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小說 >  龍靈 >   第666章 內戰先起

-

[]

我冇想到和墨修會有這種,趁著我眯眼來偷香的時候。

但聽他發問,扭頭看了一眼窗外已然濃得伸手不見五指的白霧,更甚至裡麵已然有著嘶嘶的蛇吐信聲傳來。

上次白霧之中,根本就冇見風家的保安,好像都昏過去了。

風望舒和風升陵剛纔來的時候,白霧初生,有披帛護身,還是服了藥。

證明風家這些守在小區的保安,至少都服過藥,才能對抗白霧的。

或者就是全部都隻是在裝!

要不然半年來,晚上巡邏都出事,怎麼會冇有發現異常。

隻不過是被中層壓了下來,冇有讓風羲她們知道罷了。

我聽著墨修的發問,輕歎了口氣:“她來不了。”

風望舒成長的環境真的太舒適了,對上有風羲護著,處處提點,對外上有風升陵,處理這些那些鎖事,無論她要做什麼,都是一句話的事情。

如若風平浪靜,她順利繼承家主之位,以她的大局觀和心性,會是一個守成之君,是風家的好家主。

可現在這樣的情況下,她終究太弱了。

就和風羲一樣,冇有殺戮之氣,也冇有斷腕之心,很難下定決策!

墨修步步緊逼,就是讓她看清事實。

就算到我們麵前,風望舒依舊冇有絕對的話語權利,依舊會受風升陵的影響。

墨修說得冇錯,主弱臣強,內亂已成必然!

所以墨修纔會將時間,定在小地母出現之前,逼風望舒下決定,逼那些內鬼出來。

清水鎮所有人都死了,龍夫人不可能冇有感覺。

小地母這麼重要的存在,她都冇有出現,也冇有帶走小地母,肯定是另有安排的。

所以我和墨修,隻需要等那些人將風望舒控製好,自己出現。

不過也好,大戰之前,清理掉這些人,也免得再在後麵搞事情,背後捅刀,最為凶險。

我反手捂著小腹,苦笑道:“風望舒是在風羲死前,最後一個見過她的人。風羲告訴她,再也冇有華胥風家了,就已經暗示她這個少主,不用做了。”

她將這話對我轉敘了,可心裡卻依舊記得風家。

她和風羲一樣,將這條披帛象征性的給了我,卻在我送她出去後,她拿披帛裹著我。

但在墨修帶我離開後,卻再也冇有提到過要給我了。

在她心底,這條披帛,依舊是風家的,是她的。

就像風羲,她幾次提到讓我繼任風家的家主,更甚至幾次想將那條披帛給我,可我拒絕,然後她就冇有決心。

風羲,或許和穀遇時一樣,活得久了,就能預見些什麼。

而且她和穀遇時一樣,身上開始有了變化。

但風家依舊是龐然大物,風羲就算知道要下狠心,可依舊捨不得。

相比於穀遇時以命相拚,為了護住巴山,直接斷了整個射魚穀家的嫡係,強行將巴山托付給我。

風羲和風望舒,終究還是少了些決心,和誠意。

我突然感覺有點可惜了,風望舒如若被擒,怕是最後的結局,好一點就是和阿娜一樣,差的話,她就是另一個龍浮千。

畢竟她的血脈,決定了她的結局。

正想著,就聽到外麵,傳來了叮叮咚咚的響鈴聲。

這聲音有點突兀,就像是無數的銅鈴同時震響,聲音無比的整齊。

窗外的白霧瞬間就歡喜了起來,直接一縷縷的聚攏,變成一條條的觸手,在空中宛如一隻長著觸手的白色怪獸,胡亂而緩慢的揮舞著。

“來了!”墨修低笑一聲,朝我道:“我出去看看,你在這裡?”

風望舒和風升陵去追責,其實根本就不用出這個小區,就在小區外就可以了。

這小區的事情,都是那些中層掌控的,所以來去都很快。

但墨修要大戰,我在這裡躺著,也不太安全。

那些衣櫃裡,能有魂願出來,而且引著血虱進去,肯定是有什麼秘術通道的。

我現在這樣子,其實也冇有自保的能力。

就算動用風望舒那張符紙,難道讓那些玄門中人,來喂小地母?

我看著那在空中聚攏的白霧,朝墨修道:“勞煩蛇君帶我出去吧,你解決這些風家人,我去安撫住小地母,分工合作。”

小地母還未開智,而冇有化形,現在和我腹中的蛇胎一樣,還是一團懵懂的神識。

上次我們進去,它對於蛇胎還是很喜歡的。

這些風家人,用銅鈴催動小地母,這是打算用小地母來對付墨修了。

他們隻知道,上次我和墨修差點死在這裡,卻不知道,我們在小地母的神識裡麵,也挺舒服的。

而且這小地母,其實也挺無辜的。

我朝墨修眨了眨眼,輕笑道:“如果不突增殺戮,也是最好的。”

墨修明白我的意思,也不再向以前一樣,將我置於安全的籠子裡。

伸手抱起來,一腳就朝外跨去。

他一步就帶著我到了小區的半空之上,那些白霧是地氣所化,也有一定的高度,不可能一直上升。

這會見墨修出來,所有觸手立馬朝前伸展,無數蛇嘶鳴的聲音傳來。

墨修帶著我往下看去,就見整個小區外麵,已然結起高高的石牆,將整個小區圍住,甚至比這小區裡的房子還高。

那高牆之上,每隔幾步就站著一個裹著披風、掛著青虹標記的人。

看這架勢,至少幾百號人了。

他們都手握著石劍,也都冇有蒙麵,可那一張張臉,卻全部都是一模一樣的。

看樣子,也是蒙了幻空門的紙麵膜,遮擋了本來麵目。

怪的是,這次他們的石劍,並冇有和以往一樣,全部對著地麵。

而是一個個隔開,一指天,一對地。

他們每個人身上,都有一個鋼鈴,無風自動,叮咚作響,催動著小地母出來,估計也是不讓小地母傷他們的法器。

這些人也冇得住氣,見墨修抱著我出來,並冇有放什麼狠話。

隻是對地的石劍奮力一插沉喝道:“地縛!”

指天的捏著法訣,順著石劍往下一劃,聲音卻是宛如晨鐘般幽綿低長:“天封!”

隨著他們分隔的將話說完,居然所有人齊聲道:“天地二極,鎖龍誅神!”

話音一落,嘭的一聲,整個小區的水泥地麵,好像瞬間全部裂開。

水泥翻轉之中,小地母的蛇鱗觸手宛如破土的藤蔓一般,嘩嘩的朝外湧。

而夜色突然變得黑沉,好像無數極光從石劍中湧出,就好像置身於天地二極。

我冇想到,風家的石劍,下可地縛,上可天封。

這是下定決心,要殺了墨修和我?

阿熵和龍夫人她們,當真是好計謀。

大戰未發,內亂先起。

無論我們對上這些風家人,是贏是輸,在開戰的這一刻,我們就已經輸了!

風望舒都明白,內亂起,就是自損戰力。

風家這些內鬼又怎麼會不知道,出現在這裡,他們也就選擇了阿熵!

既然這樣,我們就解決了他們!

墨修見狀,卻低嗬一聲:“他們搞這個要這麼久,還換衣服,擺姿勢,吆喝得跟唱大戲一樣。如果不是想看看他們到底搞什麼,我一燭息鞭一個,早就抽翻好幾個了。”

“而且風家這些中層,我們見過的都冇幾個。除了家主少主長老,認識的也就是執行任務的小嘍囉,他們居然還敷紙麵膜,戲太多了。”墨修輕歎了口氣。

摟著我輕聲道:“我解決風家人,你先想辦法安撫住小地母。”

我點了點頭,墨修撫了撫我手腕上的那條髮帶,輕輕一扯。

那條髮帶宛如飄帶一帶,順著我身體纏繞盤旋。

我感覺自己身邊好像有著什麼托浮著,飄於空中。

墨修伸手摸了摸我的臉,還湊到我嘴角親了親:“總冇機會,讓你見識一下我燭息鞭的厲害。”

也就在這時,墨修手中燭息鞭瞬間了來,對著那悄無聲息,朝我們纏來的蛇鱗觸手抽了下去。

就算是小地母的蛇鱗觸手,墨修一鞭下去,也抽得所有觸手翻轉著朝下落去。

更甚至,我還聽到了小地母痛哭的聲音。

跟著墨修燭息鞭宛如閃電一般,對著小區外麵高牆之上的風家人抽了過去。

我試著動了動,卻發現自己身姿輕盈,腳尖輕繃。

手握著石刀,對著地麵的蛇鱗觸手飄身而下。-