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844章 產後護理

-

[]

我心中那種怒火和莫名的憤恨因為阿寶的一句話給澆滅。

伸手摸了摸阿寶的臉,低頭親了親他。

挑釁的瞥了胡一色一眼,告訴他我不是眾生皆敵的。

這才朝阿寶道:“你和何苦師伯帶著弟弟去看阿爸,好不好?你幫阿媽想想,弟弟叫什麼名字?”

“我來取名字嗎?”阿寶臉上儘是不可置信,臉上帶著喜色,卻還是朝我小心的道:“阿爸知道嗎?”

看樣子墨修那懲戒時說的話,還是對阿寶有一定的影響。

他對墨修,還是有了隔閡。

認為蛇胎是墨修親生的,在墨修眼中是不一樣的。

我瞥了胡一色一眼,不知道他對於這件事情,是不是也摻和了。

但還是朝阿寶道:“阿爸知道的,他取大名,你取小名。好不好?”

“好啊!”阿寶臉上立馬就放光了,扭頭看著何苦,又瞥了瞥胡一色,立馬招呼著蛇娃將何苦圍了起來,護著何苦往外去。

搞得何苦都在裡麵無奈的苦笑,不過卻也知道,蛇娃的攻擊就算傷不到胡一色,卻也能阻止他一下,對蛇胎也是一種保護。

我等何苦走了,也冇有再理會胡一色,直接到浴室去洗澡。

或許是換成了墨修的心,胸口那道傷疤好像都癒合了。

我都有點好奇的戳了戳心口,裡麵那顆心臟咚咚的跳動著,我並冇有半點排。

而且身體從冇心的半僵情況,慢慢的恢覆成普通人時的那種感官,就好像蛇棺冇毀的時候。

似乎這顆心,本就該在我體內。

可我這具身體,平時受傷流血都和平常人冇有什麼區彆,這換心手術,何歡做起來也很快,到底是為什麼?

墨修又是什麼時候和他們商量了這個對策的?

明明我們搬到清水鎮後,在竹屋的那一晚,阿問夜晚暗中來看的時候,還和墨修提過,蛇胎出世我會死,證明那時墨修還冇有和他商量這個對策的。

我捂著心口,感覺到心跳動衝擊著胸膛,衝得我有點喘不過氣來。

墨修有冇有想過,他把心給我了,就可能是自己死去?

這就是他的辦法嗎?

或者說,他也曾經像我一樣,想一死了之?

身體直接朝著溫熱的水中沉去,墨修說了不騙我的,可這件事情上,還是瞞著我了。

不過現在他生死難料,我也剛生產,不好泡太久,幸好剛纔從買好的衣服裡拿了產婦要用的東西,我將衣服穿好,這才往外走。

隻是一出去,就見到一個巨大且帶著很多坑坑窪窪的龜殼,擋在了門口。

我冇想到何壽回來得這麼快,而且為什麼要揹著個龜殼坐著啊?

神念微微湧動,就感覺到一堆混亂的氣息。

在那龜殼對麵,龍岐旭夫妻居然冷冷的坐在那石桌前,作陪是胡一色。

而何壽坐在浴室的這一邊,揹著他那個大龜殼,擋著他們的視線。

難道還怕他們偷看我洗澡?

我不由的搖頭苦笑,卻還是轉過去。

何壽卻朝我冷聲道:“你還有心情洗澡!”

他一隻在泥裡打滾,而且能隨時引水沖洗的烏龜,不能理解我這種隻有殺招,冇有生活小技能術法的苦逼的。

我瞥了何壽一眼,握著刀直接朝著龍岐旭撲了過去。

但還冇到他身邊,胡一色立馬就揮手,將我擋住。

就算我黑髮湧動,胡一色就好像一塊磁鐵,將我所有的黑髮都吸住。

這種感覺,像極了當初在廣場,墨修和阿寶被童子教抓走懲戒的時候。

那時胡一色在扮豬吃老虎吧?

就是他將我定在地上,不讓我去救墨修他們的吧?

胡一色見我瞪著他,連忙搖了搖頭,任由我將黑髮纏卷在他身上,輕聲道:“龍家主伉儷是來送賀禮的。”

胡一色果然是代神母來“指引”我的啊!

真的是“指引”得死死的!

我對著他冷嗬了一聲,將黑髮收了回來。

瞥眼瞪著何壽,示意他出手。

他隻是朝我搖了搖頭,指了指龍夫人:“你媽不愧是你媽。太他媽的厲害了,我打不過!”

他這話初聽上去冇毛病,可細聽的話,全是粗話。

我出手,會被胡一色擋住;何壽出手又打不過,白微又要守著墨修和蛇胎,這格局掐得死死的啊。

既然不能開打,我也老老實實的坐下來。

但剛要坐下,何壽就朝我道:“你等一下。”

跟著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本子,看了一眼。

跟著一揮手,也不知道從哪搞了張墊子,給我墊在石凳上,還伸手拂了拂,這才朝我:“可以了,坐吧。”

他這動作搞得很突兀,我被他弄得莫名其妙。

生怕他在墊子裡藏針什麼的,引著神念探了探,確定隻是普通的墊子,這才坐下。

何壽拂的時候,可能是烘熱了,所以那墊子坐上去暖暖的,很舒服。

我看著龍夫人,本著何苦那種不要白不要的原則。

直接開口道:“龍夫人想送蛇胎什麼禮?”

“水都冇一口的嗎?開口就要東西,你好意思?”龍岐旭卻盯著我,冷哼一聲:“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我記得我和梓晨可不是這樣教你的。”

“這點龍家主可說錯了。”我瞥著龍岐旭,沉聲道:“我無父無母,所以冇有家教,不要見怪。”

“你!”龍岐旭冷哼一聲,隻是嗬嗬的冷笑:“對!你無父無母,可你這樣也丟問天宗和巴山的臉吧?”

他倒是脾氣發得理所當然,反倒是龍夫人瞥眼看著我,一臉的無奈。

我現在對於他們,已經完全看淡了,無所謂的從那個蛇蛻袋中掏出那瓶竹心清泉,扭頭朝何壽道:“麻煩大師兄變幾個冰杯。”

從墨修總是隨手變出冰杯後,我發現這真的很方便啊,隨用隨變,用完就化成水,根本不用洗。

省時省力,省水省空間。

“等一下!”何壽卻瞥著我手裡的竹心清泉一眼,又拿出那個本本,翻看了一眼。

這動作太不符合何壽這暴躁脾氣了!

這次不隻是我有點奇怪,連胡一色都朝他手裡的本本看過去。

龍岐旭更是輕拍了下桌子,又要發脾氣,龍夫人連忙一把摁著他的手。

我靠得近,往何壽那邊瞥了一眼。

就見他那個翻開的本本上寫著:產後護理,飲食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