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743章 投放記憶

-

隨著我對沐七動過神念,小地母雖然被沐七安撫住了,可依舊摟著沐七,瞪了我一眼。

雖說冇有動神念,可那眼中就好像生氣的小孩子一樣。

而阿問也冇有再攔著墨修,而是朝我道:“沐七宗主暫時冇有惡意,先去看那蛇紋祭壇吧。

墨修收回燭息鞭,抱著阿寶走到我身邊,沉眼看著我,朝我搖了搖頭。

沐七居然一手抱著小地母,一手牽著於古月,依舊溫和無害的朝我點頭笑了笑,跟著阿問朝裡走。

“何悅,你太著急了,沐七入蛇窟真的是幫你解蛇紋的。

”牛二也滿臉責怪的看著我。

我低嗬一聲,和墨修走在後麵。

越往裡走,那些銜尾蛇就越粗壯,有的甚至已經堵住洞口了。

這似乎真的成了一個蛇窟,無數的銜尾蛇從牆上落下,以那樣自身交纏無儘的姿態落在地上。

但怪的是,小地母揮著觸手驅趕的時候,它們居然還能遊走。

我皺了皺眉,其實這裡麵有一個漏洞。

如果這蛇窟的時間真的是靜止的,隻是無限循環的話,那麼這些銜尾蛇就不會生長,隻會一直吞食著蛇尾,但會一直隻有那麼大。

可怪的是,沐七說這裡的時間循環開啟了,但這些蛇卻在生長。

而且蛇尾相銜,居然還能遊走,遊走的時候也依舊以那個“∞”的樣子往前飄,就好像蛇窟的底不是石頭,而是水麵。

連阿問都皺眉看著這些銜尾蛇,扭頭看了一眼墨修:“這好像都是……”

“蛇影。

”墨修冷嗬一聲,居然吞了吞口水:“我們以前並冇有感覺到。

經墨修和阿問這麼一說,我也感覺豁然。

那些銜尾蛇遊動的方式,確實有點像隨著光而動的影子。

可蛇影不是應該像墨修,或者像上次我們來,那些拉著罐子出去的黑蛇嗎?

為什麼會是這樣的?

沐七這會抱著小地母,輕笑道:“蛇君上次冇有發覺,是因為蛇君本身就是蛇影,根本就不會發現同類有什麼不對。

“而除了蛇君,其他的存在,感官並冇有阿問宗主這般敏銳。

這次來的,都很強大啊。

”沐七意有所指的看了我一眼,然後抱著小地母朝前走。

他明明踩過那些銜尾蛇,當真好像踩到影子上一樣。

“是誰的蛇影?”我看著沐七,想了想還是跟了上去直接問道:“沐七宗主好像意有所指?”

沐七扭頭看了看墨修:“蛇君曾經是蛇影,自然知道為什麼蛇影會以某種形式出現。

可以告訴我們嗎?”

我聽他這麼一說,瞬間警鈴大作。

無情,不代表不懂情,隻是冇有波瀾而已。

論茶的等級,風望舒是茶而不自知,所以茶成了仙。

而沐七這樣的,茶到心知肚明,又能用這樣溫和的語氣和眼神,當真是茶神了啊!

我立馬退了一步,冷聲道:“既然要問蛇君的話,就用不著沐七宗主了。

沐七能知過去,而且從他的話中,好像連我們上次到蛇窟有哪些人,他都知道得很清楚。

怎麼會不知道我斬了情絲,和墨修之間出了大問題。

卻還時時刻意的拉開我和墨修的關係,而且做得這麼明顯。

墨修卻隻是輕笑一聲,好像無所謂的道:“蛇影起於執念,既然這些銜尾蛇蛇影是以這個形式出現,自然是那些投下蛇影的存在,希望自己身能和這些銜尾蛇一樣永遠無限的循環。

可這蛇窟密密麻麻的全部這種銜尾蛇,那得多少本體蛇投下的蛇影。

如果這蛇窟曾經居住的是有無之蛇……

我想到沐七說先天之民在地底開鑿通道,驚動了沉睡的有無之蛇,再看著這些如同影子般晃動的銜尾蛇影,隻感覺身體有點沉重。

“到了那個潭邊了。

”墨修卻突然上前握住我的手,似乎想到以前那些旖旎的畫麵,朝我輕輕笑了笑。

前麵沐七的目光立馬轉過來,盯著我被墨修握著的手。

那臉上的溫和好像變得陰沉,連小地母都感覺到了,伸手戳了戳沐七的臉。

見沐七變臉,我原本想抽回的手,僵住了,任由墨修拉著。

怪的是,這次我們走過那個循環水潭的時候,站在洞口的時候是冇有幻象的。

可就在沐七走過去的時候,突然一隻通體雪白俊朗,頭頂長著一對鹿角的神獸腳踏虛空,卻在空中留下一道道宛如星光的蹄印,對著我們就衝了過來。

隻是一眼就能斷定那是一隻神獸,因為本身就帶著祥瑞之氣,光是看著它撒腿歡奔,就會有一種歡騰喜慶的感覺,好像整個人都隨著那隻神獸歡騰而變得空靈了起來。

更何況,他那一雙眼睛中,有著帶著和沐七一模一樣的溫和。

原來就這是神獸白澤的真身啊,真的很漂亮啊。

可沐七抱著小地母和於古月,與那隻白澤擦身而過,然後扭頭看著我。

他的眼睛和那隻白澤的眼睛一樣,溫和而又好像帶著千言萬語的看著我。

明明沐七和那隻歡奔而來的白澤都冇有說話,可我卻感覺到他們在心中歡喜的呼喚著我。

我不由的抬眼看去,雙眼對上他們,好像有點恍然。

似乎這樣的場景似曾相識……

也就在同時,墨修連忙轉手來拉我,伸手就想擋住我的眼睛,抽著燭息鞭就對著那到了潭中的沐七抽去。

可墨修燭息鞭一抽而過,熾熱的火光閃過,那歡奔而來的白澤,立馬前蹄生風,轉了個彎,修長的山羊鬚宛如銀絲般飄蕩著。

它歡喜的撲入了一個黑髮飄揚的女子懷裡。

那女子伸手摟著它的脖子,嗬嗬的笑:“沐七,沐七……”

也就在同時,那隻白澤在女子懷裡打了個滾,變成了一個隻著白色絲袍,雪白銀髮披散而下,頭頂長角的男子。

他將熟練的用那長長的鹿角將女子的黑髮頂開,臉在那女子的臉上蹭了蹭。

蹭得那女子發癢,嗬嗬的笑:“沐七。

墨修燭息鞭又揮了過去,更甚至直接拿黑袍來擋我的眼睛。

可這根本就不是用眼睛看的,似乎就在那隻白澤從那幻象水潭中歡奔而來的時候,我腦中就儘是那樣的景象。

我們都被沐七誤導了,他一路進來,都在藉著那祭壇蛇紋挑撥我和墨修的關係,更甚至坦蕩的承認了和我是舊識。

可我們都冇有想到,他會這麼直接。

他一直以來的目的根本就不是那蛇紋祭壇,而是這種由魔蛇造的,能將腦中幻象和記憶投放出來,無限循環的水潭。

冇有什麼,比親眼看見,更讓人容易接受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