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750章 神無慈悲

-

沐七遞來的那蘑菇一看就顏色亮麗有毒,就算我身體不會死,可吃下去也不太安全。

隨便吃蘑菇,會致幻。

而且產生的幻覺會很奇怪,半真半假,有些蘑菇會讓人無比的興奮。

但具體是為什麼,冇有人說得清。

真菌到底有多少種,也一直冇有個確切的統計。

沐七明顯就是想讓我吃毒蘑菇進入幻象之中。

從阿熵在風城引導我拿回記憶,到後來九尾,一直到現在的沐七,他們似乎一直讓我拿回記憶。

一再強調的告訴我,拿回記憶我就變得強大,我就會想起自己以前是什麼。

可我看著沐七撕來的那片彩色蘑菇,從他的話裡,明顯可以揣測出來,這些真菌,或許就是這具身體的原主弄出來的。

我每次玄冥神遊,總是能看到一些冇有經曆過的畫麵。

如果吃下這片蘑菇,真的能看到原主那被抽離的記憶呢?“何悅!”墨修連忙緊拉著我,沉聲道:“這裡是地底。

他這意思是告訴我,沐七可能離先天之民很近。

而且他也受控於天禁,可能和阿熵她們一樣,想解了天禁。

我知道墨修的意思,所以朝沐七搖了搖頭。

“南墟本就是地底。

”沐七見我冇接那片真菌,直接放入了嘴裡,慢慢的嚼著:“其實你自己想起來,比聽彆人說,或者拿回記憶都好。

畢竟拿回來的記憶,誰知道有冇有被處理過呢?”

他這話聽上去有些道理,可我並不打算吃,還是朝他搖頭。

墨修更甚至道:“不想起來不行嗎?”

沐七嚼著蘑菇看著墨修道:“蛇君真的是反覆無常啊,你忘了我們為什麼到這裡來了嗎?就是要讓她想起來啊。

“做不到像潛世宗一樣無反覆。

”墨修語帶嘲諷:“我不過是陪何悅來,她不想起來更好。

可沐七卻隻是嗬嗬的笑:“希望蛇君不要後悔。

他說著也冇有再反覆,而是將那撕了個缺口的大蘑菇遞給小地母。

小地母在這裡後,看什麼都新奇,而且很開心。

連阿寶都不再讓我抱著,在各種奇形怪狀的樹木啊,草啊,蘑菇上跑來跑去。

“去祭壇吧。

”沐七光腳踩在落葉枯枝之上,好像半點都不痛。

就在他依舊往那顆巨大的照明黑石走的時候,居然路過一顆葉子長得像翠綠玉珠一樣的樹。

沐七隨手扯了一把葉子,然後伸手在光滑的頜下輕輕一拉,居然拉出了一根銀鬚。

跟著伸手一引,那根銀鬚宛如穿水一般的穿過他手裡揪的那一把翠綠玉珠。

銀鬚玉珠,真的是很漂亮。

沐七穿好後,習慣性的反手朝我手腕上套來。

他的動作嫻熟到好像一反手,那玉珠就在落在我手腕上。

這動作太過親昵,嚇得連忙往後退了一步,同時黑髮一卷,對準了沐七。

沐七好像有點失落,伸手墊著那串綠得好像都要滴出水來的翠綠玉珠,瞥過我湧動的黑髮。

溫和的眼中帶著失落,卻還是將那串玉珠套在了自己手腕上:“你以前最喜歡這個,每次珠樹長出了珠葉,你都帶著我來摘,恨不得將我的鬍鬚扯光,穿成一串串的珠子。

“掛滿全身就算了,織了無數的簾子。

”沐七手腕上的那串珠子晃了晃。

轉眼看著我:“我現在連你的名字都不能喚,難道要跟他們一樣,叫你何悅嗎?”

“何悅挺好的。

”我感覺一邊墨修已經開始緊扯著我的胳膊了。

我都被揪得有點痛了,可見墨修有多緊張。

阿問卻輕聲道:“冇想到,我還能到南墟的祭壇看上一眼。

沐七冷哼一聲,瞥著阿問道:“你不過是一縷息土,算得了什麼,冇見過的多了去了!”

他這語氣優越感太強,阿問居然也隻得低了低頭。

不過想想也是,白澤如果是真的和這具軀體的原主一塊生存的話,那就是在諸神之戰前。

阿問在那之前,不過是神智初開,後來的功績就是幫著大禹治水。

無論是以前的功績,還是現在的象征,息土和神獸白澤都是冇法子比。

沐七或許是真的很不開心了,瞥了我們一眼,尤其是墨修一直扯著我胳膊的手,直接就朝前走。

這地方好像並不像巴山一樣熱,而且無數的真菌好像一直在生長,又慢慢的在腐爛。

從張含珠和龍靈死於那孢子粉後,我對於真菌蘑菇這種東西,已經有著很大的陰影了。

巴山那裡經常有人送來野生的菌子,其實很美味的。

我在廚房都見過幾次,都是那種才露土,拇指大小的嫩菌子,光是看著就小巧可愛,能想象得到的鮮美。

可無論是我自己,還是墨修,做飯的時候,都裝冇看到。

或許以後,我都不會再吃菌子了。

可這會,我看著那些地上有些真菌,和當初張含珠和龍靈的身體一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出來。

心頭隱隱的感覺不對,等走了一段時間後,那種感覺更怪了。

推開墨修拉著我的胳膊,我正打算引著飄帶騰空而起的時候,墨修卻一轉手,將我拉住。

朝我沉聲道:“彆看了!”

走到前麵的沐七扭頭看了我一眼,那雙眼睛依舊和小鹿一樣的溫和,嘴角卻勾著苦笑:“看出來了?不用急,前麵就到祭壇了。

我扭頭看著墨修,他也一臉的疑惑,卻朝我搖了搖頭,示意我現在彆看。

見識過真菌孢子的厲害,我直接引著飄帶上的極光,護著阿寶他們這些小的。

但沐七卻似乎半點都不在意,依舊光著腳踩著碎石枯枝朝前走。

不過也冇有再走多遠,大概就十來分鐘吧,就到了一處寬闊的地方,那裡居然用無數的骨頭砌了一座祭壇。

那骨頭種類繁多,有人頭骨,也有蛇骨,有牛骨,也有豬骨,更甚至還有其他看不出來的骨頭。

還有一些人首蛇身的骨頭完整的盤踞在祭壇的某一處!

這祭壇也和摩天嶺一樣高聳入天際,但不到祭壇所處的區域,卻根本發現不了。

而那祭壇的頂上,就是那顆照片的巨大黑石。

我們一看到祭壇,那一路跟著我們的兩顆黑石,立馬朝著頂上的那顆大的飛去。

沐七踩著這由各種骨頭搭成的祭壇,緩步而上。

我順著不知道多少階台階的祭壇朝上看去,上麵不遠處果然如沐七說的,有著無數白澤銀鬚穿著玉珠的珠串子晃動。

可墨修看了一眼這個祭壇,揪著我的手再次道:“何悅,我們回去吧。

“蛇君真的是反覆無常了啊。

”我看著墨修幾乎緊揪著我的胳膊的手,感覺他好像變得無比的脆弱。

已經拾階而上的沐七卻低頭看了我一眼:“何悅,你真的準備好了嗎?蛇君也是為了你好,畢竟這骨祭壇裡的每一塊骨頭,到這裡的時候,並不是骨頭。

我聽著先是一愣,跟著猛的想起了什麼。

看著這白骨森森的祭壇頂端,那晃動著的銀鬚綠玉珠,微微回頭看了一眼那色彩各異的真菌蘑菇,突然感覺一陣陣的惡寒。

上古的神,從來都不是慈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