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691章 直下殺手

-

我一直不明白的就是,阿熵為什麼執意拉我入夥。

按她的能力,就算我這具軀體與她同源相生,沉睡於巴山萬年,她想辦法毀了就是,為什麼還要留著?

就算後來這麼多事情,她們從來都冇有想過殺了我。

以前我總以為是蛇胎,可現在蛇胎她們有了,她們為什麼一定要留著我?

就算到現在,我和墨修準備圍攻風城,阿熵卻還送風敘和來當說客。

說是拉攏我,其實就是讓我知道風家也好,風敘和各人也罷,都有讓先天之民出來,以及清算外麵這些普通人的理由。

可誰知道風家和先天之民想清算的普通人,到底是怎麼區分的?

風家也有不修煉術法的人,外麵玄門中,也有修習術法,卻根本不能和風家相提並論的。

還有蛇族,還有很八尾所在的狐族,各種各樣不屬於人類的呢?

他們就不打算清算嗎?

風升陵聽我提及談判,隻是沉笑道:“我們想要的,就是何家主與蛇君不參戰就可以了。你們一旦參戰,我們阻力太大,消耗也大。如若你們不參與,我們就順利很多。”

“你騙我!”我盯著風升陵的眼睛,沉笑道:“如果隻是為了減少阻力,光是阿熵就能直接動手殺了我和墨修!”

我瞥了一眼被綁著的風敘和,直接掠過她,沉眼看著風冰消道:“你們想的清算,我不敢興趣。所以……”

我慢慢伸手,神念湧動,將那根石質長矛引握在手裡。

猛的對著風升陵戳了過去:“那我就先殺了你,其他再說!”

也就在同時,在風城邊緣遊走的墨修直接身形一轉,化出了巨大的蛇身,直接將整個風城都圍住。

有無之蛇,身形巨大宛如那條可以順著摩天嶺盤纏而上的魔蛇。

墨修刻意顯身,蛇身上的鱗片在飄帶的極光照耀之下,宛如上好的黑曜石,卻又閃著各式各樣的光芒。

當真是色彩斑斕的黑。

極光之中,雷聲隱隱,無數閃電和極光在空**同扭動著。

墨修聲音宛如龍吟,沉喝道:“風升陵與地底先天之民同盟,清算地表族群,本君就先清算風家,風家子弟想活命者,先出風城!”

我長矛對著風升陵直射而去,可風升陵手指輕輕一點,那根長矛就好像瞬間熔化成了當初風羲拿出的那間石室一樣,化成了液體。

反而朝我我身上湧來,似乎還想將我囚禁。

我連忙引回那條飄帶,飛快後退幾步,避開了那石刀化出的液體。

風升陵見狀嗬嗬的笑,站起來看著墨修道:“蛇君剛纔看了好久,冇有看出來嗎?整個石鑄的風城,都是一體的,而且是活的。”

他好像並不在意墨修發難,直接朝風客興揮手。

跟著整個廣場就好像剛纔墨修引動那個冰盤一樣,居然瞬間就結成了一間石室,將我和風升陵,風客興給圍因在了中間。

風升陵依舊淡定的坐了下來,朝我道:“何家主本就為神軀,又何必幫那些普通人這麼拚命。”

我沉眼看著他:“我醒過來的時候,就是個人。他們確實為了一點點錢活著,他們也有貪慾,可他們為了活著,已經很努力了。”

無論是起早貪黑,一年到頭冇有休息過的劉嬸。

還是那個在龍岐旭家對麵開過服裝店,和男朋友吵架的賣衣服的女孩子。

或是張道士,老範,梁雪……

他們其實很多都冇有大目標的,似乎就是社畜,苟且的活著。

冇有所謂的理想,冇有所謂的追求。

可他們也很努力的活著啊!

就因為風升陵這些歪理邪論,他們就該被清算嗎?

我看著似乎篤定囚禁了我的風升陵,轉手抱著小地母,朝風客興道:“風唱晚就在巴山,他是逃出去的。他知道風家做得是錯的,可他寧願守在巴山殺先天之民,也不願和我們一起圍攻風城。你也跟他們一起吧,風家這種事情,不是你們這些年輕一輩想的。”

誰年紀輕輕,活了二三十年,就能想到清算人類,想到要衝出天禁啊。

正常活十九二十的,目標都很現實的,不像風升陵這種活了幾百上千年的,想的東西已經脫離實際了!

風客興臉帶慚愧的神色,卻依舊站在風升陵身後,冇有再說話。

我轉手輕拍著小地母,聽到外麵墨修第二次沉喝著讓風家子弟撤退。

而就在這時,那纏著風冰消與風敘和的黑索解開了。

風冰消直接朝風客興道:“阿哥,我們走吧。”

話音剛落,風敘和轉手對著風冰消重重的就是一巴掌。

然後沉眼看著我道:“何悅,你都成了階下囚了,還在蠱惑人心。”

外麵墨修已經在進行第三次龍吟沉嘯了。

風敘和或許是勝券在握,或許是在巴山吃了虧,猛的一揮手,一道道電光湧過,居然要來搶我懷裡的小地母。

冷笑道:“不管這娃娃是不是墨修生的,看他那樣,就知道對他很重要。我拿下這娃娃,我就不信,墨修再威風,這個孩子在我手裡,他還能怎麼樣!”

我發現人有時候是很奇怪的。

就像穀逢春,她狠心將龍霞送進回龍村的閣樓,將她拋棄。

所以內心無比的愧疚,但平時從不會自我反省,她隻是更加嚴重的用龍岐旭夫妻拋棄我的事情來刺激我。

似乎要證明世間所有的作母親的,都和她一樣狠心,她纔好受點。

風敘和就更搞笑了,她為了自己的私心,明知道親生女兒久伴去學校那裡,很危險,也讓她去了。

自己做著傷害自己親生子女的事情,現在卻又想著,拿著小地母去威脅墨修。

可她想錯了,就在她伸手朝著小地母伸過來的時候。

或許是殺意太重吧。

一直在我懷裡睡得不太安穩的小地母,突然極度的生氣。

神念之中,儘是氣憤。

我都感覺腦中一痛,跟著就聽到外麵傳來轟隆的雷電之聲。

無數的蛇鱗觸手,嘩的一下從我懷裡的小地母體內伸出來。

直接捲住了風敘和,瞬間將她整個人纏轉住。

風敘和不知道,墨修帶走了蛇娃,將小地母給我,其實並不是讓我抱著,而是算給我護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