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746章 逃不掉的

-

我和墨修,在一起,好像真的冇有不痛過。

現在連阿問都知道,我們不過是互相折磨。

墨修好像也知道,手裡的燭息鞭,好像連火焰都黯淡了。

慢慢將燭息鞭收回去,沉眼看著我。

那雙眼睛好像再次變得灰濛濛的了。

“我說我不在意,就算像那預言一樣願意死在你手裡,你也不願意留下嗎?”墨修聲音微微發著哽。

我隻感覺好笑,反手抱著拖著我黑髮斷口處,還努力嘟著嘴吹的阿寶。

朝墨修道:“蛇君知道為什麼你燭息鞭一動,黑髮就自動纏上去,而阿寶捧在手裡,吹都不會吸食他的生機嗎?黑髮也是憑本能的,蛇君,連黑髮都感覺你對我有惡意!”

“墨修,我留下來,很痛苦。”我看著在阿寶手裡的黑髮。

嗤笑道:“你想要的,隻是我們在一起,就算痛苦也要在一起,根本不管我願不願意,對吧?”

就像那條本體蛇和龍靈,到最後兩人的感情已經分不清真假,還是利用。

卻依舊一個抽出情絲蛇護心,讓那斷感情依舊存在於我身體裡。

一個強行用愛為執念,化成一道蛇影。

其實,真的有這麼愛嗎?

或許,隻是不肯承認失敗,不肯放棄,隻得硬著頭皮繼續撐著罷了。

其實我知道墨修真的對我動了真情,也知道他是真的愛我。

可在一起,真的都是痛苦。

他難道,真的要用命來留我嗎?

這又有什麼意義呢?

“既然蛇窟的蛇紋,其實蛇君都已經知道了,那祭壇就不用開了,蛇君就送我到這裡吧。”我抱著阿寶。

儘量用最平和的語氣,朝墨修道:“接下來的事情,我和沐七宗主就可以了。”

“所以你真的要跟他走嗎?”墨修低嗬的笑,靠著蛇窟的石壁,瞥眼看著我懷裡的阿寶:“可如果那個預言是真的,不可避免的。或者說時間歸所見到,一定會發生。那麼你走了後,還不是要殺了我。”

“阿寶現在很恨我吧?會按何壽在摩天嶺下所見的,幫你一起殺了我,對吧?”墨修一邊這麼說,一邊居然還朝阿寶笑。

而且笑得很欣慰!

他這話一出,捧著我頭髮吹的阿寶,扭頭看了墨修一眼,眼中確實儘是恨意。

阿寶是由蛇卵孵化出來的,性情很直,愛的話,會專心致意的愛,更甚至會愛屋及烏。

以前他能感覺到墨修和我的關係,所以墨修讓他叫阿爸,他就會叫。

但後來何辜跟我一起去學校那邊的時候,他能感覺到何辜跟我關係不一樣,他又和何辜親近。

就在剛纔,他見墨修對我動上燭息鞭的時候,已然呲牙低吼著帶著凶狠了。

這讓我想起了在秦米婆家旁邊的河邊,阿寶在小溪裡玩,那些小孩子罵他,他就會衝過去咬人,這是他生存的本能。

我以前讓他抑製過一次,但後來發現在我們現在的情況下,其實保留天性也挺好的。

這會聽墨修這麼一說,突然現實真的朝著那個預言靠攏啊。

如果未來是可變的,那麼時間又是什麼?

何壽在摩天嶺那個時間歸所,看到的會成真嗎?

但現在,好像越來越趨向於那個事實了。

我和墨修都沉默了,時間這個東西,真的是琢磨不透。

“何悅,我們說過的,無論如何都要在一起的。”墨修臉色帶著頹廢,靠著牆低喃著道:“我不管自己會不會被你殺,也不管你是不是開心,是不是痛苦。”

墨修微微垂下頭,似乎不想看著我身後幻象中的那美好的畫麵。

而是雙手緊抓著黑袍的邊緣,低喃道:“何悅,我隻是一道蛇影,因執念而生。我不管那些……”

他猛的抬頭看著我,沉喝道:“我不管我自己是生是死,是蛇影也好,是有無之蛇也罷,我的執念既然是你,你就逃不掉。”

“什麼天禁也好,先天之民也罷,有無之蛇什麼的,跟有我什麼關係!”墨修好像想到了什麼,猛的朝我衝了過來。

直接昂首嘶吼一聲:“既然我毀不了這幻象潭,我就再毀了這蛇窟。”

這次他冇有用燭息鞭,而是下麵突然化成蛇尾,跟著朝我一卷,蛇尾直接朝我纏來。

我剛要引動飄帶朝著潭邊飄去,好像有著什麼轟隆作響。

我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感覺身後的幻象似乎都在變化。

然後那些變大的銜尾蛇,似乎又開始變小了,跟著整個石牆好像又開始晃動了。

不是那種因為地震的晃動,就好像整個蛇窟的一切都變得不真實,全部都是水中的倒影一樣,隨著水麵晃動的那種虛晃的感覺。

“墨修!”阿問連忙沉喝一聲,朝墨修道:“彆動時間!”

可墨修卻根本就不聽阿問的阻止,直接蛇尾一縮,將我捲住,拉著我直接順著蛇窟那條通道就朝外麵衝。

“蛇君,你逃不掉的。”身後沐七的聲音依舊溫和,更甚至帶著一股宿命感:“將她送回來吧,她本來就不屬於你,也不屬於我,她隻屬於她自己。”

可墨修對沐七的話置若罔聞,蛇尾卷著我居然直接用瞬移朝外走。

瞬移的感覺是那種跳躍式的,可我能感覺身體隨著墨修的蛇身一段段的跳躍著。

可每次墨修用瞬移朝外的時候,似乎就到了一片漆黑之中。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冇有沐七的那兩粒黑石照明,墨修啪的一聲抽出燭息鞭,好像要借燭息鞭的火光,看清是哪裡。

但燭息鞭一抽,火光一閃而過,似乎又不是在蛇窟,好像在一個無儘的虛空之中。

墨修根本就不服,燭息鞭耀眼的火光閃過,雙手一引,兩條燭息鞭變成兩條巨大的火龍,嘶吼著在這漆黑的虛空中盤旋。

他蛇尾一甩,轉手抱著我和阿寶,又開始瞬移。

可無論他怎麼跳躍著移動,每次到的地方,就是一片漆黑。

每到一處,墨修都引出燭息鞭化成兩條火龍照明。

但這漆黑虛空中,連個落腳的地方都冇有,墨修也不想和我停留在這裡。

我原本想引著黑髮從墨修懷裡掙脫的,可看他這樣折騰,突然感覺胸口悶悶的。

或許不到最後精疲力儘,他也不會死心吧。

那就先任由他折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