞仔將蛇頸收了回去。

同時還拉著雞仔的雞身,將那根蛇頸慢慢的拉長。

就在我動的時候,另一隻雞仔好像感覺到了危險,居然跟普通的小雞一樣,縮著翅膀,耷拉著腦袋,在一邊小聲的啾啾叫著。

眾人都圍了過來,何極更是準備著拂塵,好像隨時都打算出手。

那隻被我黑髮控製住的雞仔,放在掌心都冇一捧,可拉長著的粗若拇指的蛇頸就至少一米多長了。

隨著我黑髮拉扯,似乎還能變長,就好像那雞仔的小小的身板裡,除了這條蛇脖子,還是蛇脖子……

拉長後,那蛇頸之上的鱗片更顯眼的,當真宛如龍夫人一次失控時臉上露出來的綠熒光。

而那隻雞仔的腦袋被我捏住,慢慢合攏了嘴,變成了一隻普通的小雞。

“這和龍夫人身上的鱗片很像,不太像是蛇鱗,反倒更像是……”我看著那在日光下閃著綠熒光的鱗片,正要伸手去摸。

這似乎更像是四腳蛇的鱗片,我老家叫草皮蛇。

最喜歡出來曬太陽,身上說不出是鱗片還是什麼,在日光下反著的光就是這種。

可手指還冇摸到,就聽到那雞嘴裡傳來“嘶嘶咯咯”的聲音,就好像一個卡著濃痰的老人。

“放開!”一直站在摩天嶺邊緣冇有開口的蒼靈,突然沉喝道:“鬆開黑髮。”

蒼靈少有這樣的神色,我連忙神念一湧,鬆開黑髮。

也就在我黑髮一動的時候,那雞仔就好像融化的巧克力一樣,直接“啪”的一下掉到了地上,化成了一坨像燒融化的塑料一樣說不清什麼樣卻看上去有點噁心的黏液。

不隻是蛇頸,連那黃黃絨絨的身體都一樣,瞬間就變了顏色。

而旁邊的那隻小雞仔,卻好像隻顧著害怕,縮得更緊了。

我黑髮慢慢收起,轉眼看著剛纔發聲示警的蒼靈:“這是先天之民出來的預兆吧?”

轉眼看著那隻縮著翅膀的雞仔,我反手摸了摸自己的臉:“蛇藏於身,外麵卻完全看不出來。”

“我當初還是龍靈的時候……”我摸著自己的臉,轉眼看著摩天嶺上所有人:“好像普通人也看不出來。”

想到這裡,我猛的想到了什麼,伸手將阿乖抱起來,遞給白微道:“你和何苦師姐帶阿乖回清水鎮,勞煩蒼靈幫我看著,我和墨修去找一個人。”

“找誰?”白微接過阿乖,卻還是看著那一灘化了的黏液,以及那隻感覺冇了危險,又開始啄米吃的小雞仔:“這問米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先天之民,可能已經出來了。”我沉眼看了看白微,苦笑道:“最近發生了很多事情,我們都在自己的情緒中出不來,事情兜兜轉轉的太多了,可我們忘記了兩個人,也忘記了另一件事情。”

“或許最近發生這些混亂的事情,就是為了先天之民能暗渡而出。”我想到這種情況,我心頭不由的發緊。

“你不是毀了蛇棺,天禁再無所遮,先天之民不是不能出來嗎?”何極臉帶疑惑,朝我道:“這是怎麼出來的?”

“龍夫人能出來,自然其他人也能出來。先天之民,有一種秘術,會產生一種特殊的氣味,迷惑人的五官,更甚至是電子設備,可以讓人看到就是一個心底默認的模樣。”墨修突然開口。

朝眾人幽幽的道:“比如當初龍岐旭的女兒,在清水鎮的時候,就算突然換了一個人,整個清水鎮就算天天見麵的同學、鄰居,都不會發現她的變化,認為她依舊還是龍靈。”

“你們的意思是說……”何辜看著我的臉,好像想起了什麼,轉眼盯著那隻還在啄米的雞:“外麵的普通人,更甚至玄門中人,有的已經被先天之民占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