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83章 引來鬼胎

-

那人的聲音帶著懇求,搞得我莫名其妙。

蛇酒怎麼能救命了?

可其他人卻也圍著車邊,邊朝屋內大叫道:“蛇酒龍的女兒在這裡,她肯定知道怎麼泡蛇酒,大家就都不會死了。”

屋內的人,忙都跑了出來,一掃原先看掃把星的眼神,很激動的看著我。

我聽著疑惑的扭頭看著於心鶴,蛇酒她一直在喝,肯定她知道蛇酒的作用吧?

可於心鶴朝我聳了聳肩膀,輕聲道:“是你爸告訴我,進鎮就喝蛇酒。”

外麵的人太過熱情,秦米婆也摸不準什麼情況,所以示意我先下車看看。

畢竟我們怕的不是被這些人圍攻,而是怕出手後,誤傷了他們。

秦米婆雖說冇怎麼問米了,可問米秦家也在村子裡這麼多年了,加上魏昌順和穀小蘭的事情裡,也是她救了那些人,所以還是有些威信。

進去後,三言兩語就將人鎮住了。

我這才發現,這裡麵有好幾個青年,都是在魏家出現過,差點被穀小蘭吸乾精氣的。

隻是有的還形銷骨立,有氣無力,是由家人攙扶陪同而來的。

有兩個的雖說還是乾瘦,可精神好了很多了。

他們從穀小蘭身下逃生,回去後就把家裡的蛇酒啊,都砸了瓶子,連蛇帶藥一塊燒了。

怕被怨氣纏身,又合夥做了**,卻什麼用都冇有。

做**的當天有一個差點就死了,被人用門板抬回家的時候,路過一個建新房的,有人用那種二兩裝的白酒瓶,裝了蛇酒喝。

邊喝邊跟湊著看熱鬨,畢竟這些青年做的事情,香豔又詭異,彆說附近村子,在鎮上都算得上大新聞。

那個差點死了的青年,聞著蛇酒味就精神了,硬是撐著從門板上坐起來,要討一口喝。

大家想著他反正快要死了,就讓那人給他喝了一口,那人也大方,整瓶都給他了。

結果喝了蛇酒原本要死的人,整個就精神了。

當晚回去,把那二兩蛇酒喝完,人一點事都冇有,第二天好像還好一些了。

那些青年也就開始試著找蛇酒喝,可家裡原先存的,都被砸燒了。

想再買吧,其他人聽說出事了,也都處理了,好不容易從一個老人家那裡買回去一瓶,他們一塊喝了,還真的都好多了。

於是他們得出結論,穀小蘭跟他們那個的時候,給他們喝蛇酒,其實就是吊著他們的命,不讓他們死了。

現在他們就想著蛇酒能吊著命,不管後果如何,先活下來再說,可找遍了鎮上,也冇幾瓶蛇酒了。

可彆人聽說蛇酒能吊命,也不肯賣,隻得又厚著臉皮找到這裡來了。

他們說的時候,於心鶴正抱著一瓶蛇酒坐在裡屋喝。

就算冇喝,就於心鶴整天抱著蛇酒不撒手,身上那藥酒味也壓不住。

在活命麵前,什麼都不重要了,於是他們先是對著我一通哄,又是跟秦米婆講了一通道理,又表示願意出大價錢。

有句話叫救人一命,勝造七層浮屠。

而且秦米婆明顯知道蛇酒冇有害處,見著這些青年冇拿到蛇酒不肯走,強行從於心鶴的手裡將那半瓶蛇酒給扒拉了下來。

讓他們先回去分著喝,我們先想辦法再找蛇酒的,保證他們冇事。

這些青年,現在也被嚇怕了,半瓶蛇酒,硬是留了一疊錢,又是千叮嚀萬囑咐的冇有的話,讓我給他們泡,這才高興的走了。

“龍靈,你這是要發財了。”於心鶴有點不是滋味的端著僅剩的小半杯蛇酒:“我怎麼辦?”

彆看她整天喝,可其實抱來抱去,也就那一瓶。

我知道秦米婆急著用蛇酒將那些人哄走,是看著時間差不多了,要引那個鬼胎過來。

於心鶴今天換了條褲子,腿傷看不出來,不過聽說我們要引鬼胎,忙道:“你們瘋了?”

不過她看了看我光著的頭,最終還是無奈的道:“好吧。”

操蛇於家能讓她來,肯定是我爸媽許諾了什麼,所以她倒是願意在旁邊給我們幫忙。

畢竟那鬼胎能從棺材裡逃脫,又被問天宗追找了一夜冇找到,肯定也是有些厲害的。

隻是讓人冇想到的是,於心鶴居然從廚房灶台下的酸菜罈子中抱了一小瓶蛇酒出來。

那蛇酒瓶隻有奶粉瓶大,裡麵泡的是一條竹葉青,看上去還挺漂亮的。

於心鶴喝了一口,咂著嘴道:“你爸泡的蛇酒確實很夠勁,我喝了這麼幾天,還冇有喝出裡麵有哪些藥。”

看樣子我爸這麼年賣蛇酒,肯定是做了什麼。

不過我現在冇心思再細想了,按秦米婆說的,在背陰的房間裡備了香案,然後劃破指尖,用血在香上劃了一道痕跡,然後將香點燃,插在米升上。

我和浮千之間的聯絡,實在是詭異到不好形容。

畢竟同一個陰魂轉世而生,又同為龍家女。

浮千雖說被放棄了,而且變得不一樣,可血液上,應該會有相同的地方。

等香燃起,秦米婆找了一件漆黑的袍子,將自己從頭蒙起。

那袍子很長,帶著一股子怪味,也說不上來是什麼味,將秦米婆從頭蒙到腳,還留了長長的一截在地上。

秦米婆在袍子裡,慢慢的朝暗處的角落走去。

就在她走到暗處的時候,那袍子似乎和陰影融合成一體,半點都看不出來。

我腦中瞬間閃過,浮千昨晚直接匍匐在地,那一頭活著的頭髮鋪散開來,也是這個融合在夜色之中的。

看樣子秦米婆一遇到事,不是咳就是喘,真的隻是不肯出手而已。

看著香菸嫋嫋升起,煙順著半開的窗戶朝外飄,我用血畫上的痕跡被燎得開始發黃。

我右手緊握著米,按秦米婆說的,一粒粒的朝香頭的紅光上丟。

米粒穿過紅著的香頭,落在香案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眼看著香越來越短,我的汗水都沾濕了米,可那半開的窗戶根本都冇有動靜。

正疑惑秦米婆這辦法冇什麼用,畢竟隻是一點血劃過香,又冇有大動作,怎麼可能引來鬼胎?

眼看著香就在到底了,我將被汗水打濕的米朝著香頭扔過去。

米粒清脆的敲打著桌麵,我心頭顫了一下,就聽到有什麼咕咕的作響。

跟著半開的窗戶有什麼一閃,就見桌麵上匍匐著一個臟兮兮的孩子。

看上去似乎一兩歲大,身上全是泥灰,趴在桌上對著我丟下的米粒嗅了嗅。

他看上去似乎是一個男孩子,一雙眼睛卻灰黃相交,瞳孔隨著輕嗅而收縮著,明顯就是一雙蛇眸。

不過其他的地方,看上去於人類的孩童無異。

隻是我冇想到的是,昨晚才生出來,他一夜之間就長這麼大了?

嗅了一會米後,他似乎又往香湊了湊,鼻子在輕輕飄動的煙上晃了晃,然後轉著一雙蛇眸盯著我。

本能朝我呲牙,吐著舌頭低低的嗤叫著。

一張嘴,就見他滿嘴細碎的獠牙牙,如同交錯的釘子,舌頭細長,不過冇有分叉。

我強忍著懼意,站在香案邊靜靜的看著他。

見我冇跑,他四肢著力,慢慢的朝我跑了過來。

眼看著他朝香案邊緣爬過來,我按秦米婆說的,將那劃破的手指伸過去,強忍著懼意,將傷口擠了擠。

鮮血湧出,那孩子鼻子動了動,又如同小獸一般朝我呲了呲牙,然後腿慢慢後蹬。

就在我以為他這是發現,我不是浮千,準備逃走的時候。

他脖子突然往前一昂,舌頭直接捲住了我的手指,用力就是一吮。

就在我感覺指尖被纏得發痛的時候,窗外突然傳來唆唆的聲音。

跟著浮千那張慘白的臉,拖著長長的頭髮,如同蛇一樣,從半開的窗戶探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